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很尴尬的向两位客人引见了父母,见到两位客人,兀自愤愤的蓝梅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嘴上是停下了讨伐,却还是用目光狠狠刺了垂头做认罪状的萧铁无数次。

    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和谐气氛被破坏,伊莲娜和韩冬都有点不自在,人家后宅的家务事,想要劝解似乎还没那个资格,只好打住了滋长了一夜的好奇心,无奈告辞。

    萧逸尘送两位的时候,顺便邀请了两位常来常往,并且趁机拜托两人为自己采购一些魔晶和药材等物,至于为自己保密的事,对于已经立誓不外泄的武者来说,完全不需要再多费口舌。

    转回后宅,老娘的火力不知何时已经再次瞄准了老爹:“……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就起了花花心思,这要是真的赚了钱,还不得把我们娘几个赶到大街上去啊!”

    好家伙,作风问题啊!难怪老娘那么火大呢,似乎无论哪个世界,女人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都要远远超出男人的想像。曾经有位先贤说过,不吃醋的女人,就像是一个不会弹跳的皮球。可见,吃醋根本就是女人的天赋属性,如果有人觉得自己的女人在这方面很大度,根本就不吃醋,那就要恭喜你了,人家根本就没把你当回事。

    只是萧逸尘的印象里,老爹并不是这样的人啊,像这种样貌普通,手艺寻常,而且又不善言辞的四棱锭子,想要搞那种事,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再说了,最近这一段时间,萧铁整天跑前跑后忙着筹备工厂的各项事宜,手上的钱虽然相比以前是多了点,却也只是个过路财神,怎么可能在这么要紧的关头去顶风作案?难道说,自己家这一阵动静太大,已经引起了某些人的觊觎,老头子被人下了套?

    不行,这事得弄清楚!家里吵闹几天都无所谓,关键是巧克力工厂是萧逸尘在这个世界立足的第一桩产业,如果就这么被人算计了,那还混个屁呀!

    “晴儿,赶紧把老汤端一碗来给娘败败火!”萧逸尘吩咐小丫头跑腿,最近厨房总会煨上一大锅骨头汤,又便宜又补,今天没来得及做早点,正好拿来充数,隔夜老汤,不是一般的可口。

    “娘你先消消气!”萧逸尘很狗腿的站在老娘背后给她捏肩膀,同时愤愤声讨:“老爹你也真是的,我娘这么个大美人在家里,你居然还搞什么红杏出墙。对了,娘啊,那狐狸精是哪里人啊,要不要我找人去毁了她的容、打断她的腿、再给她挂一双破鞋去游街……”

    老两口听到这话,登时吓一跳,蓝梅先是为儿子贴心感到一阵温暖,同时又被他这番话吓一大跳,好好的孩子,怎么生出这么大的恶念来,自己这儿还没想把人家怎么样呢,再说了,那事她自己其实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要真让儿子去搞上一回,那可就真的要麻烦了。

    碍于自己目前的处境,蓝梅只能训斥两句:“胡说八道什么!小孩子家家的,哪儿学的那么多坏毛病!也不怕教坏晴儿!”正好,晴儿端来了老汤,趁机下台,完全没有担心自己的形象会不会给女儿带来什么不良影响。

    萧铁听到儿子那一阵恶毒的话,也吓的不轻,一抬头,却见儿子那戏谑的眼神,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却也破了他的闭嘴神功:“别听你娘乱说,根本没影的事嘛,我就是想着做生不如做熟,反正咱们都要花钱,让谁赚不是赚……”

    我呸!蓝梅大怒,手里汤碗重重一顿:“你让她赚钱我反对了吗?这些年你明里暗里帮衬她,我说过你一句吗?可你照顾归照顾,这工人还没住进去呢,你倒先上了她的床!这都被老娘堵被窝里了,你还有脸不承认!果真是全镇头号铁匠,可给自己打的一副好牙口!”

    汗呐,老娘这毒舌功不是一般的强大!为老爹默哀,难怪他一声不敢吭呢,在当口,谁上谁死啊。不过呢,她说的那个人,好像有点印象呢。萧逸尘眼前马上浮出一个清秀的女子面容来,蓝梅说的这个人,是客来居客栈的老板娘,叫李雪茹,记得这女人是个单身,年纪也与萧铁、蓝梅他们差不多。萧逸尘的记忆里,小时候老爹还经常带着自己去那里玩呢,而且印象里,这女人和老爹他们是旧识,似乎是一前一后来到镇上落脚的,应该算是老乡吧。

    略略一想,萧逸尘就搞明白了前因后果。由于亚洛镇这些年越来越萧条,李雪茹的客栈生意自然也就惨淡了下来。而客来居的地址,又与巧克力工厂接近,应该是老爹想趁着这个机会,照顾一下老乡,打算把员工安顿到那里。

    本来这事算不了什么,可是很不巧,老爹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上了那女人的床,然后消息泄露,被老娘抓了个正着……慢着!老爹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啊,要说他和那女人有一腿的话,不可能这么多年都没露馅吧。如果说什么把持不住,那就更扯淡了,没道理血气方刚的时候都熬过来了,结果在眼下这种忙到脚打后脑勺的时候,反而擦出火花来。有内幕,一定有内幕!

    萧逸尘一边给老娘揉着肩,一边低声道:“李姨那人也不是个不识好歹不知进退的,就算是再迷糊,也不可能有意制造出这么个情况来搞什么小三逼宫的戏码来,她要真的那么不知死活,哪里还能活到现在,早被人啃的连骨头渣都没有了!这种情况,对她根本没好处嘛!那么,这里边就有几个疑点了,第一,老爹你怎么会上了人家的床?第二,老娘你又是打哪儿得来的消息,怎么就能堵个正着呢?噢,对了,顺便问一句,你堵到老爹的时候,是他自己一个人睡人家的床呢,还是他俩被你抓现行了?”

    蓝梅呸一声道:“他要真做出那种丑事来,老娘早一剪子把他咔嚓了,还有空跟他嚼这舌头!我就是恨他不争气,你说你,啊!要勾搭她好歹也背过人去啊,非得搞的这满城风雨的,吃不着肉还落一身腥!”

    萧逸尘那个汗啊,敢情老娘这么火大,吃醋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觉得自己男人没占到便宜?这是何等伟大的情操!萧逸尘看了妹妹一眼,小丫头起初迷迷糊糊,继而脸色通红,老天爷!在这样的家教下,不早熟也催得你熟啊!

    蓝梅根本没在意萧铁爷俩的感觉,自顾自的把晴儿往怀里一搂,语重心长叮嘱道:“丫头啊,你可千万记住,这男人在外面偷吃没关系,最要紧的是知道怎么收拾。要是每勾搭一个都惹的满城风雨,那日子还怎么过!所以啊,你得让他……”

    我嘞个去!萧逸尘一脸黑线,这算什么?经验之谈?这种话才真的会教坏小孩子好不好!老娘别是被气到神经不正常了吧?赶紧把丫头从老娘的魔掌里搭救出来:“你这会子不是应该喂花花了吗?赶紧去,回头饿着了可拉不动车。”

    丫头垂着通红的小脸飞快遁走。

    萧氏父子面面相觑,太尴尬了!想找个打岔的话题都不知从何说起。

    女中豪杰蓝梅很豪爽的一口喝下老汤,长长吁一口气,翻个白眼瞪一眼萧铁,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道:“我早说过那女人靠不住吧,偏你信她,哼!老余真是瞎了眼,一个女人就搞的他晚节不保,这几十年攒下来的人脉啊,我看要折腾不了几年。就那女人的心性,你看看她教出来的那俩熊孩子那样,真真的就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货色!”

    萧逸尘越听越迷惑,原本以为是在说李雪茹,可是没听说她有孩子啊,而且还有个老余……汗,该不会是说的镇长余文昊吧?记得余镇长和老爹似乎是军中同袍,所以这些年对萧家挺照顾。只是他家那个夫人为人高傲不近人情,而且还十分的趋炎附势,这些年余镇长辛辛苦苦经营的那个人脉圈子,倒被她得罪了个精光。如今余镇长卧病不起,镇守府内外事宜都是由她们母子打理,搞的全镇怨声载道,难道说,老爹的这次出墙事件,和这女人有关?

    果然有内幕!可惜,萧逸尘没能打听到更多消息,再追问几句,被老娘以极度蛮横的态度直接轰开,在他悻悻离开去和晴儿汇合时,就听到老娘依然愤愤不已:“……那婆娘摆明了是要臊你的皮,她倒好,上赶着给人家摆布!姓李的女人,不是没良心就是缺心眼,没一个好东西!”

    汗啊,老娘这打击面,广大的有点过份。好在听这口气,似乎她已经识破了背后的阴谋,对李雪茹的发难,应该只是借题发挥而已。算了,反正事情已经交给他们去做了,只要不影响赚钱大计,有点小波折,那都无所谓。接下来,也是时候考虑第二步了。建立稳定的根据地,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的基础条件,容不得有什么闪失。

    ——————

    深情呼唤各种支持,严重感谢【不专业的小白】、【蒹葭521】、【多duo】几位书友的打赏~!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