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事件发生后,萧逸尘借机摆脱了做饭的差使,每天将原本的一千锤任务增加到了左右手各两千锤。众人以为他是伤心朋友遇难,化悲愤为力量呢,也都很理解。好在老娘和两位婶婶在这几天里都学到了不少厨艺,大家的伙食水平一扫早前的“兽食”标准,跨入精品行列。

    唯有萧晴毫无察觉,每天一有空就和哥哥嬉闹厮缠,当萧逸尘打铁的日子足够一月之际,他的冥想潮涌也终于缓慢了下来。最初每天冥想整整一夜都有进境的感觉,到了五系元素全都达到七级水准趋于平衡之后,冥想的效果渐渐迟缓,这时候,萧逸尘反而松了口气,这才是正常状态嘛,要不然,以之前一个月连过七级的那种速度,也太吓人了些。照着现在这程度,突破到八级魔法学徒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事,不过接下来,五系平衡,齐头并进的话,应该没有以前那么艰难了。

    萧逸尘换了五十斤大锤的第十天,魔法元素顺利进境,达到八级魔法学徒的水准。这时候,他每天冥想只要四个小时就足够了,再多就只能是无用功。于是,萧逸尘每天的空余时间渐渐多了起来,也就顺便的指点妹妹一些魔法和武技修行上的事,小丫头则纯粹是为了讨好哥哥,很听话的照着他的吩咐,每天和他一起,天不亮就起床打拳,晚上试着冥想感应魔法元素。虽然魔法修行几乎没有进步,但身体却很明显的一天比一天好了。

    这天傍晚,萧逸尘完成任务,回到后院准备和丫头一起吃晚饭,却看到萧晴撅着小嘴,一脸的不开心,登时就觉得心里一抽,谁这么有种,居然敢欺负我妹妹?不想混了吗!

    “哥!”萧晴一看到哥哥出现,马上就开始眼泪攻势:“不要让他们杀花花好不好?”

    杀花花?什么意思?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花花就是那头疾风鹿嘛,也不知道啥原因,那畜生一直对萧逸尘不太友好,所以尽管知道妹妹每天照顾它,萧逸尘后来也很少关注,可那畜生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魔兽,除了有点力气、跑的快之外,应该没什么攻击性啊,这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搞的要挨刀的程度?

    正在询问时,老娘蓝梅带了晚饭过来,听到丫头的话,连忙劝慰:“晴儿乖,花花没了,娘明天再买一个给你好不好?你也不想看着它受罪的对不对?”

    萧晴大哭:“不嘛,我就要花花,哥哥,晴儿不吃糖了,给花花换药好不好?”

    萧逸尘总算弄明白了事情原委,搞了半天,家里养那畜生并不是为了欣赏,还得靠它跑腿拉车呢,只是之前他并没注意,所以不知道。今天早些时候,花花在拉车途中,出了一点意外,致使一条后腿骨折,对于一头被圈养的魔兽来说,这就意味着它再无利用价值,被杀掉后处理皮毛骨肉是唯一出路了。只是在返回之后,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萧晴拦了下来,这头疾风鹿小丫头喂养了足足两年之久,感情自然没得说,一见要杀掉她的花花,那跟要她小命没两样,所以要闹着让爹娘给花花去买药剂。

    见萧逸尘一脸要答应的模样,蓝梅叹息道:“你们俩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那药剂师是什么样的存在?一个个恨不得把眼珠子翻到天上去!那些药剂也不是咱们这小门小户能用得起的东西,你可知道一瓶治骨伤的药剂得多少钱?一个金币!有没有用还不一定呢,一个金币都能买来两个花花了……”

    萧逸尘明白了,说到底,就是个不划算的事。只不过,为了一个金币,就让妹妹伤心,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想了想,他开口道:“这样吧,娘,我在学院也学过些疗伤的手段,就让我试着给花花治治,好不好的,咱就尽个心意。但是有一条,不管它以后好不好得了,都得留着它的性命,如果要拉车,就再买一头鹿替它,花花以后光陪着晴儿玩就行了。”

    要说这也不怪丫头心软,在这个连老鼠都能长两米长的魔法世界,娇小玲珑的宠物哪里轮得到他们这种乡下人拥有?家里环境又这样,大人顾不上她,哥哥又不理她,那么把自己照顾的魔兽当成亲人来看,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蓝梅却并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者说她不想明白,听到儿子的话,也只能打消杀掉那畜生的主意,却愤愤的瞪了儿子一眼:“就你会当好人!我可说清楚了,不杀它可以,白养着它也行,但治伤的钱和买鹿的钱,得从你们俩的零花里扣!”

    两人马上同意,连饭也顾不上吃,就先去看了花花,原来是左后腿胫骨骨折,这种硬伤,搁在这种魔兽身上,就算是废了。不过,有着宗师级药剂技能的萧大神医在,这点小伤,实在是不值得一提。留下丫头在这里安抚花花,拿着丫头塞过来的十几枚银币,萧逸尘出门直奔镇中心的药店。

    亚洛镇只有这么一家药店,店主赵鹏不到五十岁,八级魔导士、药剂师学徒,虽然没能通过药剂师考核,但据说掌握着十几种药剂配方,在镇上也算是一方名人,因为特殊的行业关系,所以在大伙心目中颇有地位。

    进门一问,治疗骨伤需要两种药剂,正骨药剂每支一个金币,恢复药剂每支一个金币。

    听到这价钱,萧逸尘差点忍不住一口痰吐这老不死脸上,吗的,两支不入流的药剂,成本加起来不超过八十个铜板,居然敢开出这么离谱的价钱!就这还有脸说看在邻居的份上,是他吗的友情价!这老东西心黑的境界很让人高山仰止。不过同时也说明了药剂师这个行业的前景有多么辉煌,萧逸尘那颗上进的心越发炽热起来。

    冷笑着要谢绝了赵老板的好意:“算了,我就随便问问,其实我来只是想买几株药草的。”

    赵鹏笑了:“那你可来对地方了,要说咱们镇上,别的不敢吹,这储存药草的本事,谁能比得过你赵叔!要知道,叔可是正经的注册药剂师呢……”

    呸!快五十岁的人了,胡子都白了一大半,还停在学徒境界,也好意思腆着脸见人就胡咧咧,满世界吹牛说自己是注册药剂师?这也就是乡下小地方,搁了大城市,他要敢这么说,至少也得把招牌给拆了,敢翻嘴就得让人当面抽成猪头。药剂师的名声,都是这号人给败坏掉的。

    见萧逸尘并没奉承自己,赵鹏脸上有些讪讪,随后就想起来了,这小家伙是学院出来的,那是见过大世面的,得了,还是省省口水的好,赶紧照着他的要求取药。

    “止血草两株,三十个铜子。通络草一株,四十个铜子。龙须藤二两,二十个铜子。宁神花一两,三十个铜子。紫菡萏两朵,一个银币……嗯,总共两银币零二十个铜子,叔给你个友情价,你给两个银币得了!”

    哇,一家伙免了二十铜嘞,好大的面子!萧逸尘撇嘴,这几味药,加起来最多五十铜,这死财迷居然收了四倍的钱,果然是个黑心肠!掏钱拿药走人,还他吗友情价,完全就是杀熟嘛!

    看着萧逸尘匆匆离开的身影,赵鹏喜滋滋掂了掂两枚银币,突然眼睛一眯,低声嘀咕:“止血草、通络草、龙须藤、宁神花、紫菡萏……嘶!这小家伙拿的好像是正骨药剂和恢复药剂的材料啊,难道他想拿了药草自己配药剂?”良久之后,笑着摆头:“见鬼了,要换了别人还真有可能被这臭小子唬住,这些药也就是正好两支药剂的量,就算是正式药剂师,也没见过谁敢打包票百分百的成药。嘿,臭小子,指定是从谁嘴里打听到了药剂配方,跑来吓唬我。哈,真当老夫没见过世面?学院里呆了几年,这小子越发蔫坏了……”

    萧逸尘当然不敢保证自己百分百就能制成药剂,他压根就没想过要配制药剂,不是配不了,是没必要。宁神花和止血草直接喂花花吃掉,趁着这畜生晕乎乎的时候,把通络草、龙须藤、紫菡萏几种药捣成的药泥糊在伤口处,用夹板夹上,捆绑结实。

    拍拍小丫头的脑袋:“好啦!从现在开始,只要它不乱折腾,乖乖的养上十天半个月,就没事了!”

    萧晴欢呼,肚子一阵咕咕叫,不好意思的跟着哥哥去吃饭,脸上再没半点不高兴。

    另一边,萧铁、萧六、萧九三兄弟围着花花转了一阵,拿起旁边剩余的药膏,表情变的很精彩。

    “这手法,和当年战场上的差不多啊,他这本事,也是天份?”

    “嫂子不是说了嘛,他说自己在学院学过些疗伤的本事,这应该是学院教的。”

    “唔,要说这个是学院教的,倒也不是不可能。不错不错,到底是长进了……”

    “那这畜生?”

    “照他说的,留下!明天老九上东市上转转,重新买一头回来,找个劲大的,这个,就陪丫头玩吧。”

    “啧!还想着晚上打牙祭呢,可惜了啊……”

    “呸!想打牙祭,过河去抓几只兔子回来,再敢打花花的主意,回家和你婆娘单吃!”

    “别别别呀,这才刚吃几天好的啊,要回去开火,还不如杀了我。你说我那婆娘也是,一块学的手艺,一样的材料,一样的厨具,怎么老做不出两位嫂子那个味道呢,真是愁死人啊……”

    萧逸尘并不知道这些,这时候的他,正坐在书桌前苦苦思索,看起来得想个赚钱的法子啊,前身不管世事,自己来了又太过乐观,现在才知道,萧家铁铺看着挺风光,实际上依然很穷。只不过,穷鬼聚集到一起,看着再光鲜,本质还是一群穷鬼。嗯,药剂师确实是暴利行业,可以自己眼下的实力,要是敢暴露,只怕回头就被弄去药剂师公会圈起来了,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么,从哪里入手好呢?

    嘴里一甜,眼前冒出个笑眯眯的小脸来:“哥哥吃糖!”

    嘎巴咬一口,哈!这不就是钱嘛!

    ——————

    前面几章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弄出没分段这样的版式错误来,这回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