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萧铁一口老气差点没泛过来,愣了老半天才试探着问:“你是说,在咱家铺子里学打铁?”不是没听见,实在是,这个答案超出大家心理承受范围了啊,得确认才行。

    萧逸尘恍若不觉大家的异常,只是不停的给妹妹夹菜,应声回道:“对啊!反正我现在只是七级魔法学徒,距离突破魔导士还得一阵子呢,这几年在学校被人欺负的狠了,觉得一门心思练习魔法好像太浪费了,趁着有机会,多锻炼锻炼身体应该有好处吧?再说了,万一我天赋不成,这辈子都没法突破,正好学一门手艺,也不至于将来饿死……呵呵,我不是说丧气话,主要是魔法修行不稳定因素太多,但手艺却是多多益善的,不管魔法修行能走多远,手艺总是实打实的硬货!何况打铁既能学艺,又能锻炼,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是吧?”

    一番话直接把所有的推辞借口都给挡了个严实,还让人怎么劝?饭桌上,除了萧晴之外,其余四人面面相觑,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互相之间眼神交流频繁之极,老半天之后,萧铁终于开口:“那……且试试吧!”

    很显然,虽然大家对萧大少的决心很高兴,但并不认为他能坚持多久,所以只能暂时答应。

    萧晴终于撑着了,她不想哥哥失望,只要哥哥夹来的菜,不管合不合口味,全都扒拉进肚子,结果倒让萧逸尘误会了,以为她真的很饿,一来二去,还有半碗饭,再也吃不下,这才可怜兮兮看着哥哥。

    萧逸尘也回过神了,不好意思笑了笑,把丫头的饭折在自己碗里,三下五除二消灭一空,拉着丫头往外走:“下午我和晴儿熬糖,顺便消食,明天正式进铺子学习。”

    好家伙,一听他用“学习”这个词,竟然让几位萧师傅激动了起来。

    “听见没有,学习!少爷说学习!可见真是长进了!”

    “少爷真是长大了呢……”

    “有了这份心思,日后若不成大器就没天理了!”

    老娘蓝梅下午按惯例和几位厨娘做些洗涮的活计,根本没功夫进后院来看兄妹俩,萧逸尘听了妹妹的解释才知道为啥妹妹这么小就要自己洒扫庭院了。萧家铁铺虽说能赚几个钱,但也仅仅只是比温饱稍好一点而已,而最大的开支就是萧大少那每个月十枚金币了,家里为了节省,连老娘都亲自上阵客串起了女工,懂事的萧晴哪里忍心学着哥哥那样败家!

    感叹一声,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物质贫乏的社会,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忙忙碌碌一下午,晚饭前总算是熬出了三锅巧克力,这一次,有了准备,得到的成品更多一些,加起来已经有近三百块整装成品了,其余的自然是用罐子装起来给丫头存着。小丫头虽然不太明白哥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变化,但她却真心觉得这样的哥哥很可爱,一下午都粘在萧逸尘身边,帮忙做东西,看着哥哥为自己特意弄出几个带造型的糖果,弯弯的眼睛里全是笑意。

    晚饭很意外的没人说话,主要是大家唯恐不小心说了什么让这位大少生出退意,沉默中吃完饭,老娘蓝梅带着丫头捧了一堆巧克力出门去当散财童子,老爹不吭声和大家一起收拾铺子,查对帐目,核对产品和材料、准备明天的计划。

    百无聊赖的萧逸尘回了自己房间,盘膝打坐,开始他来到异界后的第一次冥想。

    这个魔法文明的世界里,力量的使用大约可以分成两类,一种是以**为主的战士系,另一种是以魔法为主的法师系。修行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战士系通过锻炼肉身来引导体内力量,一点点的积累晋级,战斗时主要依靠斗气和战技。而魔法师,则主要依靠冥想来实现自身与魔法元素的沟通,积少成多、厚积薄发,战斗方便虽然很单纯的只有魔法一种手段,但相对而言,魔法的种类和手段反而更为繁杂。

    两种修行方式稍有差异,但却都有着类似的境界划分。根据对力量和法则的掌握程度,大体分为学徒、士、师、大师、宗师、大宗师,以及只在理论中存在的神级。每个境界又细分为九个不同级别。

    虽然两种修行方式截然不同,但并不影响天赋好的人或者精力充沛者两者兼修,当然,这种兼修方式在早期或许会很威风,一旦到了师级以上,就会因为精力和时间的关系变成束缚,所以一般情况下,多数人都会专修一种。

    所谓的冥想,就是通过静坐时用精神力和外界的魔法元素沟通,一点点将其引导到丹田存储,然后再引导其在体内经脉中运行,最终达到可以随心所欲调用的目的,是魔法修行最基本的方式。这一点,与地球武者们的内力修行别无二致。

    魔法修行虽然看起来都一样,但由于每个人体质、天赋的差异,导致与魔法元素的亲和力各自不同,这也就衍生出了不同属性的魔法类别。这个世界里的魔法元素也让人觉得很亲切,就是地球上最觉的五行元素:金、木、水、火、土。当然,也有由这五种元素互相结合而产生的诸多变异元素,风、冰、雷、磁等等,更有极为罕见的光明、黑暗等异种元素。根据各人对元素的亲和力,可以选择一种或多种元素进行沟通、培养,成为不同属性的魔法师。

    魔法学徒晋级为魔导士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魔法学徒对元素的掌控只能局限在自己身体的程序,而一旦当他有能力将魔法力量引导出体外的时候,就可以算得上是合格的魔导士了。

    所以,眼下的萧逸尘所做的冥想,依然只是在做突破前的积累。说起来,与其他同学大多已经达到八级、九级魔法学徒要低许多的原因,并非是萧逸尘的天赋或者魔法亲和力太差,恰恰相反,正是他的魔法亲和力太好,好到五种基本元素不分上下,反而倒致他在冥想时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来过滤那些不需要的元素。

    理清了这个原因,萧逸尘不由的好笑,果然是土著孩子没胆色啊,这要是换了地球上的玩家同仁们,还不得高兴的蹦起来!别说五种元素了,就是全系亲和,也指定没人嫌弃!亲几个,就收几个呗!可惜,以前的萧同学受此界那些误人子弟的前辈们影响太深,完全不理解“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句名言的指导意义。

    也许是以前的萧同学喜欢干净,又或许是萧同学对自己的出身有些反感,总之,萧同学以前选修的是水系,至于其他四系元素,就算要挤进自己身体,也会被他直接过滤掉。

    太浪费了啊!重新开张的萧逸尘批评一句,然后毫不犹豫的开始全系吸收。由于前世修行时根本无须这些基本功,只要拿把刀出门去找些怪啊人啊什么的胡砍一通,血糊一脸,经验哗哗上涨,就可以完成晋级。所以在这方面,他还真是觉得有些新奇。

    好在有萧同学在魔法学院的底子,冥想起来倒也不会有陌生之感,因为天赋不错,魔法亲和力也很强,所以只要放弃了偏见,五系全收之下,萧逸尘便很明显的感觉到丹田之中的魔法气息在渐渐增强。而这时候,他所需要做的,就只是根据导师们所说的那样,将五种不同元素在丹田中分门别类的存储起来就行。

    一夜冥想下来,萧逸尘检视丹田,只发现曾经唯一的水系魔法只不过增长了一点点,而其余四种则发了疯一般攒了不少,如果要用等级来计算的话,那么,仅仅一夜间,金、木、火、土四系元素的积累,已经从零突破到了三级,直接连破三关,这和学院里初学者的最高记录已经持平了,但自己这可是四系同修,比起那些单系修行者,自然是要强上不止一筹。由此可见,萧同学真的是白瞎了这具身体啊!

    天色刚亮,萧逸尘就跳下床,感觉到浑身精力十足,很是满意,打水洗脸,正在院子里活动手脚,一板一眼打着前世做杀手时学习到的军体拳,等到半个小时的拳打完,就见妹妹萧晴拄着扫把,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哈哈一笑,伸手揉一揉丫头的头发,给她弄的鸡窝一样,抢过扫把,再次表演自己的威风模样。

    这时候,才听老娘打着哈欠出门,看到儿女都在院里,先是一愣,继而抿嘴一笑,快步向前院加入厨娘的工作行列。这时候,萧逸尘才知道,原来妹妹受了自己的影响,这才比平时早起了一个小时,劝她回去睡回笼觉未果,只好一边打扫,一边和她聊些学院和外面世界的趣事。

    然后就听到萧晴笑着说昨天老娘的威风模样,拿着巧克力走东串西,逢人就吹那是儿子从城里买回来的稀罕物件,然后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收获各色回礼打道回府。

    看看小丫头说的时候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萧逸尘心头大乐,果然,哪个世界都一样,女人这种生物,都有着同样的天性啊!男人们或许会拿功名利禄、修为境界来互相激励攀比,可女人则不同,在她们的世界里,所有比别人强上一丝的东西都可以拿来炫耀!虽然有些肤浅,但却是极易满足。

    吃早饭的时候,看着小丫头依然不减的笑容,萧逸尘暗道,为了让家人多点笑容,就算是再辛苦些,也是值当的!

    ————————

    打滚求票,呼唤支持~!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