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莲娜很恼火,恼火在自己的保护下,第一次参加佣兵任务的小弟韩冬为了保护自己差点被大力蛮牛撞死,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却将家传的赤霄圆盾彻底葬送。恼火佣兵小队其他人那种令人不齿的态度。她更恼火韩冬这个死倔死倔的家伙,都到了这种时候,还不肯接受赤霄圆盾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事实,甚至连家也不回,满世界乱蹿,想要寻找再次修复圆盾的机会。她最恼火的,是居然有人敢欺骗自己这个缺心眼的弟弟,说什么可以修复赤霄盾!

    身为韩冬世交的伊莲娜,当然清楚这面已经传承了十几代的古老防具对韩冬乃至整个韩家意味着什么。可这也不能改变它被大力蛮牛彻底摧毁的事实!而失去了防护功能的防具,唯一的出路就是被送往帝国回收处!当然,如果为了记念,自己也可以留下,甚至伊莲娜也曾提出过要用五十个金币将它买下来,做为自己一行人从大力蛮牛蹄下逃生的记念。

    可谁知道,这死心眼的愣头小子,抱着圆盾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到处找人打听,最后却在这个几年都见不到一个佣兵的亚洛镇上找到了能够修复圆盾的高人!这不是明摆着在骗傻小子嘛!

    小心控制着跨下的六足角马,伊莲娜扫了一眼并排走在旁边的韩冬,却见这家伙一脸微笑,眼中全是见到曙光的希冀。她这一肚子火就不打一处来,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敢骗我兄弟的小子,且不说世上有没有能够修复兵器装备的神术,就算是有,那也是你一个毛头小子能学会的?

    这回也幸亏是自己多了个心眼一直留意着韩冬,要不然真要被那小子得逞了呢。唉!算了,就让这家伙亲眼看一看这世间的丑恶吧,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你亲人那样对你言无不尽的!只不过嘛,等老娘戳穿骗局之后,一定要让那小子狠狠出一点血,否则怎么弥补老娘和我这兄弟心灵上的伤害!

    看看日头,已经快到中午了,前方视线中,一座狭长的小镇轮廓越来越清晰,那就是亚洛镇了。伊莲娜叹口气,打马急追越来越快的韩冬。这孩子,怎么就劝不进去呢?那个臭小子,究竟给他灌了什么**汤!摸一摸挂在角马外侧的那柄大斧,心中暗自决定,要是那小子敢不认帐,老娘非剁了他不可!

    萧逸尘正小心的控制着手里的铁管,另一头,是火红粘稠的玻璃熔液,今天一早,他已经吹出了百余支各式器皿,算一算,足够自己配制药剂之用了。因为还剩下了些原料,索性就顺手给妹妹制作了一套生活用具,现在这个,是最后一点料了,看一看,似乎够做一只插花瓶的,那就做成花瓶吧。

    萧石头愁眉苦脸的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吭一声,旁边就是怒气冲冲的伊莲娜和满脸兴奋之色的大块头韩冬。

    原来,两人一进萧家铺子,萧石头就看到伊莲娜脸色不善,可没来得及他反应,就被伊莲娜给控制住了,然后乖乖带着两人来到少爷专用的工作间,这还是早前萧逸尘借着老钱的东风,顺便给自己搭建出来的呢。一般情况下,根本就不许别人入内。

    萧逸尘也发现了这两人的情况,只瞟一眼就猜到了事情的来由,虽然伊莲娜样貌出众、身材火爆,但一看那娜手里拎的那柄大斧,就可想而知,她的性子显然比身材更火爆。那么,这种情况下,自然还是妹妹的花瓶更重要了,所以,只是点头打了个招呼,就接着继续自己的工作去了。而让他如此淡定沉稳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在第一眼看见这火爆妞的时候,心底居然生出了与初见韩冬第一眼时相同的熟悉感觉,他在心中隐隐生起了一些猜测,这种感觉,与前世他用“真实之眼”观察人时那种感觉极为相似,他要借这个机会验证一下。再说,晾一晾不光可以使她火气不那么冲,而且还可以通过她和韩冬在这期间的反应,使自己更多的掌握一些她的情况。

    伊莲娜这时候反而无法淡定了,原本想着先声夺人来着。结果一闯进人家的工作室,就发现事情与自己想象的有出入。她看到了什么?这家伙居然在烧水晶!天呐,魔法工会想要用水晶,除了挖掘天然矿石之外,就得用魔法制造一个水晶培养室来养晶,无论哪一种,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完成的。可是,在这穷乡僻壤的小地方,一个毛头小子,居然用炉火炼制着水晶器皿!

    嚓!在三人震惊的眼神中,萧逸尘用剪刀轻轻一下将瓶子剪下,随即又用厚厚的垫布衬着进行最后的扩口。几分钟后,终于将它折腾成了一只大号净瓶的模样,这才罢手,将它放在旁边的托盘上自然冷却。

    弄完这些,萧逸尘笑一笑和韩冬打招呼:“东西都弄齐了?”没搭理那火爆妞,对付这种人,他还是有些经验的。能巴巴跑来为别人出头的,坏不到哪里去,只这一条,就没必要搞的太难堪。

    韩冬憨憨一笑,点头:“是嘞,都齐了,多亏了娜姐,不然还不知道要啥时候才能凑齐呢。介绍一下,她是伊莲娜,我们团里的头号战士,也是我的世姐,对我很好的。”

    萧逸尘轻轻一笑:“石头哥,给两位客人上茶!”等他出去,转向伊莲娜:“这位武士小姐,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他,准备来拆我家招牌?”

    被他说穿了心事,伊莲娜脸上有那么点挂不住,免不了泄了底气,一转眼,又觉得不对劲,两眼一瞪,手中大斧晃了晃:“能烧水晶了不起吗?你知不知道骗老实人最可恨?给人家一个无法实现的希望,最后再把让它破碎很好玩吗?”

    萧逸尘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就修不好那面盾呢?”

    我怎么知道?这口气是在质疑我吗?伊莲娜一下上了火,恼怒道:“那还用说吗?赤霄盾上一次修复,是魔法师公会最厉害的胡大师经的手,他说过,那次已经最后可能修复的机会了,就这还是他亲自动的手,换了别人根本就不可能!要不是小冬初次见阵,韩叔叔怎么可能会让他带赤霄出来?如今已经坏了,虽然可惜,但武器装备本来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能牺牲在战场上,也是死得其所了。那是赤霄的荣耀!可是你……你却偏偏说,那样的赤霄,还可以修复!你知不知道,为了你这个空头承诺,这傻小子满城找人借钱?你是想害死他才肯罢休吗?”

    唉!原来是为了照顾小弟,一时义愤啊,那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不过这丫头看着挺凶,实际上,还是个菜鸟啊!闯进人家工作室,一看到这些秘密,自己就先弱了气势,嘿嘿,有点意思!

    茶来了,萧逸尘示意两位客人坐在旁边稍等,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和那火爆妞解释的意思,一转头,又做起了自己的活路。将那些已经吹制好的玻璃器皿放在特制托盘上,再次入炉烘烤。折腾了近一个钟头,才给所有的器皿退完火。

    萧石头送来午饭,少不了也给两位客人。

    伊莲娜气乎乎道:“别想用这些小恩小惠打动我!告诉你,这事你要不给个说法,老娘和你没完!”

    韩冬已经捧起了碗:“娜姐,饭菜很好吃啊,比一醉楼的还好吃些……”

    伊莲娜顿时熄火,哭笑不得:“你这个吃货!吃吃吃,就知道吃!活该被人骗成穷光蛋!”

    韩冬向萧逸尘投个歉意的笑容:“大师,不好意思,我姐这人就是脾气差点,其实人挺好的……”

    伊莲娜心里那叫一个苦啊,恨声道:“好你个头啊!你到底跟谁一头的?”他居然叫那小子做“大师”?毛都没长齐啊,何德何能就敢当一声“大师”!

    韩冬笑嘻嘻道:“娜姐,胡大师会烧水晶不?”

    伊莲娜一怔,那倒没听说过。随即恍然,韩冬这意思很明白,胡大师说的,也不见得就一定是。唉,这孩子,怎么替别人说话的时候,心眼就那么好使呢?这缺心眼的毛病咋还一阵一阵的呢!

    眼看着萧逸尘也笑眯眯的开始吃饭了,自己不吃岂不是要白白受饿?端碗一尝,哇!果然如韩冬所说,味道很好啊,比一醉楼的都好。难道说,这家铁铺真有高人?嗯,最少有厨艺高手!好吧,冲着这顿饭,老娘给你个解释的机会!

    萧逸尘匆匆吃完:“两位慢用。”自顾自起身,又走向了工作台那边。

    这时候,第一炉退火完毕的锥形瓶和量杯等物已经冷却,炉温也已经降了下来,再次入炉。

    韩冬吃的也快,三下五除二扔下碗,好奇的来到萧逸尘身边:“大师,这不是已经弄好了吗?干嘛还要烧?”

    伊莲娜差点连饭也咽不下,好我的兄弟啊,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那是人家的秘密,咱们贸然闯进来见了人家的秘密已是不该,姐这儿正想着法子圆转呢,你倒好,又上赶着去问了,那东西,人家能告诉你吗?就算告诉了你,你日后却要如何保守这秘密?再说了,知道了人家这等绝密的东西,回头那盾的事,还怎么让姐和他算帐啊!这孩子怎么能缺心眼到这等地步呢?

    却听萧逸尘用很平淡的语气道:“这种烧制出来的水晶,叫做玻璃。从炼制到最后成品,一共有五个步骤。第一步,自然是配料炼制了。第二步,就是你们进来时看到的那个,叫吹制。其目的是把原料加工成自己需要的规格。一般来说,粗制的玻璃到了这一步也可以使用,但我要用它来配制魔法溶液,所以仅仅是吹制成形还是不够的。那么就需要接下来的三个后续步骤,退火、钢化、自爆。饭前那一次回炉,就是高温退火,把胚体放在炉中高温加热回性,然后在炉中冷却。这一次,叫钢化,是在一个特定的温度中加热一段时间,再用冷风全面冷却,使其表面硬度强化。”

    韩冬是个好学生,有疑问马上就提出来:“那这个温度你怎么控制呢?”

    萧逸尘一指旁边的一个指针大表:“那个就是温度计,可以随时监测炉内温度。”合金制作的指针式温度计,利用不同金属对温度膨胀系数,很容易就能制作出来,不用很复杂。

    韩冬点头,也不知道懂了没懂,接着又问:“既然大师你制作这些东西的是给自己用的,那干嘛最后还要自爆?”

    萧逸尘笑了:“自爆不是说要损坏它,而是要让它在一个特定的环境里进行某种转换,使它将可能会在日后使用过程中发生的危险消除。嗯,这么说吧,自爆不是自杀爆炸,而是自我暴露,暴露缺点的意思。”科技工艺中炉内温差的问题,在魔法世界,完全不存在,所以这些工艺都相对简单了许多。

    伊莲娜在旁边听的瞠目结舌,他……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么重要的秘密,怎么就那么大方的说了出来呢?

    ——————

    打滚撒泼各种求啊。。。。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