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洛镇外百余里官道上,韩冬喜孜孜把玩着火云斧,低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摇头晃脑一脸的陶醉。

    伊莲娜笑骂:“没心没肺的家伙!你打算搂着斧头睡吗?”

    韩冬呵呵一笑,斧头贴在脸上,一副恶心表情道:“娜姐,你真想打他主意啊,人家才十六,会不会太小了点,你好歹等他成年再说吧?”

    伊莲娜大怒:“放你娘的连环屁!臭小子想造反是不是?皮痒了说话!真以为得了个破盾就天下无敌了吗?信不信姐一脚踹你到幽寒山去!”

    韩冬一脸迷惑道:“你不是想让他给家族打装备吗?难道我想错了?”

    伊莲娜俏脸通红,伸手就是一个巴掌:“臭小子,胆子越来越肥了,连姐姐都敢耍!”

    韩冬讪笑:“娜姐这话说的,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起这心思啊。”眼球一转,转移话题:“娜姐你觉得把小尘拉到咱们这边的机会大不大?”

    伊莲娜摇头:“你没听他说嘛,他那师门有过交待的,打造装备这种事,只凭机缘,不指望用它来谋利的。人家打造兵器,主要是提高自己的技能,如果咱们当成买卖来做,搞不好连这点情份都破坏了。唉,真可惜,世上的事总是这么无奈。钱能买到的,都是些没本事的,有本事的,用钱又买不到……”

    韩冬道:“那也不一定。他不是托咱们采购了一批魔晶和药材吗?自然是用来做装备的,就算咱们不能和他做生意,起码借着这份机缘,多要几件装备总行吧?”

    伊莲娜两眼一亮:“没错没错!你看那家伙出手的样子,根本就不把这些装备当回事啊!对对对,咱们呐,正好趁这机会,多搂点好处才是真的。嘿嘿,行啊冬子,你小子越来越狡猾了!走,咱们赶紧回城,把他要的东西都备齐了,早早赶过去,免的夜长梦多,被人钻了空子。”

    韩冬又问了一句:“那团里的事?”

    伊莲娜冷哼一声:“以前是因为咱们资历太浅,这么脱团会有不良影响,所以那些人搞点小动作姐都忍了。可这次,明明是你拼了命救了大家,结果还被那帮人倒过来扣黑锅。这样要都忍了,以后咱们岂不要沦为人家的奴隶?没说的,回去就把事情经过上报公会,不管怎么说,姐都要给你讨回这个公道!这个团是不能再呆了,大不了咱们混散团去。实在不行,咱们自己组个团!姐就不信了,有小尘这么强大的后援,还怕拉不到人?”

    噢,对了!伊莲娜发泄了一通,又叮嘱道:“小尘的事,还是先不要声张的好,就算是家里人,也不能透露。咱们可是起过誓的!”

    韩冬脸上又露出那副憨厚的笑容,看的伊莲娜一阵火大,她以前总是觉得这家伙脑子有点愣,容易被人骗,可经过这次在亚洛镇的事,反倒不敢确信了,这家伙莫非一直都是有意扮出那副样子的?要真是那样,姐姐的脸可真的没地方放了……哼哼,等到这件事告一个段落,姐姐一定挖出你的心肝脾肺肾来好好看个清楚!

    萧记铁铺。萧铁、萧六、萧九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一字排开的五件装备,一柄流光溢彩的长剑、一柄霸气无匹的长枪、一面朴素厚重的盾牌、一双柔弱俏皮的靴子、一件瘦小飘乎的软甲。

    一件件的用手触摸过,闭上眼细细感悟着装备上那无法掩饰的魔法气息,三人不由自主的就陶醉在了其中。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这五件装备诞生的过程,打死他们都想不到,这些装备,小小年纪的萧逸尘,居然能够那么轻易的制作出如此高水准的装备来!

    三双虎目不知何时已是一片潮湿,颤抖的表情显示着他们激动的心情。萧逸尘见状很识趣的退出了工作间,折腾了大半天,终于用事实把几位长辈给震慑住了。今天早些时候,萧逸尘抛出了自己精心编织的一段经历,说自己小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位世外高人,有幸得他指点,学了许多打造装备的理论知识。因为之前自己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有没有用,所以从来没对任何人提起过,直到从学院毕业,又掌握了一些基本的打造常识,这才试着自己动手做了几件装备,一试之下,居然真的有用。所以,他打算把这些技能传授给三位长辈!无论哪个世界,这样的高人都是有的,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神秘!没办法啊,虽然这个套路很旧很恶俗,但胜在好用,所以萧逸尘也不免拿来过一次关。

    只不过,萧逸尘说的这些事,实在太过离奇,三人哪里肯信,只当他是在给自己小时候贪玩找的借口。一个个甚是不愤,纷纷指责他不应该如此不知悔改。须知少年人犯错再所难免,只要知错就改,那就还是好孩子,又岂能为了一件错事,又用更多的错事来弥补?然后,萧逸尘就带三位进入了自己的工作间,一路如行云流水般的手法,将三位长辈震惊到连话也说不出来。而他这时候又悄然离开,给三位一个冷静的空间。

    萧逸尘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小范围公开自己的技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首先,五德大陆虽然门派林立,势力纷杂,但大家都共同遵守着盖乌斯帝国的律法和道德规范。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人类虽有优势,却依然有着众多的敌对势力,所以每一个人类个体,对全体人类来说,都是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亚洛镇所在的大陆东部,更是整个帝国最稳定的大后方,在人权保护方面做的越发到位,没哪个势力敢冒着引发全国公愤的危险去迫害弱势群体。

    正因如此,当初苏成他们才不敢明目张胆的迫害萧逸尘,而是要搞出一个很复杂的慎密计划来算计他。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就算你有什么技能,也只会引来各种金钱和权势方面的争斗,却极少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比起地球上人类一家独大时的情景,可以说是好的多了。

    其次,萧逸尘很明白,想要完全自主的掌握命运不受他人摆布,除非自己拥有绝对强大的权力或者个人能力。而目前来看,以自己的条件,走政治路线显然是不可能的,唯有成就法神,站在众生巅峰才有望实现。前世的他没有条件,但如今,只要按步就班用心修炼,成就法神并非不可能。他要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将来踏上法神之路打好铺垫。否则,一个凭空冒出来的装备天才,很容易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如果自己有个很合理的出身,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第三,前世今生的经历都告诉他,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所以,他不光要用巧克力来赚钱,而且还要用打造装备来营造一个舒适的生存环境。毕竟,那些上档次的装备和药剂,光是材料和设备,所需要的资金都将是个天文数字,所以,及时做打算,积攒财富也是很必要的铺垫。

    他却没想到,自己这番举动,给三位长辈带来的冲击,差点把他们辛辛苦苦捂了十几年的秘密给冲破。

    -------------

    谢谢【书友120725193346433】的588打赏,继续求票,各位路过的书友,拜托你顺便登陆一下起点帐号,投几张推荐票吧。。。。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