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亚洛镇的路上,钱通手中握着一枚通体晶莹的果子,心中感慨万千。谁能想到,被人们视为比毒药还要恶毒的碎心果,在解去其中的毒素之后,居然能够当成提升精神力的药品使用!更加让人意外的是,千百年来人们想尽办法都没找到的解毒材料,却是毒性更强更猛的断肠草!

    想到萧逸尘当着自己的面把碎心果浸泡在断肠草溶液中时的情景,钱通直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两种要命的东西混合在一起,最后却会变成完全无毒并且有益的东西!这种变化实在匪夷所思,幸亏我老钱下手早啊,要不然让这小子找到城里谁合作,自己可能真的要在这乡下地方蹉跎一世了。

    想到自己那个不修边幅的叔叔,钱通心中就是一软,自打年轻时期犯了那个大错,被发配流放到亚洛镇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以来,整个钱家,只有这个面黑心软的叔叔还记得自己吧。想想今天见面时的情景,钱通又是一阵后怕,同时也对叔叔回护自己的心意越发感激,虽然老头当时说的难听,却毫不犹豫的品尝了自己带去的巧克力,这就是亲情啊!再看一眼手中已经处理过的碎心果,心中暗自盘算,有了叔叔这次搭的线,我老钱一定要翻过身来,不说别的,只凭着这巧克力和手里这枚碎心果,那就是个拣不尽的金山啊!萧逸尘,那就是我老钱的摇钱树!

    一想到摇钱树,老钱又照着自己的脸抽了一个大嘴巴子,一万金币!当时怎么就被那一万金币给吓住了呢?要是买断的话,如今这每天几百金币的收入,岂不都是我老钱的?再一想,嗯?不对啊,当时那小子给我尝的巧克力,可不是如今这能增强精神力的配方啊……嘶!

    老钱倒吸一口冷气,这小子,埋的很深啊!自己当时若真的花一万金币买断,那拿到手的,肯定也只是那个零嘴配方,照他自己估计,能卖上一个银币就算是侥幸了,这还得是前期独占市场的情况下,要是到了后期,市场饱和之后,估计利润还得下降!而如今,两家一合作,为了多赚钱,这家伙马上就弄出个升级配方来,专走高端路线!好家伙,利润一下子就提高了一百倍!

    很显然,如果没有他的股份,这碎心果的配方,我老钱甭想见到!老天!亏我还是世家出身,整天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在商界混了几十年,如何如何怎样怎样,原来连个小孩子都比不上!再想想萧逸尘交给自己的企划书,其中罗列的那些手段,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嘿,这棵摇钱树,我老钱可得看紧喽,别看这些东西的可靠性还未经验证,可人家才多大?十几岁的少年,就有这心思,那就是天份!他以后的日子可还长着呢,谁知道以后能上升到什么高度!

    老钱一回到镇上,就把第一个数量达到一万盒的订单拿过来给萧逸尘看,五千金币的订金直接就给萧逸尘分了一半,喜悦中带着几分佩服道:“先前你说抢钱多费劲,我还有些不愤,如今算一算,上哪里抢钱能比这个赚的多!还得说是贤侄你有本事才对!”

    萧逸尘一问事情原由,却也被翼龙商会的眼光和决心吓了一跳,一个金币的零嘴,还没上市呢,人家就敢直接下一万盒的单子,由此可见,这个商会的成功绝非偶然,只这份眼光,就远超常人!

    这样也好,直接合并两条生产线,全部改为生产加料高端版,解决了销售渠道问题,也就没有了压力,直接全力生产就是,所有工人三班倒。如果所料不差,这东西只要一上市,马上就会迎来第一个销售高峰,所以多产才是王道。

    两人合计了一下,碎心果、断肠草,由于用量并不大,所以原料方面毫无压力。而醒神果,也因为四海杂货铺一直在从事着收购这东西做兽粮流通的原故,仓库里积压着不少。以后再在这方面多用点心思,也不是问题。那么,就只剩下了最后一条,铁盒!

    根据目前巧克力的生产情况来看,如果全力生产,每天应该可以出成品五百到六百,可萧氏铁铺这边,由于只有两台冲压机,而且还要兼顾其他活路,每天就算全力以赴,最多也就能出不到三百铁盒。所以,铁盒的生产,成了制约巧克力产量最后一环。

    两人一商量,索性,直接再投资弄一个铁盒厂,反正那东西也没什么技术,加上这种东西制作方便,成本低廉,除了自家用之外,兴许还能再搞出个新兴产业也说不定。

    喊来萧铁三兄弟,几人一合计,由老钱出面跑常青城,负责采购魔法设备。萧铁三兄弟负责在镇上寻找一处新址,兴建一所全新的铁盒厂。这个方案一出炉,萧铁三人就大是赞赏,马上表示同意。老钱也会做人,自己已经赚了大头,铁盒厂的事,他就不掺和了,由萧家自己负责。如果钱不够,尽管找他要就是。

    这个人情本来挺大,可放在如今的萧逸尘眼里,实在是算不上什么,但萧铁就看得很重。一直以来,他的铺子里生意并不怎么样,却从来没因为生意不好就随意裁员,一来如今的活路不好找,二来这些跟着自己的学徒们除了打铁也没什么别的谋生手段。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这些人和他们三个,多多少少也都有些关系,如果真的没了这份工作,家里的日子只怕会过的更加艰难。如今有了新的赚钱门路,哥仨一下子就来了劲头,聚在一起商量之后,马上分头行事。

    接下来的几天,三位大师傅整天来去匆匆,忙着选新址建新厂,于是乎,铺子里就只剩下了一群学徒和萧逸尘这个大少爷。幸好铺子里的业务也不太多,加上大家又都是做熟了的,几天下来,倒也没见出什么差错。

    这天中午吃过饭后不久,萧逸尘正在指点着一个学徒如何提高冲床效率,就见负责在铺子柜台招呼客人的郑玉匆匆而来:“少爷,前面来了个佣兵,石头哥请你去一趟……”

    家里没有大人坐镇,做主的事很自然就落到了萧逸尘头上,要是换了两个月以前,肯定没人服,可是如今,根本没人生出疑问,萧逸尘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取信了所有人。尤其是赚钱和创新方面,黄灿灿的金币和效率惊人的机器,无一不证实着他的实力。不知不觉中,大伙心目中,萧大少已经从早前那个整日游手好闲的败家子,化丽丽的大变样,成为了无所不能的存在。

    佣兵?萧逸尘一边向外走,一边琢磨到底是什么情况,一转过厢门,就见铺子柜台前站着一个彪形大汉。

    嗬!萧逸尘一眼看见这个人,心中就发出一声感慨,好一条大汉!前世已经养成的习惯使他在第一时间就对这位客人做出了评估侧写:男性,身高一米九五左右,体重在一百二到一百三公斤之间,年龄应该在二十岁左右。四肢精壮有力,左臂较右臂稍粗,下盘沉稳。表情忧郁,眼神憔悴……

    结论:此人是三级武士境界的战士,战技粗犷,应该是土属性或者土金双属性,左撇子。看身上的装备和打扮,明显是刚刚细历过一场冒险或者战斗归来,而且在这场战斗中遭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失去了战友或者伙伴。可见性情豪爽,稍有执拗。属于很明显的“一根筋”,值得交往。

    虽然亚洛镇属于帝国边陲地带,但由于已经临近海边,所以基本上没有大的战争威胁,再加上二十年前的一次大型猎兽行动,将附近威胁比较大的魔兽几乎一网打尽。所以如今的亚洛镇,基本上属于和平区域,也正因如此,亚洛镇虽然是平民的乐园,产粮大区,却也是佣兵和冒险者们的沼泽。没有冒险任务的地方,自然很少有佣兵会出现。所以,一个战斗过的佣兵,在亚洛镇已经是很难得一见的景观了。

    突然看到一个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佣兵,萧逸尘在意外之余也有几分好奇,没听说最近镇上发布什么佣兵任务啊,这家伙是在哪儿打的仗?还有,他来这里是想做什么?

    还没来得及询问临时掌柜萧石头,就听那大汉用很落寞的语气道:“这儿你管事?”

    萧逸尘点头。

    大汉一指柜台上一面破旧的小圆盾,继续用那种有气无力的语气道:“开个价吧!”

    萧逸尘一头雾水,过去一看,好家伙,这面盾很沧桑啊,表面坑坑洼洼不说,居然还有两个拳头大的窟窿,拎在手里一称,好家伙!足足有两百斤重!一摸边缘,很薄啊,照这厚度,不到一米五的直径,居然有两百斤的份量,可见材料很特别。

    顺手取了一柄匕首,在盾牌表面刮了几下,顿时就来了兴趣,嘴里不由自主的赞道:“好东西啊!居然是用风刃龟甲和赤霄玉做主材,配上五级精铁打造!好手艺!永固、锋锐、落羽,三个符纹配合的恰到好处,不光延伸了材料的性能,而且还最大程度的减轻了盾体的重量!嗯,这么好的材料,配上这么精致的符纹,这面盾牌可以算得上是三星灵兵里的精品!”

    大汉越听眼里的神情越是古怪,几度欲言又止,眼中的神情更是复杂莫名,再听到萧逸尘夸到精品之后,终于再也憋不住了,闷声闷气道:“我也知道愧对先人,你就直接开价吧,多少钱?”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