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却没留意到大汉的话,完全沉浸在对盾牌的发现之中,三下五除二将盾牌内中的内衬拆开,见那被捅开的窟窿内部,两块条状金属依然挂在其中,松了口气道:“幸好幸好!盾面虽然破了,材料却还在,要不然可就麻烦了。嗯,看这两个窟窿的大小和力度,应该是大力蛮牛干的吧?”

    大汉两眼瞪的溜溜圆,吭了半天道:“这……你也能看得出来?”

    萧逸尘顺口回道:“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不过这大力蛮牛虽然长着一只号称世间最硬的角,说到底却也只是个三阶魔兽而已,若非你这面盾修补的时候破坏了原阵法的运行,肯定不会弄成这副模样。”

    嗯?大汉再次震惊,憋了半天,又问道:“你是说,如果这面盾是新的,就能挡住大力蛮牛的冲击?”

    萧逸尘轻笑一声道:“完全抵挡当然不可能了,但是最多也不过是添上两个小坑而已,想要伤人是根本不可能的。嗯,从这些痕迹来看,你这面盾修补的次数已经有五六次了吧?”

    大汉点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萧逸尘。

    萧逸尘又接着观察了一阵,抬头笑道:“幸好之前的修补并没有损伤到本质,起码这些材料都还没丢失。我来算一算啊,五级精铁一块,十金。风刃龟甲和赤霄玉并没损失,不需要,但阵法的修复就比较麻烦,而且不一定能恢复到原来的程度,还不如推倒重来,这样的话……嗯,如果你可以供应材料,二十个金币!如果要我连材料包的话,五十金币,三天时间!怎么样?”

    大汉起初有些迷糊,再听到他计算材料时就有几分震惊,最后又听到他说的价格时间,登时脸上全是惊喜,一步跨上来贴近萧逸尘大声道:“你说真的?它它它它还能修好?”

    萧逸尘莫名其妙:“当然能修好啦……你什么意思?不是修它难道你是拿来显摆的?你耍我?”

    大汉连忙摇手:“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们都说……嗨!我说这个干什么?只要你能修好它,你就是我韩冬的大恩人!你说吧,都要什么材料?我这就去给找!”

    萧逸尘没留意旁边萧石头便秘一样的表情,直接扯过纸笔来开单子:金、土、风属性魔晶各两枚,噬灵果一枚,血羽雁腿骨一支,霞光青狐尾一根……林林总总开了二十几种。想了想,又在后面添上了解语花、噬灵草等几种材料。

    大汉接过来一看,除了最上方的魔晶每个要一金币之外,其余的东西几乎全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心头虽然纳闷,却没敢多问,抓着单子就急乎乎:“我这就去常青城买材料,明天一早准到!”

    萧逸尘一看他这模样,乐了:“也不用那么急吧?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刚从战场上下来,还是休息一晚的好,或者托人去买也行啊,什么兵器装备,都是为人服务的,要是为了这些身外物,伤了自己身体,那可就本末倒置了。”

    大汉咧嘴一笑,从进铺子就半死不活的模样竟然在这一笑中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灿烂的笑容,也不说话,把单子紧紧攥在手心里,一扭头就出了门,哒哒声中绝尘而去。

    靠!原来有六足角马,还是个有钱的主,难怪这么嚣张!萧逸尘咂咂嘴道:“这小子太阴险了,居然装穷博取同情,早知道他有角马,至少收丫三十金币!”一扭头看到萧石头,把手里盾牌顺手往墙边一靠:“对了,等这小子明天把材料送回来,让我爹或者六叔、九叔哪个抽个空把这活给做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嘛!”

    萧石头两眼瞪的能掉出来,话都说不利索了:“少少少少爷,你是让让让让老爷他们修这个?”

    萧逸尘有点奇怪:“什么意思?你想自己来?也行啊!别搞砸了坏了咱家名头就成。”

    我来?萧石头真能哭出声来:“好我的少爷啊,你可真是……你闯大祸了!”

    萧逸尘前后一想,有些回过味了,却还是不太敢相信,试探着问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咱家没人能做得了这活吧?”

    萧石头张着嘴,老半天才叹息道:“我早就该想到的……少爷啊,你也不想想看,咱家要是能修得了这个,不早就自己打兵器了吗?哪里还会过的这么穷!”

    萧逸尘撇嘴,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居然也有人做不了?那这铁匠铺子杵在镇上还有什么意义?这要是搁在《混沌》里,早就被资源优化了!不过这个世界上,有着大量的平民需要日常用具,锄头、菜刀之类的东西虽然赚头不大,但全镇只这一家铺子,倒也能养活。

    难怪这么大的铺子,一天的收入只能维持在一个金币左右,搞了半天,连最基本的兵器技能都没人会!这种事,简直太让人意外了。

    憋着笑,萧逸尘道:“我还以为以前不打兵器是咱们镇上没佣兵呢……”看着萧石头的脸越来越黑,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他们做不了,不代表我就做不了啊!少爷我可是学院出来的呢!”

    萧石头一听这话,下意识就松了口气,对啊,少爷可是学院毕业的呢,看他最近这些成绩就可见一斑了。等等,不对啊,那些东西可以理解,可没听说学院会教打铁啊,那他是在哪儿学的打兵器?唔,不过呢,少爷刚才说那面盾牌的时候,那些话可不像是外行能说出来的,而且他也开了价,又开了料单,要没把握,他能那么干?这么说,少爷确实有修补兵器装备的手艺?

    只这一会的功夫,萧石头的心情就好像坐上了跷跷板,跌宕起伏的那叫一个**,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不时还能飞出一阵红霞来。

    萧逸尘有些好笑,突然想起件事:“既然家里没人能修得了,而且你又不知道我能修,那你干嘛还要叫我出来?”

    萧石头苦着脸解释:“我的好少爷啊!人家根本就不是来修的,他是来卖盾牌的!”

    啥玩意?萧逸尘吃惊了:“那么好的东西,就算全坏了,材料也值不少钱啊,他跑咱们这小店来,不是存心想拆台?”

    好家伙,别的不说,就那两百斤的份量里,起码得有一百斤的风刃龟甲和八十斤的赤霄玉,在萧家铺子里价值最高的五级精铁,只是其中的配角!这得多少钱?没有五百个金币,你想也别想!这要是搁在没发家前的萧家铺子,哪里收得起?

    萧石头再次苦笑:“那有什么办法?帝国有规定,铁铺有回收兵器和装备的义务。不过像他这种已经失去维修价值的装备,最多给上十个八个金币就打发了……”

    什么什么什么?萧逸尘差点跳起来:“你说什么?失去维修价值?十个八个金币?”

    萧石头一摊手:“可不嘛!要不是失去了维修价值,谁会把装备往铺子里送?再说了,你看这盾牌的样子,明显已经修过六次了,这已经超过了最大维修次数了,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谁的兵器装备能修第七次的呢!”

    我嘞个去!这又是个什么说法?萧逸尘苦恼了,曾经的虚拟世界里,所有的技能都和如今这个世界的通用,这已经经过他的验证确认了。他并不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是觉得自己好像主动的做了一次冤大头,这个认识让自认聪明的他非常恼火。吗的,那家伙看着挺厚道,却拣了哥这么大一个漏!早知道这小子是来卖的,就是一百个金币,哥也收了啊!难怪那小子起初一副死了老娘的嘴脸,后来一听说能修马上变成娶媳妇的模样了,哥这回真心亏大了!

    再一想,算球了吧!哥是厚道人,不能拿人家的无知来彰显自己的聪明,对吧?和一群连维修和翻新都弄不明白的人讲技术,实在是有些难为人了。嗯,就让这左撇子占个便宜,正好趁机结交,不信这么大个人情砸过去,他还敢扮死人脸!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何况那家伙还是个佣兵,迟早都用得上!

    不过,这个铁匠铺子回收废旧装备和兵器的义务又是怎么回事?要按这么搞的话,大家都拿了破兵器跑来卖,而这世上的铁匠们又只会修补不会翻新,岂不赔死了?

    再一问萧石头,果然如此!萧家铺子这些年,在这方面已经贴进去不少钱了。不好幸好,这个铁铺回收兵器的规定只是帝国对勇士补贴的一种手段,回收了废品的铺子又可以把这些东西上缴到帝**队的后勤部门挽回损失。只是很奇怪的是,萧家铺子这些年确实回收了不少东西,却从来没见萧铁把这些东西运去常青城换钱,也不知道为什么。

    萧石头带着萧逸尘来到仓库最里面的一间,推门道:“就是这里了,虽然这几年收到的东西是越来少了,可是咱家自打挂旗以来,从来都没有上缴过,所以也攒了不少。”

    看着房间中央堆着那足有一人高的一大摊子废品,萧石头摇头叹息不已,而第一次涉足此间的萧逸尘心情截然不同,恨不得大声吼上几句,得亏哥们原来我还练过,要不然还不被你给糊弄过去了?***,生活技能就是好啊,到处都是钱,哈哈,这回发了!哥的工作间,总算可以开张了!

    ——————

    打滚求票~!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