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六哥。”萧九打破工作间那诡异的沉默,小心的四下打量一番,低声道:“你们说,小尘说的那位高人,会是什么来头?”

    萧六抱着那杆霸气侧漏的长枪,喃喃道:“不管是什么来头,这位高人的能耐,都远远超出咱们的见识了。这杆枪的材料配比、样式结构、还有符纹阵法,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这还是小尘练手的习作,要真是那位高人出手,你们说,得是个什么品质?”

    萧铁面色黯然,叹息道:“或许,这就是小尘自己的缘法吧。当年将军一去,萧家树倒猢狲散……要真有什么供奉高人,岂会眼睁睁看着那等惨事发生?既然当年没出手,事后再来卖人情还有必要吗?”

    萧九道:“那,你们说,会不会是李家那边的人?”

    萧铁摇头:“那就更不可能了。当年的那种情况,李家恨不能把世上所有姓萧的都抹了去,又怎么会?看看雪茹姑娘的样子,要不是咱们多个心眼,只怕这会子她的骨头都化成灰了!李家的人是什么态度,不是明摆着的吗?”

    萧六道:“且不管他是什么来头,只说他传小尘的这身本事,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萧铁道:“如小尘所言,那位高人当年指点他这些理论之后便飘然远去,这些年咱们也没见有什么企图流露出来。看起来,倒更像是传说中的那些海外隐世高人的作风。如果真是那样,别说咱们的斤两,就算是将军当年最鼎盛时的风光,恐怕也没什么值得人家算计的。所以,我认为,那位高人,更有可能的,是看中了小尘的天赋!依我看,咱们还是顺其自然的好。日后小尘能成长到什么地步,且看他自己的缘法吧。如果真的有一天,他能达到那个高度,将军的事,也算有个交待。”

    萧六、萧九同时沉默,看来是默然了这个说法。三人同时又觉得很惭愧,原来这些年,那孩子为了不让大家发觉自己在学东西,所以特意扮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来,真是太难为他了!如果让萧逸尘知道这事居然还能顺手洗掉少年时的恶名,不知道会开心成什么样。

    天赋这东西,如果放在以前,萧铁哥仨肯定会嗤之以鼻,毕竟那时候的萧逸尘实在是太不争气,常常搞的他们鸡毛鸭血,可是自打这孩子从魔法学院毕业以后,整个人的转变实在是由不得他们不服气。先是学着打铁的时候轻轻松松就打出了三级精铁,然后又捎带手的制作出了巧克力这种神奇的小零嘴。要说这些都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今天,萧逸尘展示在三人面前的装备技能,就是实实在在的神来之笔了。

    学不学?那还用问吗!哪个铁匠会对送上门来的装备制作传承视而不见故作清高?那绝对是脑袋被门夹过!换了别人,或许多少会因为这个辈分关系有点尴尬,可萧家哥仨完全没那个影响,毕竟他们和萧逸尘的关系,并非纯粹的血缘那么简单。所以,哥仨很快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很虚心很认真的向这个名义上的晚辈学习。

    打造魔法装备最重要的环节是什么?材料、图纸、符纹!这三要素中,图纸乃是重中之重,材料就不提了,图纸,是决定一件装备能否成功的先决条件。如果不经过合理的设计和反复验证,谁能保证做出来的东西就一定能够成功?但图纸这东西,如果没有正经的传承,普通人哪里能见得到?

    但这个问题,到了萧逸尘这里,就变的容易了许多。

    萧逸尘缓缓展开一副图纸道:“大家可以来看一看,这就是那面小圆盾的设计图。而这副图的来历呢,其实是我用一面废旧盾牌还原得来的。”

    萧家三位大师傅围上来,看了图纸上的设计细节,很是佩服,不过很快就又生出了疑惑。

    萧六道:“小尘啊,你这图还原的很详细,这我们都没二话。可是打造装备的话,是需要照着材料设计的。你这个侥幸一次成功已经很难得了,下次又上哪里去找同样的材料来?”

    萧逸尘呵呵一笑,并不过多解释,只把一把闪烁着黑色金属光芒的断刀放上工作台,用修正液反复冲刷数次之后,退后两步,示意三位前辈上去观察。

    三人一头雾水,却还是依他的意思过去拿起断刀来察看,起初还有些莫名其妙,过了大约一分钟之后,三人的表情好像商量好了一样,个个瞠目结舌,愣愣的冲着萧逸尘发呆。

    萧六是三人里最活跃的一个,依旧是他抢先发言:“这……这种药剂,是真的吗?”见到萧逸尘肯定的点头之后,激动道:“天呐!如果你真的有这种神奇药剂,那我们打造装备还有什么困难可言?设计图无需自己做,只要有旧装备照着还原就行。材料更是容易,这些年整个帝国毁坏了的装备可都在废品库里堆着呐……哈哈,大哥,老九,咱们这回真的发了!”

    当然要发啦!平时一切向老大看齐,一天到晚不吭声的萧九也很罕见的笑了:“果然浪子回头金不换!少爷这不动不说,一动起手来,赚钱的法子简直比拣钱还厉害!那边巧克力的摊子才刚铺开,这边又有了变废为宝的能耐……老天开眼了啊!”

    萧六叹道:“早知小尘有这能耐,我们还何必为了区区几百金币就送上门去让人奚落?还连累大哥被大嫂误会……大哥!我看,也别省那几个小钱了,索性直接把巧克力厂子的事,全都交给老钱,由着他去跑门路,直接挂在翼龙商会名下,税是大些,可也不必再受那一家小人的气!”

    萧铁面色一动,显然是被说中了心思。

    萧逸尘也弄明白了,原来,这几天老爹是为了给铁盒厂办手续,借着以前和余镇长的那点交情跑去活动,结果余镇长伤病太重无法理事,大小事宜全由他夫人打理,而那位余夫人一惯捧高踩低,最是看不起他们这些泥腿子。所以,事情非但没办好,反倒还受了一肚子闲气。随后又去客来居谈租房的事,一时郁结在心,多喝了几杯,闹出了误会。

    现在好了,为了家庭和谐,放弃一部分利润,像之前谈好的那样,把事情全都交给老钱去做,自家埋头做最擅长的活路就行,正可谓一举两得。而且,把厂子挂在翼龙商会旗下之后,虽然税金大了些,却也正好能让镇长夫人吃个闷亏,让她嚣张,这回一个铜板也落不着,由着她去折腾!

    蓝梅接着努力了几天,但很可惜,从镇长夫人那里得来的,除了屈辱之外,并没有任何实质进展,无奈之下,只好死心,依着儿子的想法通知了钱通。正如萧逸尘所料,一接到消息,老钱马上就动了心,当天就亲自跑了一趟常青城,办好手续之后,马不停蹄的前来萧家报喜。随同喜讯而来的,还有个不知是好是坏的合作意向。

    ——————

    诸位书友,看书请记得投票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