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把修正液一点点涂在赤霄盾上,直到将它整个盾牌的两面都浸透。再等了十几分钟,仔细观察一遍,效果很好,所有残留在盾体中的魔法元素全都被修正液吞噬的干干净净。太神奇了,如果这东西流通出去,将在整个五德大陆掀起一阵淘汰装备狂潮。

    加一块五级精铁,将赤霄盾放进魔法熔炉中,回头开始调配药草,将几枚不同属性的魔晶交给韩冬,让他每种都碾碎一枚,分别放置。由于每枚魔晶的性质都稍有区别,所以只能分开调配,否则极易引起元素紊乱。

    伊莲娜一直忍着心中种种不爽没开口,看着这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工作里视自己如无物,心中那叫一个郁闷憋屈恨,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来:“你不是想就这么着就把赤霄盾给熔了吧?”

    萧逸尘继续自己工作,回了一句:“为什么不能?”

    为什么不能?为什么不能!他他他他居然又用这种语气说话!他居然问为什么不能!我早就知道,不应该和这混蛋说话的!

    气乎乎对着自己发了半天脾气的伊莲娜还是没能忍住,怒声道:“你知不知道,灵兵之所以为称做灵兵是为什么?”伸手打住对方将要开口的行为,自己接道:“那是因为灵兵上有魔法铭纹!魔法铭纹啊,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一旦附魔之后,永远都不能消除的魔法印记!所以那些兵器装备损坏之后,只能折旧报废!要是可以随便熔掉,谁会舍得把自己的装备卖了废品?光是材料钱都可以找回一大半损失吧!”

    看到那小子居然半点没反应,更可恨的是韩冬那傻小子居然咧着嘴不吭声,只顾着碾魔晶,那东西都没法修,你碾个屁呀!恨恨瞪一眼,又大声道:“你得庆幸你熔的是赤霄盾,那三个铭纹没有冲突,要是其中有个冰属性或者雷属性的铭纹,这会子,你那破炉子都被炸飞了!”

    她在这儿急哧白咧的乱吼乱叫,人家那二位压根就没怎么表示,韩冬不时的把自己碾的成果给萧逸尘看,得到几句指点后接着干,直接无视了这位热心大姐。伊大姐那个火哟,眼看就要把自己点燃了。

    就在她快要失控发作的时候,就听萧逸尘慢悠悠道:“天生万物,生克乘侮,自有规则,凡事有阴必有阳,有因必有果。有生自然会有死,有制造,当然也就会有分解。装备中的魔法铭纹无法消除,导致装备损坏到无法修复状态时只能报废浪费,并不能说明魔法铭纹本身就是不可消除的。只是还没找到合适或者对应的方法而已。”

    伊莲娜鄙视道:“听萧大师这口气,莫非您老人家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萧逸尘微微一笑:“见笑见笑,在下虽然没那么聪明,但师门前辈历经数代人无数心血,总算有些心得。”

    伊莲娜哈一声冷笑:“请赐教!”

    萧逸尘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大家一起研究一下。据在下所知,消除魔纹共有三种方法,一是药剂消除,配制一种可以消除魔法的药剂,达到消除魔纹的目的。其二,是阵法消除,与铭纹本身的原理一样,用相应的魔法铭纹组建一个对冲的阵法,达到消除魔纹的目的。第三种,就是终级解决方案,暴力消除!这个不需要多解释吧,等你魔法修为高强到某个境界,直接用自己的力量,抹掉装备上的铭纹。”

    伊莲娜翻个白眼:“说的倒是一套一套的,用嘴谁不会说呀!问题是,你会哪一种?阵法呢,还是药剂呢?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刚才用来洗盾的那盆水,就是你说的消除药剂吧?那也太廉价了些吧!”

    萧逸尘又是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你说呢?”

    你!伊莲娜气呼呼站在旁边故意把巧克力嚼的很大声,打定主意再不和这没知识的土鳖说话了。

    萧逸尘已经调配好了土属性的魔晶药水,在工作台下一拉,扯出一只一米高、两米见方的台子来,却见那台子中央,有一处圆形凹槽,看那模样花纹,与记忆中的赤霄盾很相似。这台子,好像是用某种泥弄的,不过短短一天就搞出样子来,这家伙倒也用了心思呢……

    切!这家伙莫不是真的打算就用这个来做模具,重新浇铸赤霄盾吧?这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伊莲娜刚想再次出言讥讽,就见萧逸尘拉开炉门,用长柄铁夹伸进去夹了个东西取出来,这一下,她再也顾不上失礼了,失声道:“居然熔化了,怎么可能?!”

    萧逸尘哪里顾得上和她斗嘴,小心的把熔液倒进模具中,一扳旁边的机头,一面与下方阴面大小相等的阴面模具从上而下缓缓压下,片刻后松开机头,用一把毛刷将已经碎成粉末的阳面模具清扫出来,盾面完美成型。

    盾面冷却中,萧逸尘将雁骨魔纹笔投进配制好的土系魔晶药剂中,几分钟后,那大半杯药剂居然被那支笔吸了个干干净净。这种情况,更加引起了伊莲娜的好奇,只是,这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了。只好把目光投向韩冬,可恨的是,那臭小子居然装做看不懂!你刚才和他合伙欺负我的机灵劲跑哪去了!你倒是问一句啊!

    萧逸尘仿佛察觉到她的意图,笑着解释了一句:“血云雁的腿骨中,密布着许多细小的管道。这种管道有着虹吸作用,可以用来储存药剂。因为绘制铭纹的时候,不能中断,所以只能用这个法子。至于霞光青狐的尾毛嘛,那是因为它有着微弱的斥魔性,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控制药剂的使用量。”

    说着,就凑着依然散着强烈热量的盾面,开始绘制第一个土系铭纹“永固”。

    很快,这个铭纹就绘制完成,萧逸尘将魔纹笔直接扔进了修正液中。与此同时,另一支笔已经吸足了风系魔晶药剂,取过来绘制度环绕在“永固”周围的第二道铭纹“悬浮”。

    咦?伊莲娜又有发现:“你这个,好像不是羽落啊!”

    呵呵,这丫头懂的还挺多。萧逸尘笑道:“没错,这是另外一个铭纹,至于叫什么名字,等到打造完成之后,我就告诉你。现在,你还觉得用这种笔不能绘制魔纹吗?”

    伊莲娜羞愧道:“原来大家习以为常的,并不一定就是对的。以前我只知道,铭纹一定要刻在装备里,现在才发觉,那简直就是个愚蠢的无用功!这些材料,本身就有亲魔属性,那些魔纹,一旦绘制完成,就有了自己的运行规律,就和魔法一样,只要铭纹完成之后,它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命,就算毁了那些铭纹,都无法对它造成影响。那么,是画还是刻,还有什么区别呢?可笑的是,明明大家在修复装备的时候,都明白这个道理,却为什么在打造的时候,就会忘掉这个事实呢?”

    这丫头不简单啊,居然这么快就能看出这些道道来,有悟性!认错态度如此之好,够爽快!

    当萧逸尘从修正液中捞出已经清洗过的笔时,伊莲娜没有再说话,她知道,那道清洗手续,是为了防止魔法元素冲突。

    萧逸尘接着又绘制了金系铭纹“锋锐”、土系铭纹“格挡”,这时候看盾面,居然纹丝未动,果然是好材料,索性再多加一个风系铭纹“回旋”。绘制完成后,终于看到盾面隐隐约约散出的魔法气息了,松了口气,要是这样还不满足,可真值得抹掉铭纹重新回一次炉,来个大升级了。

    “便宜你了!”萧逸尘笑着扯出一片软乎乎的皮子来:“这是昨天在库房里翻到的风驼兽皮,用来做盾衬正好。最主要的是,它能受得住一个小形的风系铭纹。对了,你这个内护板,我昨天就给翻新过了,现在看来,这面盾最初的设计里,除了护持之外,还有个装载功能呢,你看,这这插口,应该就是用来放置那柄斧头的,不过只是斧柄对得上,那斧刃是换过了的,对不上号了。旁边这几个地方,还能放些别的绷带药剂之类的东西。”

    伊莲娜再次吃惊:“你连这个也看得出来?那你看看这斧子,能不能也给翻修一下?”

    她现在是彻底佩服人家的本事了,这面赤霄盾,就是当着自己的面,重新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了,更神奇的是,原本只是三星的赤霄盾,如今居然升级到了五星!要不亲眼所见那五个铭纹的附魔过程,她都无法相信!要是不借着这点热乎劲,顺杆往上爬,那也白瞎这么多年磨练了。

    萧逸尘并不说破,拿着斧子看了看道:“这斧柄显然就是赤霄盾配套设计的,不过应该是后来战斗中毁坏了斧刃。现在这个斧刃之所以会这么大,是因为材料不对头吧。这斧柄应该是龙血木的,这份量的话,如果要配上个相应大小的斧刃,嗯,用深海玄铁差不多,可惜,这种材料在陆地上很罕见……”

    伊莲娜一听这话,也叹息道:“是啊,当年那一战,不光赤霄盾受损严重,连这柄火云斧也被砸的粉碎,后来虽然重新配了刃,可毕竟不太顺手啊,又大又丑,唉,冬子,看来你以后只能接着用这丑东西了。”

    噢?萧逸尘一看韩冬,那家伙正眯着眼盯着赤霄盾眨也不眨呢,笑道:“原来这斧子也是韩兄的,那就不同了,深海玄铁虽然稀少,不过小弟昨天正好翻到那么一块,用来打个斧刃应该差不多。”

    伊莲娜一听,喜出望外:“什么?真的有深海玄铁?”很快就变了脸:“等等!姓萧的,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韩兄就不同?合着要是老娘的你就没有?老娘哪儿得罪你啦?你今天要不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

    娜姐:你要是敢不投票,老娘跟你没完~!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