“小尘,叔先给你赔个不是!”钱通一见面就摆出了个很低的姿态来:“要打要罚,叔都认了,只求你这一次能把叔的面子给圆过去。”

    萧逸尘莫名其妙:“钱叔,你先把话说明白,难道是那个铁盒厂太小,人家商会看不上?”

    钱通连忙摇手,怀里掏出几张兽皮纸契约递过来:“只要是赚钱的东西,不管大小,但凡能出得起份子钱的,商会一视同仁。要我说,还是你老侄见过世面,主意正。要早舍得这三成利润挂上商会,哪儿还犯得着去看那婆娘的嘴脸!”

    萧逸尘苦笑,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老爹老娘上门受辱的事,这才几天功夫,就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接过契约,赶紧岔开话题:“事情既然已经办妥,咱这铁盒厂以后也不用看他们的眉高眼低,这是好事啊,您还说什么赔不是的话,这是要打小侄的脸?”

    钱通颇有几分不自在的扭了扭,讪讪一笑:“老叔说的不是这事……唉,也怪老叔眼皮子浅,肚里盛不住事,被人家言语一激,就泄了底……”

    萧逸尘使劲翻个白眼:“您还是直接说正事吧,这一套真的没必要!”老奸商,有话偏不好好说,非得先绕个十万八千里,真让人不爽。不过他挺好奇,除了钱之外,到底还有什么事值得这老家伙如此低三下四?

    钱通老脸又是一红:“小尘呐,你是知道的,咱们之所以不必像其他大陆的人那样,整天自相残杀提心吊胆,那是因为帝**方给我们这些平头百姓繁衍生息的环境最大程度的进行了庇护。”

    萧逸尘彻底无力吐槽了,看来不让他扯是不行了,只好由着他慢慢来。

    “军方用鲜血和生命给我们后方创造安静平和的环境,那么,我们这些享受了和平安宁的人,自然应该尽最大诚意的对那些可敬的热血汉子支持,这个理,你能理解吧?”

    萧逸尘点头,老头很无耻,但这话确实没错,且听他打着这幌子要达到什么目的便是。

    “这些年,帝国为了支持前线和边境,在军需方面一直尽心尽力,只可惜,咱们帝国力量毕竟并不够强大,所以取得的成绩也并不乐观……”

    慢着!萧逸尘实在受不了这唐僧般的废话,举手打断老头道:“能扯上军方,又和我有关……巧克力那边有你全权打理,如果有什么动作,显然犯不着这样子和我商量,而铁盒厂一事又顺风顺水……难道是军方要征用咱们的厂子来做军粮?”看到老头的反应后,又摇摇头:“可那样的话,最多咱们再建个厂子就是,也不必如此犯难,我明白了!”

    萧逸尘双手一击,看着一脸惆怅的钱通道:“军方看上了咱们的流水线?”

    连个过程都没有,直接就猜到了?!钱通已经震惊到脸无血色了,哆嗦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凭着只言片语就能把事情猜个大不离,那些整天说你不成器的蠢货们如果知道这个,还不得羞死!”

    又来了!萧逸尘郁闷着再次打断:“你说大不离,那就是还不完全,莫非是把咱们的底子全兜出去了?可照说你有翼龙商会的背景,并不需要怎么顾忌军方势力啊……嘶,钱叔,你是打算把小侄的家底卖给商会?”

    钱通的老脸刷一下又变的通红,喃喃道:“我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以为比别人聪明那么一点点,可在你老侄面前,怎么就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呢?说实话,你老侄要是早生几年,老叔我只怕连清汤都喝不上了!”

    萧逸尘露出个鄙视的笑容:“看来真让我说中了呢!钱叔,人呢,往高处走是对的,可你要投奔富贵,也不能踩着人家上位啊。这样子搞,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钱通一下子跳起来,两手乱摆:“不不不不不,贤侄你误会了,你先听老叔解释。”

    萧逸尘板下脸:“行,那我就听听,不过,你老可别再用那云山雾罩的说法来忽悠我了啊,小侄年纪小,火气旺,要是一个不小心犯了浑,闹出个动静来,大家都没脸!”

    钱通哭丧着脸道:“得嘞!我就照直了说吧,是这样的。翼龙商会那边呢,接了个给军方解决战时军粮的活计。可是折腾了好几年了,总也找不到好的解决方案。这次我去跑铁盒厂的手续,那帮人为这事吵的没完没了,我在旁边听了个大概,一急之下,就插了句嘴。说他们设计那套东西,比咱们厂里的流水线差太远了。然后,你知道的,老叔虽然在商会有那么点关系,可到底只是个外人,无奈之下,只好把咱们的家底亮了亮……”

    萧逸尘冷笑:“你老就直说吧,商会是什么条件?”

    钱通讪讪道:“那边的意思,是希望能得到咱们那些设备的图纸。买断也好,分成也罢,只要你老侄开口,老叔豁出去了,肯定给你争回来!”

    萧逸尘脑中念头百转,这个世界毕竟不是游戏,系统赠送的空间背包没谁见过,传说中的空间装备也似乎没有遗迹。无论什么样的战斗,后勤和物资运输,都需要靠人力来完成,而大量的辎重仆从人员,又再次增加了后勤补给压力。相应的,如何减轻后勤压力,就是个至关重要的课题。也难怪,军方会把此事托付给翼龙商会,毕竟后者是整个水蓝星最有底气的势力。那么,商会见到对此事有突破性进展的设备,动心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了想,萧逸尘叹一口气道:“钱叔你绕那么一大圈,又是军方的可敬,又是为小侄拼命。是怕小侄不答应吧?”

    钱通突然伸手抽了自己一耳光:“都是老叔鬼迷心窍,最近顺风顺水太久,忘记这些好处都是贤侄你带来的,居然自把自为的泄了咱们老底,还大嘴大梆子的应了人家……”

    唉!萧逸尘看着老头的可怜劲,叹道:“咱们已经捆到了一起,那就无法分清彼此。咱们自家再怎么有意见,那关起门来也是一家,可这对外而言,老叔你所代表的,是咱们两家共同的利益。你既然已经应了人家,小侄就断没有在别人那儿伤你老叔颜面的道理!”

    啊?钱通两眼一亮,这是?有戏!

    就听萧逸尘接着道:“既然已经答应了把东西给人家,那索性就给个大人情!咱们呐,什么也不要,所有的设备图纸,免费奉送!”

    什么?听到这话,钱通震惊了!那流水线上的种种设备,不管是商会那些主事,还是魔法公会那些大师,无不赞赏有加,眼红心热。一个个恨不得倾家荡产也要换回这些技术,他,就这么免费奉送?不会是气糊涂了吧?!

    ——————

    郑重求票。。。[多duo]同学的更新票,俺就笑纳了。顺便解释一句,现在是新书期,需要控制一下更新量,是因为想多在新书榜上呆几天,希望大家谅解。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