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地球一样,这个世界也有自然的水晶矿。生长环境也基本类似,概括一下,不外乎水、二氧化矽、大气压力、温度、时间这么几个条件。而魔法师们也很早就发现了这些因素,于是,在水晶物品的大量需求下,魔法师们发明了人工培养水晶的方法,虽然代价不小,但胜在出产稳定,质量上乘,所以一直是魔法师们敛财的手段之一。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从来也没有听谁说起过,还有什么人会用其他的方法制作另类水晶的。这也是怒火万丈前来挑事的伊莲娜在一踏进人家的工作室,就弱了三分气势的原因之一。想想吧,别的不说,人家只凭着这一手本事,就绝对可以在魔法师的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可是自己两个人,居然就这么冒失的闯进了人家的秘室!

    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伊莲娜就不用见人了,偷盗秘方,不光会触犯帝国律法,更重要的是会被所有人鄙视!损失一面盾牌无所谓,不过是金钱而已,但要是坏了人品,那可真就一辈子抬不起头了。于是,伊莲娜在韩冬那好奇宝宝的行为中,无奈的沉默了。这种情况下,她实在没脸再和人计较那面盾牌能不能修好的事了。只是一个劲的在心里琢磨,这家伙放的这么开,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吧?是真的吧!

    又折腾了三四个小时,萧逸尘才算搞定了今天的玻璃任务。那一套给小妹特制的器皿,直接就晃花了伊莲娜的双眼,女孩子嘛,很难对这种晶莹剔透的东西免疫的。只是,气势上弱了,心态也就不太自然,只是扫了几眼,就装腔作势的扭头故意不去看。

    韩冬的好学因子再次发作,拿起一支药剂瓶道:“大师,人家药剂师公会那边卖的药剂瓶,一个比一个厚,你这里既然可以自己控制,为什么要弄的这么薄呢?”

    萧逸尘反问:“你知道药剂瓶一个比一个厚,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弄的那么厚吗?”

    韩冬点头:“那还用说,为了安全嘛,越厚越结实嘛!药剂那么贵重,要紧的时候就是救命的东西,要是因为药剂瓶的关系损失了,岂不太可惜了?”

    萧逸尘点头:“那你觉得,药剂师公会出产的那些药剂瓶,能不能受住刀劈斧砍?”

    韩冬摇头:“那怎么可能?掉地上不碎的就已经是极品了。”猛然两眼一睁:“大师,你不会是说,你这个能受得起打击吧?”

    萧逸尘笑道:“那怎么可能?又不是魔法装备。不过嘛……”顺手拿起一支药剂瓶,使劲向地上摔去,那药剂瓶在两人小心翼翼的提防中并没破碎,而是一个反弹,又跳了起来,被萧逸尘一把抄在手中:“这强度,差不多够了吧?”

    韩冬欣喜道:“够!太够啦!”

    伊莲娜再次震惊,他他他他做的那个药剂瓶,居然那么结实!这时候,她已经对自己早前的怀疑动摇了,相应的,再对上萧逸尘时,气势自然更低。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是来找茬的,怎么变成自己没了底气呢?

    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欢快的响起:“哥,哥,花花能拉车了……”随着声音,萧晴冲进了工作间,然后就看到了有两位客人在,顿时又腼腆了起来。一边怯生生打量这两位,一边向哥哥投去求助的目光,丫头虽然弄不清楚状况,却也不肯就此离去留下哥哥一人独自面对危险。惊恐却又坚决的向哥哥靠近,一副有难同当的样子。

    没白疼啊!萧逸尘感动的同时,连忙放下手里东西,拉着萧晴介绍:“这是舍妹萧晴,乡下丫头,有些胆小认生,见笑见笑。晴儿,这位是韩冬哥哥,那位是伊莲娜姐姐,他们俩都是佣兵,不是坏人,不用怕的。”

    不是坏人?不用怕?伊莲娜无地自容了,老娘吓坏小孩子了?老娘有那么可怕吗?老娘今天是来找茬的好不好!老娘今天的造型是特意为你打扮的好不好!老娘平时很淑女的好不好!

    韩冬咧着大嘴笑的让人想抽,抓虱子一样浑身乱摸一阵,掏出个金币大小的玉佩来:“送给你!”

    嗬,水头足、雕工好,一看就是好东西,其中的魔法元素,至少也相当于四阶水系魔晶,加上这雕工和铭纹,起码也值五百金。这家伙还真是个有钱人,哼,那丫头还骗哥说什么满世界借钱?能随便把这么贵重饰品送人的,犯得着为几十个金币的材料借钱吗?骗人都不打草稿!扮穷人来施加压力?还有没有点廉耻了!

    噢,萧晴先看一下哥哥,见他点头表示同意,这才接过来,小心的捧在手心里,虽然年纪小见识浅,却也不防碍她觉得这东西很贵重。只不过,没有东西回赠,那可就不太合适了,丫头想了想,从口袋摸出一包巧克力来:“哥哥吃糖。”又递给伊莲娜一包:“姐姐吃糖。”既然是朋友,那就不好厚此薄彼,她没送礼物没关系,咱不能跟她一样没礼貌不是?

    伊莲娜接过巧克力,再次内牛满面,老娘平日很大方的好不好?今天是来找茬的好不好?哪个出门来找茬还带礼物的?韩冬你个死人头,家传玉佩你都敢随便送人,你害死老娘了!

    郁闷了半天,把心一横,刷一声从靴子里抽出一柄装潢很漂亮的匕首来:“小妹妹真可爱,姐姐今天来得匆忙,没带什么礼物,这把匕首送给你,留个记念。”

    萧晴虽然奇怪,却没好意思拒绝人家的好意,接过匕首来看着哥哥,萧逸尘憋着笑替她收着,然后喊萧石头帮忙,给丫头把那一套玻璃用具拿回去。

    伊莲娜幽怨的看着萧逸尘,好嘛,茬还没找着呢,先搭一把匕首出去,二百个金币啊!还是托了那么多人情才弄来的,有钱都不见得买得到!老娘怎么就鬼迷心窍了要给韩冬这二五仔来出头呢?这两个家伙,是一伙的吧?他们是合伙骗老娘的吧!要不然他能把那块家传玉佩送人?恨恨的瞪一眼韩冬,气哼哼的撕开纸,狠狠咬一口,嗯?

    伊莲娜再次凌乱,这这这这是巧克力啊!不对,这和爷爷上回送给自己吃的那个还有些区别,这个好像不会增强精神力,只是纯粹的零嘴……嘶,这种情况,又不是用铁盒装的,难道说?这东西居然会有两种不一样的配方?而且,极有可能,这种配方就在他手里?!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伊莲娜不淡定了,终于忍不住开口相问:“怎么会这么多东西,还掌握着这么神奇的配方?居然和翼龙商会的巧克力不一样!”

    萧逸尘正在检查韩冬带来的材料,闻言头也不抬道:“这是秘密!”好家伙,富二代啊,巧克力还没上市呢,这时节能尝到的,肯定是翼龙商会打广告理人情送出去那部分。

    伊莲娜登时哑然,心中狂叫:去你***秘密,你烧水晶不是秘密,你有巧克力不是秘密,你会修复赤霄盾也不是秘密,把这些东西全显摆给人看,然后你自己却成了秘密!老娘要不是看在你给韩冬那棒槌修盾的份上,大耳刮子抽死你,叫你秘密!

    这时候,萧逸尘检查完了材料,很赞赏的看一眼韩冬,这孩子,真实诚,所有的材料全都照着单子买了双份。还真是……嘿嘿。

    噬灵果、解语花、轻罗冰片,几种药草配比好,用药碾粉碎,放进最大的玻璃盆中,兑水搅拌,药物在水中发生明显的反应,水中浮动翻腾,色泽变幻不定。这个过程,需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取了一支血云雁腿骨,夹在工作台的一座小机器上,这是个小型车床,开动之后,很快就把这只一尺多长的腿骨打磨圆滑,两端也加工出了凹槽。因为韩冬买了两支腿骨,索性就一同加工。

    霞光青狐尾端的毛取下两簇,将两簇狐毛理成笔尖状塞入雁骨,两支崭新的符纹毛笔就宣告成功了。

    “这是什么东西?”伊莲娜化身好奇宝宝,她想通了,韩冬都能问,老娘为什么不能问?总不能一柄匕首换块糖就想把老娘打发了吧。

    “毛笔啊!”

    毛笔?老娘难道不认得毛笔!伊莲娜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让小冬买那么多材料,就为给自己做毛笔练书法?那也犯不着用这么贵重的东西来做材料吧?不对,肯定有问题!

    “到底是什么东西?”她还是忍着性子多问了一句,甚至还放低姿态补充道:“我是说用途!”

    “符纹笔!”萧逸尘随口答应了一句,看一眼盆中的药水,已经变成澄清状态,开始把所有玻璃器皿浸入其中清洗。不要小看这盆水,这是制作和维修装备时最重要的一件材料,没有这个,翻新装备就是一句空谈。没有这个,所有废旧了的装备就只能扔在仓库里长毛。这种水,有个很动听的名字,叫修正液。

    伊莲娜愣了一愣:“你糊弄谁呢?符纹笔有这样的?”

    不怪她,这世上目前流行的符文笔还在第一阶段,也就是魔法工具阶段。想当年,《混沌》世界的符文笔发展,也是经历了相当长的历史的,从刀具式魔法笔到后来的记号式魔法笔,再到最后近乎于返璞归真出现的魔法毛笔,整整三代衍变呢,她不理解也在情理之中。

    见对方没解释,伊莲娜有些不托底:“这样的符纹笔,怎么刻铭纹?”

    萧逸尘反问:“为什么要刻?”

    伊莲娜鄙视:“不刻的话,铭纹怎么才能附在装备上?难道用画的吗?”

    萧逸尘又反问:“为什么不能用画的?”

    伊莲娜恼急失笑:“你到底懂不懂铭文啊?”

    萧逸尘气死人不偿命:“难道你懂?”

    难道我懂?难道我懂?他居然敢说这话?是人都懂的好不好!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老娘太蠢么?他怎么敢这么大胆呢!

    伊莲娜觉得自己不应该和这种人斗嘴,她决定冷眼旁观,一直到某人出丑之后,再来教训他,最少也要让他把做巧克力的方子告诉自己,实在不行,也得开一大包巧克力带回去,要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萧逸尘已经洗完了所有器皿,将它们一字排开放在工作台上的架子,一声闷响,工作台上多了个东西,正是那面引起诸多事端的赤霄盾。

    伊莲娜目不转睛,心中却给自己打气,老娘就要看一看,你到底如何厉害,居然连胡大师也不放在眼里,哼哼,今天,你要是修不好这面盾,老娘一定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