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舟,魔法文明的一项实用性技术产物,其外形有些像汽车,而功能则类似气垫船,在平地上可以离地一到三米飞行,在水中可以悬浮行驶,也可以像船那样依水航行,其工作原理是使用数个风属性的符纹将魔晶转化为动能。这东西说起来虽然并不怎么复杂,但实际上制作工艺相当复杂,价格也比较昂贵,其地位,有些类似于地球上的豪华汽车,一般人家根本买不起。因为魔法学院的特殊地位和实力,所以配备了一大批不同档次的云舟,像冯不凡负责的这次护送毕业学子返乡行动,也就有幸获得了一个最低档次云舟的名额。

    如今,这架云舟正无声无息的航行在卡洛山脉中那条暗河中,驾驶员当然是萧逸尘同学,至于头上顶着一口大黑锅的冯老师,这会子应该正在拼命逃亡的路上吧。虽然给他嗅了点解药,但那只能使他恢复行动能力,并不能解除魔法限制,所以,这几天的冯老师,和一个普通人没啥两样。但很要命的是,萧同学悄悄给他身上洒了那么点魔兽们比较感兴趣的气味,但愿冯老师面对一群魔兽的时候,能够吉人天相吧!就算他真的能撑过去,萧逸尘还有一系列后手呢,绝对可以保证冯老师会把那顶黑锅背到天荒地老。

    这架云舟的速度和地球上的汽车差不多,每小时也就百公里左右,好在这条暗河虽然迷雾重重,却并不怎么汹涌,一路无惊无险的,穿过几道瀑布和暗流,赶在午夜时分,萧逸尘就望见了很熟悉的一处景物,那是亚洛镇边上一条小河!

    宝箱和顺手牵来的那几位的财物被他整理出来沉在了暗河里,虽然是一笔巨款,但这钱实在太烧手,还是洗干净的好。萧逸尘悄然靠岸,抽掉云舟中的魔晶扔在水里,将云舟分解后扔进河道,这一切弄完,他才拎着几瓶酒,一个猛子扎进小河中,慢慢游到靠近亚洛镇的岸边,找个合适的位置,双脚泡在水中,躺在岸边,仰头先喝掉一瓶酒,酒瓶就扔在旁边,再举一瓶酒,一边猛灌,一边引颈高唱,不时大声咒骂几句。

    不出所料,没一会功夫,就有听到动静的城防军士兵找了过来,魔法灯一照,好家伙,酒鬼!抄起来一看,嗬,青藤魔法学院制服!不太好办,这可是有来头的,不能像普通醉鬼那么打发,赶紧上报。

    城防军的军官刘杰在梦中被叫醒,揪着小心跑来羁押所一看,当场就笑了:“呸!我当是哪来的大人物,这不是萧叔家的逸尘嘛!臭小子,保管又输了个清洁溜溜,不敢回家,跑去河边撒酒疯!嗯,想起来了,这小子为了赌钱,连档案都忘掉了,还是人家老师留在我这儿呢。这家伙又是好几天没睡吧,不输光了别想着他下台子!得嘞,让他在这窝一夜,明早再让他滚蛋!”

    萧逸尘的老爹萧铁,在亚洛镇上大小也算是个头面人物,几个城防军士兵一听,好嘛,这就是萧叔那位在魔法学院进修的儿子?还真和传言中一样,果然不是东西啊!得了,看在萧叔面上,收留一夜吧。

    怕他身上湿了影响身体,几个人上去扒衣服,好家伙,折腾来折腾去也没影响人家睡眠,几个小兵很是佩服这位爷。刘杰看着直乐,抄一桶水浇了一遍,萧逸尘嘟囔几声,转个身又睡了。众人大笑,给他包件毯子,扔床上活埋了。

    天亮时分,刘杰端着份早餐进了羁押所:“还没醒?”

    看守点头。刘杰把早餐送到床边一绕,熟睡中的萧逸尘鼻头耸动,猛然睁眼坐起来,摇摇头定神一看,大喜:“哈,杰哥你真是活天使啊……”

    一把夺过碗来,呼噜噜刨了个干净。一起身,发现自己光着,大怒:“吗的!一群王八蛋,钱赢光了不算,连衣服都扒!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了?”

    众人大笑,刘杰没好气从旁边取过他的衣服砸在脸上:“德行!要没了学院这大牌子罩着,迟早被人剥了光猪!还以为你在学院几年能长进呢,结果毕业档案都能忘掉,居然没忘掉赌钱!要让萧叔知道了,有你小子好果子吃!”

    嘿嘿,萧逸尘露出个讨好的笑:“我就知道杰哥最讲义气,出卖兄弟这种小人行径怎么可能会干?行了,改天休假我请喝酒!”一看桌子上自己档案,松了口气:“还以为把这东西也给弄丢了呢,嘿,没想到居然还在。”抓起来,向刘杰摆摆手,大摇大摆的离开。

    刘杰和众城防军士兵面面相觑,这样也行?合着我们替你保管的功劳一句话就抹煞了?迷糊到这程度,这家伙真是学院出来的?可怜的萧叔啊,为了让这东西有点出息,得费多少心思!

    亚洛镇是个标准的边防小镇,东西长约五公里,南北宽不到两公里,核心部分是中间区域的箭头状防御体系。这是战争年代修建起来的格局,所以有许多战时设施,不过天下统一之后,连附近的魔兽都被清剿了好几遍,这一带已经和平好多年了,如今的战时设施大多已经废弃或转为民用,而外围部分早已成为常规住宅区。

    萧家经营的铁匠铺子,位于小镇中央核心区域的东北角,虽然比最中心的那些地方是差了些,但在全镇来说还是相当有地位的。加上萧铁手艺精湛,为人和道,经营有方,原本只有三间门脸的小铺子如今也已经颇具规模,拥有学徒技工二三十人,在镇上大小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过和紫荆世家那样的庞然大物一比,那可就有如蝼蚁之与大象了。人家苏七公子一出手金币就以万计,而萧氏铁铺,一年的利润,也不过三五百枚而已。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萧家一天的收入,也就一枚金币左右。

    这就可以想象,要供一个月支出在十个金币的家伙,对萧铁来说意味着什么了。半道上,萧逸尘越想越觉得以前那个萧同学不是个玩意,吗的,老爹那么辛苦赚钱,结果你倒好,拿着老子的血汗钱去赌博、挥霍,好不容易送进了学院没法赌了,却又自己拿着钱去给人家邱校花当狗,真是不可救药!

    一路溜溜达达,欣赏着小镇的景观,很快到了自家的铺子前,正好碰到铺子开门,那伙计自己不认识,倒不是招募的晚,而是之前萧同学根本就没拿正眼看过这些人!果然,人家一看到他,马上就向里通报,少爷回来了。

    好嘛,就见老爹顶着一脸肥皂沫子兴冲冲的迎了出来,好家伙,胡子刮了一半也不管,果然儿子重过一切!

    干笑两声,打个招呼:“老爹,我回来了!不过是学校直送回来的,没礼物送……”

    高大魁梧的萧铁扬起蒲扇似的巴掌:“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快进后院,你娘跟丫头都念叨好几天了,之前不是捎信说前天就到的嘛,怎么拖了两天才到?”

    正在琢磨怎么编瞎话,一声高亢的声音就跟了过来:“也就是你,才信什么拖累了几天的屁话!老娘早就听说了,小混蛋前天就到了,这几天一准窝在镇西头哪家场子里鬼混呢!现在回来,指定是把钱输光了!”

    继续干笑:“老娘你这经验主义可要不得,您儿子好歹这也算是学院受过教育的人,怎么可能还像以前干那么没品的事?”

    哟!蓝梅一听表情变的很精彩:“那我倒是想听听我的宝贝儿子这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了,居然一下子就用了两天?”

    讪讪一笑:“我就赌了一天,钱也没输光,剩下的买了几瓶酒……”

    呸!一柄笤帚飞过来上了脸,蓝梅的骂声紧随其后:“不要脸到这程度,你也算是全镇独一份!”

    萧逸尘抓着老爹的身子闪避几下,趁乱逃进后宅,一路鸡飞狗跳。后面是老爹无奈的劝解和老娘怒火万丈的训斥。

    嘿,别人家都是严父慈母,萧家正好相反,是慈父严母,当然,还有个以前一直被萧同学无视的小妹萧晴,今年才十一岁,性子如何,那家伙根本就没注意过。

    逃进后院,就见一个身高一米四左右的小姑娘正吃力的用大扫把打扫院子,萧逸尘猛然一跳,闪在小姑娘面前,蹲下来冲她笑道:“晴儿!哥哥回来了,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萧晴显然很不习惯哥哥这种作风,先是一愣,继而腼腆的笑着点了点头,却是没吭声。

    笑容很勉强?加强血脉亲情、改善兄妹关系,任重而道远啊,同学!

    萧逸尘把手里档案往萧晴手中一塞,抢过扫把:“小孩子怎么能干这么重的活呢?看哥哥的!”摆了个很拉风的姿势,一边扫一边显摆:“看哥哥这两下,怎么样,厉不厉害?”

    萧晴这回终于是笑了,这一刹那露出来的笑容,好像重重乌云里的一缕阳光直透萧逸尘心底深处。一下子勾起了他前世的许多回忆。上一次见到这么灿烂的笑,是什么时候?自从被人算计失去双腿之后,自己好像一直都生活在种种算计之中,直到最后那一场自杀式报复,自己那么辛苦的一切,最后却连命也不要,是什么原因呢?看到这个笑容,萧逸尘突然有了一些明悟,那一世,之所以连命都抛了,是因为,自己已经失去了回归平常生活的资格。那么,这一世,我一定不让这些悲剧重来,一定要让妹妹脸上的笑容,永远这么灿烂!

    在萧逸尘拿着扫把讨好妹妹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院子门口,原本怒气冲冲的老娘怔怔的看着这一幕,随后揪着一脸迷惑的老爹悄然离去时,眼角却有点点泪珠滚过脸庞。

    ——————

    粉嫩小书苗,需要各种爱心呵护,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请你稍稍停留,用推荐票来浇灌一下这颗小书苗吧。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