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梅看怪物一样盯着儿子:“儿子啊,你让老娘抛头露面,就不怕遭报应?”

    萧逸尘笑道:“你之前满镇串门给人家送糖,那就不是抛头露面?”

    “那怎么能一样呢?那是老娘为你积名声呢,你不感谢老娘,反倒怪起我来了,真不怕天打雷劈?”

    “一样一样的,之前是为了名声,现在是为了赚钱嘛,反正都是为了咱们家好,你老人家就勉为其难,辛苦辛苦?”

    “臭小子!得嘞,就冲你这为家里着想的心思,老娘也豁出去了,大不了给老钱那货回个软话……”

    “慢着,这回可不能像之前那样漫无目的的来了,咱们得讲策略,你听我说啊,这个舆论引导啊,他得有个方向,不是说老钱那奸商得罪过咱家嘛,你这样……”

    “哎呀,儿子,你啥时候变的这么聪明了?”

    “我本来就聪明好不好?以前被您老人家罩着,没显出来罢了。”

    “哈,臭小子,当着老娘的面也敢乱上**汤,滚!”

    亚洛镇最大的杂货铺子,名叫四海商铺,经营各种日杂百货,连带回收本镇出产的各种农作务和土特产外销。老板钱通,据说有六级魔导士的实力,为人精明圆滑,很会算计,出了名的六亲不认只认钱,是镇里最大的奸商,没有之一。

    最近钱老板心情很差劲,原因很可笑,只是因为一块小小的糖豆!说起来,自打上个月无意中接触了这种糖豆之后,钱老板立时就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可让人郁闷的是,根据他得来的消息,打发人去常青城找了个遍,也没能找到这种糖豆的来源,反而差点走露了消息。

    一个多月来,钱老板想尽了千方百计,甚至不惜借用叔叔的名义托关系,找门路,也没能打听到这神奇糖豆的来源。他有心抹下脸去萧家铺子问一问,可又怕这么上赶着跑去会让萧大锤那夯货给个没脸,唉,早知如此,当年就不应该和这一根筋的家伙闹僵。本来想着找机会等他家那没心没肺的小子来了问一句,谁知道这小东西从学院回来,居然一洗前尘,学好了!这可真是伤脑筋!

    坐在酒楼窗户边上的钱老板百无聊赖的四下打量,却听耳边有人提到了“萧家、糖豆”之类的话,连忙打起精神,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唯恐漏掉一个字。

    “……你倒是好运气,我昨天还去四海问了呢,根本没货!我家小子都闹好几回了……也不知道老钱是怎么做的生意,这么久了还没见进到,难道真的老了,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了?”

    “屁!他倒是想进货,可也得找着源头!”

    “什么意思?这东西来头很大?不是说是萧家小子从城里捎回来给丫头吃零嘴的吗?”

    “什么呀!那是萧家嫂子给他那儿子涨脸呢,要不是那天去串门她说漏了,我也要被糊弄了呢。”

    “啊?真有内幕?”

    “屁的内幕,那东西根本就不是外面买的,是人家萧家小子自己做的!”

    “啊?不会吧?那东西看着不像啊!”

    “什么不像?你当人家就会打铁啊,萧家少爷,那是魔法学院出来的人物呢,会做点糖豆有什么奇怪的?”

    “说的也是,只不过这么一来,就只能没皮没脸的去萧家讨了,还得看萧娘子脸色,唉,你是不知道啊,自打萧家小子浪子回头之后,那萧家娘子越发没臊了……得了,为了几个小的,还得去看人家脸色,可不能把人得罪死了。”

    “可不是咋的,我昨天带着几个小子去走动了一下,这不,满满当当的给我捡了一匣子,可把几个小的乐坏了……”

    听到这里,钱通再也坐不住了,原来如此!不行,这事不能再拖,得先下手才是,万一要是消息走露,被大城里那些家伙得了信,哪里还轮到我老钱喝汤?嗯,事不宜迟,我这就上萧家登门拜访,就算萧大锤吐到脸上也认了,相比黄灿灿的金币,面子就是个屁!

    眼看着老钱屁股着火一般下楼离去,另一边,刚刚讨论完的两位妇女抿嘴一笑,得嘞,又一大匣子糖豆算是到手了!

    萧家,萧逸尘正在书桌上埋头写写画画,蓝梅兴冲冲跑进来:“儿子儿子,真让你说中了,那老货来了!正和你爹前头说话呢,嘿嘿,这回看他再嚣张!”

    萧逸尘笑道:“娘,说了几遍了?上门都是客,伸手不打笑脸人,黑口黑面,可不是待客之道。”

    “老娘咽不下那口气嘛!”

    “你只管笑,一会儿子给你出气!”

    “行,就听你这回,要是不让老娘出了这口气,这钱哪怕不赚呢,也不让这老货得了便宜去!”

    一会功夫,丫头跑来喊,前头有客人,让哥哥出去见客。

    萧逸尘见到了满面春风的钱通,拱手意思意思,一副“我很忙,没空陪你们扯淡”的样子。

    萧铁皱眉:“这孩子!像什么样子,你钱叔好不容易得闲上门一趟,你这是什么态度?”老头也得过儿子指点,配合的很到位,相当本色,没有丝毫做作,可见也是个实力派。

    萧逸尘道:“不是啊,爹!上回不是跟你说了嘛,我那同学,就常青城那个,人家把钱准备好了,就等着我那图纸和工艺流程呢。我得赶紧弄出来,早出来一天,就早赚一天钱呢,可没功夫说闲话。”

    萧铁啐道:“赚钱什么时候不能赚?非得赶这一会功夫,小小年纪就钻钱眼里去了,再大点是不是连爹娘都不认了?”

    钱通一脸便秘的模样,谁说这夯货没脑子了?当面骂我老钱这么狠的,这还是头一个!罢了,谁叫咱有求于人呢,小家伙说的图纸和工艺流程,难道是那话儿?

    一念至此,钱通不敢马虎,开口道:“老萧你太严肃了,孩子有事业心,那是好事嘛。对了逸尘,叔叔听说,你发明了一种很好吃的糖豆?能不能让叔叔也尝尝啊?”

    萧逸尘喜笑颜开,一副终于遇到知音的模样,连忙喊丫头捧来一盘子巧克力,见钱通尝了之后直点头,得意道:“怎么样钱叔?你是行家,拿你的眼光来评评,这东西如果量产的话,能不能赚到钱?”

    能,太能啦!要不能我能来受你爹的气吗!钱通点头快过小鸡吃米:“你打算和谁合作?”

    萧逸尘叹息道:“本来和紫荆世家的七少苏同说好了的,谁知道他居然出了事。唉,现在只好和另外一个同学合作了,不过虽然他的本钱少些,但只要我们能开始,总会有大展鸿图的时候!”

    钱通马上抓住话头:“这么说,你们还没有达成合作协议?”

    “没呢,我这图还没完成呢,就这几天吧,一旦完成,我马上就去城里找他。”

    “贤侄啊,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既然要找人合作,何必要舍近求远呢?你钱叔虽然没多少本事,这些年也算是攒了些活钱,你要投资做糖豆,一句话的事嘛!”

    上套了!……又是一堆皮笑肉不笑,拉关系套近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貌似天花乱坠,实则毫无内涵的场面话后,终于到了正戏。

    “好吧,钱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要再不给您老面子,那可真有些说不过去了。既然是自己人,那咱也就别绕弯子了,东西您老见过了,现在,您老给句实在话,你是想买断呢,还是想分成?”

    “噢?买断怎么讲?分成怎么论?”

    “买断的话好说,一句话,你出钱,这东西的秘方就归你,以后赚多赚少都是您老的,我再不沾半个铜板,不过风险也得您老独自承担。分成的话,咱们合作,你出钱,我出技术,赚了钱,咱们按股分成,赔了的话,各负其责。”

    钱通一听,双眼登时就亮了,这种事,当然要买断了,从此这种糖豆可就是我老钱的独家秘方了,连忙问道:“如果买断的话,需要多少钱?”

    萧逸尘正色道:“你老叔是自己人,那就给您个友情价:一万金币!一次买断!”

    一万金币?亏你敢张这个口!***,一万金币在常青城都能买好几座四进的大院子!

    钱通被这狮子大张口气坏了,这根本就不是个谈判的诚意嘛!脱口道:“你怎么不去抢!”

    萧逸尘一脸严肃:“抢多费劲啊……”然后直接就封了老头的退路:“这个价钱已经是友情价了,您老要是真有诚意,还是多想想怎么凑钱的好。”

    躺在墙后的蓝梅差点笑出声来,这小东西,果然够坏,不过这种笑眯眯恶心人的把戏好像真的比拉下脸骂人更过瘾呢。

    老钱一口老血在胸口翻啊翻,好不容易压下来,黑着脸道:“那要是分成呢?”

    分成啊?那就好说了,来,我给老叔你说道说道,根据目前的市场形势来看,咱们这东西乃是独门生意,而核心的东西呢,就是小侄我手上的秘方,这么一来呢,所有的东西,都应该建立在秘方这个核心周围,也就是说啊,怎么分成,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

    当天夜里,钱通大笔一挥,签下了让他后半生无比懊恼的合作协议,不久之后,当他看到巧克力那恐怖的市场前景时,每每在午夜梦回之际,都恨不能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好把自己抽回到今天签约之前,然后很潇洒的用一万金币买下那几张图纸。

    ——————

    今天有点事要出去,希望忠实的存稿箱君不负重托。。。。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