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并不知道三位长辈的震惊,这时候的他,正在用大宗师级厨艺讨好小丫头呢,眼花缭乱的刀功、行云流水的动作,色香味俱全的菜色,直接把自己高大伟岸的形象在小丫头心里牢牢的树立了起来。在他炒菜的同时,负责烧火的小丫头不时会跳起来偷食,他也不劝阻,反而会在旁边鼓励打气,更让小丫头欢喜得意,只觉得这个哥哥简直就是天下最完美的存在。以前那个对他不好的哥哥,本来印象就不怎么深,现在更是直接抛到了脑门后,这才是哥哥应该有的表现嘛!等到蓝梅不太放心进来查看时,登时就被儿子这超凡的厨艺给震惊了,不由分说,先是臭骂几句乱糟蹋东西,然后大手一伸,直接抢了两盘菜扬长而去,剩下兄妹俩大眼瞪小眼,随后轰然大笑。挺常见的几个菜啊,怎么就能做的那么好呢?不光看着好、闻着香,吃起来也回味无穷啊!这比当年御厨做出来的都要好几分!相比之下,镇上酒楼的那几个招牌菜,只配喂暴牙兔!前院餐桌,三位萧师傅差点把舌头吞进肚,问清楚了这菜果然是少爷做的,登时就凌乱了。之前那块精铁,现在这几份菜……少爷,还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老半天后,萧九看萧六:“你还觉得少爷的天份不好吗?”萧六咂咂嘴:“要不,让那俩婆娘跟少爷学学?”两位厨娘也不是外人,正是萧六和萧九的老婆,所以萧家铁铺基本上可以说是关门一家亲。蓝梅撇嘴:“学啥学?以后就让臭小子给咱们做小灶!”三个大汉登时哑然,这话,也就她敢说吧,不过,她敢说,少爷或许也真会做,可他们真敢吃吗?一顿两顿的打个牙祭还行,可要真把少爷当厨娘来用?会不会被天打雷劈啊!这个险可轻易冒不得!蓝梅见三人默然,自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叹息道:“你们这样子,看着是对他尊敬,岂不知反而会显得生硬?算了,你们要是能拐过弯来也不用打铁了,这几个菜啊,还是我去学吧,不然迟早被你们捅破了!”下午,萧逸尘接着练左手,不见了那块三级精铁,只是顺嘴一问,萧石头就照着老爹的吩咐胡咧咧,说是不知扔去哪儿了。萧逸尘也没在意,就接着弄一块粗铁胚继续打,这一次,萧石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赫然发现,少爷的动功法门和挥锤的姿势,居然是那么的标准!天呐!他这是昨天才学的吗?一举一动,每一个细节都像老爹示范时的那么完美!这根本就不是初学者应该有的姿态,完全就是宗师风范啊!再接着看的时候,萧石头又发现个不一样的地方,少爷打铁胚,并不像他们所学的那样,把一块铁胚打长、打薄,然后折叠起来再打,而是很奇怪的在六面同打!也就是说,他在打的过程中,并没有搞什么折叠式,而是转着面打,每个面打上几锤,使得整块铁一直处于方形状态,但体积却在不断缩小。这是什么打法?黄昏时分,萧逸尘在小厨房和老娘探讨厨艺,铺子里,几位大师傅每人一只炉子,乒乒乓乓一通乱敲,如果萧逸尘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几位长辈正在用他今天用过的法子,六面同打!晚饭的时候,蓝梅又带着几盘后厨作品,结果却没发现他们三个,进铺子一看,三人正满脸激动的聚在一起,对着铁砧上的几块铁疙瘩指指点点。“要早有这个法子,咱们得少费多少功夫!”“我说是凑巧的吧?咱们要早想过用这法子,肯定也能出精铁!”“放屁!什么凑巧?你打了十几年铁了,怎么不见你巧一个?人家一上手有,这就是天份!”蓝梅笑一笑:“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什么事等吃饱了再说!有少爷做的新菜哦……”三人刷一声扔了手里东西,争先恐后冲了出去。蓝梅笑着低声道:“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怎么改,吃货的本质总还是在第一位的……”接下来的日子,渐渐规律。每天天不亮,萧逸尘起床,打拳,做早饭,上午打铁从一千次渐渐增加到一千三百次。中午和老娘及两位婶婶还有小丫头一起研究厨艺,下午接着打铁,晚饭后回房冥想。每天都过的充实无比,又因种种长进,与众人关系越来越好,再加上小丫头的调剂,一天比一天开心。在萧逸尘学习打铁的第十七天,城防军西队队长刘杰带着一位学院老师前来拜访。萧逸尘“惊闻”苏成和邱紫云遇到意外死亡的“噩耗”,当场失声痛哭,并责问冯不凡何在?为什么没有尽到保护责任?那位老师叹息着安慰,告诉他冯老师也在那场灾难中遇难。之所以会全军覆没,是因为那几人没有按学校规定返乡,而是擅自脱离路线,跑去卡洛山脉冒险了。由于对环境不熟悉,惊动了高等魔兽,虽然发了求救信号,却因地处偏僻,救援不及命丧魔兽之口。那位老师安慰道:“我们都知道你和苏、邱两位同学是好朋友,也知道你是和他们同一批返乡的,于情于理,都应该通知你一下。死者已矣,不过按规矩,我还是要询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萧逸尘的答案自然和他们所掌握的没两样,离校当天,冯老师就把他送回了亚洛镇,却很奇怪的并没有登门就匆匆离去。自己接下来的两天,就在镇上玩耍,随后因为输了钱,撒酒疯,被带进了城防军羁押所。有城防军刘杰等人的证词,萧逸尘的说法毫无破绽。听到都是安慰自己的话,萧逸尘明白,自己的嫌疑这就算是洗清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危机,总算是解决掉了。那老师带着萧逸尘和城防军诸人的证词离开告辞,云舟离开亚洛镇一个小时后,一个面色俊秀的中年男子合上文档问道:“你怎么看?”“和那个萧逸尘没关系。”“切!我能不知道这个?我是问,你对这事怎么看?冯不凡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预谋?”“根据萧逸尘和亚洛镇官兵的描述,当天冯不凡来去匆匆,连萧家的门都没进,甚至在离开后发现萧逸尘遗落了档案,也只是将留给了城防军,然后就带人匆匆离开了。根据路程推算,他们应该是直接前往卡洛山脉,随后就发生了那事。我觉得,这里面有鬼……”“哼,小七那张藏宝图我曾有过耳闻,他和那个萧逸尘为了个女孩子在学校搞的那一套公平竞争我也听说过。现在看来,应该是他想趁着见习空档,用这个宝藏来讨好那女孩子,为策万全,就邀请了这个冯不凡。谁知道这冯不凡见财起义,居然对他们下了杀手,而冯不凡却不知道,我苏家有着复仇禁制,直到禁制发作,才意识到大事不妙,想要逃跑,却撞上了血云雁……”“事情应该差不离,但现在的问题是,冯不凡为什么没有用云舟逃跑,还有,能让他甘冒奇险对七少下杀手,说明宝藏已经到手,那么,那份宝藏现在在哪里?”“所以,我觉得冯不凡应该还有同伙,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的同伙发现这蠢货中了复仇禁制,为了脱身,将其抛下来吸引追兵,自己带着宝藏躲了起来。哼,这个姓冯的死不足惜,可却也因此断了线索,着实可恨!不管他的同伙是谁,都将受到紫荆世家无休止的追杀!”老师听到这话,撇嘴不语,心说,你连人家是谁、有几个、在哪里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腆着脸说追杀?真不怕人笑话!紫荆世家,也不过是死要面子的嘴货!要不是冯不凡那个混帐不争气,坏了学院的名声,你们紫荆世家算老几!如今既然事情是学院方面出的问题,没奈何,只好暂且忍受你几口鸟气!果然,就听那位苏家人接着道:“为了不让消息走漏,我觉得此事应该从冯不凡这里打住,就照你们校方的说法公布消息吧。只不过,因为小七的死,使得家族高层出现一点震荡,让许多与我们苏家有些矛盾的家伙都跳出来搞风搞雨,短短几天,造成了数次巨额损失。我们希望,学院可以适当的项目上,给予我们一些援助,好让我们渡过眼前这个难关……”那老师心是晒笑,一个子弟死了,家族长辈想的,不是怎么去寻找真凶,查找事实真相,为他复仇,而是马上跳出来以此事为由,为家族谋求更为广大的利益!唉,老师暗自为苏成不值,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一旦失去创造利益的价值,连条狗都不如啊!看看他这个亲叔叔,眼里心里嘴里,除了利益就是遮丑,哪里有丝毫为侄子打算的意思?连人家萧同学一个外人都不如,人家,还知道流上几滴泪,追问一声冯不凡何在呢!这些豪门世家,果然没有什么亲情,眼里看重的,永远只是利益!——————今天,你投票了吗,亲?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