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想了想,叹口气:“可我还是咽不下那口气啊……”

    语气松动,看来有戏,三人同时松了口气,一个个赶紧开动大脑,思索怎么才能让这家伙网开一面,逃过这一劫。苏晋爵的惨状已经让他们失去了空白思维能力,只把逃出生天当成目前唯一任务来对待。这种情况下,只要能保住性命,任何可以用来交换的东西,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双手送上的。

    就听萧逸尘接着道:“说起来,我倒是很好奇,冯老师你负责护送我们返乡,可却伙同他们把我往死里弄,你就不怕将来事发,学院追究你的责任吗?就算你学院有后台,我们亚洛镇也有城防军的啊,到时候闹到城里去,你怎么解释?”

    冯不凡脸色很尴尬,只努力的想和苏成对眼神,可惜角度不大对,自己又没力量扭头,只好死撑不开口。

    萧逸尘拿起剑来看了看,好奇道:“顺便问一句,苏七少身上有禁制,冯老师你身上有没有呢?”

    冯不凡吓一跳,对啊,他不杀苏成,是怕紫荆世家报复,可杀了自己,屁事没有啊!可以想象,这种情况下,自己真死了,回头想让苏成报仇,估计比登天都难。在那种世家子弟眼里,自己不过是个为了食物摇尾祈怜的哈巴狗而已,死一个换一个就是,那王八蛋说不定还为省了尾数开心呢。

    眼看那小变态一剑划开了自己衣服,冯不凡吓的亡魂大冒,大叫道:“我说,我说,我全说!”效果不错,开膛手同学暂停了,冯老师不敢怠慢,坦白道:“昨天下午他们带你出去的时候,我们已经乘云舟去了一趟亚洛镇,在镇西边的赌场附近打了个转,还特意去找了你们镇上的城防军,透露了个消息,说是你下了云舟忘记带学历档案,因为我们比较赶,所以把档案放在他那里,等你回头自己去拿。你也知道的,大家都知道,你最喜欢赌博,每次假期回去,都会先去赌场里玩上几手的……这么说的话,日后就算有人查,也只会当是你在镇上赌钱,然后闹了什么事,被人家算计了,不会和我们扯上关系。”

    萧逸尘笑道:“冯老师你真当我是小孩子啊?这里是卡洛山脉啊,距离亚洛镇直线距离虽然只有三百多里,可是要翻一座大山呃,所以唯一的道路就是绕回常青城走大路,这么算起来,至少也有一千里,你这破云舟,能当天就赶到吗?”

    冯不凡连忙道:“那是你不知道秘道!”喘息一下,也顾不上什么了:“苏七少得到的那张秘图里,有一条从这里直达亚洛镇的秘道。真的,不用翻山,有一条暗河,穿山而过,正好流经亚洛镇附近。云舟只要小心行驶,三个小时就能到!你不信自己去看,那图就在云舟里。”

    萧逸尘这回真的有点好奇了,过去一翻,还真让他找到了那张藏宝图,苏成当时就是用这东西骗自己上钩的,搞了半天,除了其中的宝藏之外,还有这么大一个秘密!仔细一看,果然有一条标注在其中的暗河,难怪这家伙敢在这地方对自己下手呢,那么布置了之后,他们躲在这里发大财,然后自己失踪的事,肯定得好几天后才能曝光,可到了那时候,事情与他们可就没多少关系了!一箭双雕啊,果然够狡猾!

    正如华夏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那句老话所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凡事都有好坏两面,主要是看你站在哪个角度去考虑。这副地图给苏成一伙提供了灭杀自己的条件,同样,也为自己灭杀他们创造了条件。果然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

    脑中灵光一闪,萧逸尘将地图仔细看了一遍,然后闭眼,哈!果然没让我失望,那张地图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看来上一世的某些能力也跟着自己穿越过来了,这就好办多了。

    转过头来,露出个不屑的笑容,随手将地图扔进篝火中:“这东西,也就骗骗你们这种人……”

    苏成大叫:“那张图是真的!我们都已经找到宝藏了!不信你看云舟后面,那口箱子就是,那是当年的赤目大盗留下的……”

    萧逸尘过去翻一翻,还真有,登时暗叫一声侥幸,这几个家伙居然已经挖到了宝藏,如果自己再迟一点的话,估计他们吃过饭就应该返回了,要是任由他们离开,那可就麻烦了,日后再见面,想报仇都变的难如登天,只能吃这个闷亏!

    不过,看这箱宝藏,里面除了几件兵器之外,总共也才半箱金币,大约一万枚的模样,看来赤目盗果然如传言中的那样,最后的日子过的很凄凉啊。

    左手捏了一枚金币,拇指一挑,金币跳在空中,落下时正好用手背接住,四根手指轻轻颤抖,金币登时精灵一般在手背上来回翻跟头。

    “好东西啊!可惜,就是少了点……”

    一听这话,苏成又激动了:“没关系,这些金币都给你,等到我回到家里,会再送一万向你赔礼。”

    哇,就这么着已经两万金币了,要知道萧逸尘这种身家的人,每个月的开支也不过十枚金币而已,就这还是他老爹比较溺爱,搁其他像他这出身的同学,一个月有个两三枚就足够了,就这还是因为魔法学院是高级场所。一般的平民家庭,省着点,一个金币够一家子花半年!人家苏七少一出手就是两万,果然财大气粗!

    既然现在已经弄清楚了事情原委,那就差不多到时候了,萧逸尘失去了继续和这几个家伙废话的兴趣,持着杖中剑又到了苏成面前:“两万金币啊,我老爹一年收入也不过两三百而已,这么大一笔钱,还真让人心动呢……不过呢,我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睚眦必报!没理由你杀我一次,回头赔我点钱就完事啊……”

    苏成一听,怎么个意思?还不肯放过?连忙叫道:“逸尘,看在咱们好友一场的份上,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也是受人蒙蔽的啊……对啊,邱紫云!你不是一直喜欢邱紫云的吗?我保证,以后再不纠缠她,以后,她就是你的。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现在就让她变成你的女人,你放心,她还是个雏!只要你和他成了好事,以后肯定乖乖听你的话,你要还不放心,可以让她和你签主仆契约……”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不语邱紫云终于崩不住了:“苏成!你真无耻!”

    苏成大怒:“贱人!你说谁无耻?所有的事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你既然不愿意和人家交往,干嘛还要勾搭人家,一天到晚耍狗一样支使人家,很好玩吗?现在毕业了,你想嫁进我们苏家,为了向我表忠心,马上就出这种恶毒的主意……要不是你怂恿,以我和萧同学的关系,我会搞出杀人这么严重的事吗?我们当初约好了要公平竞争的!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

    邱紫云泪光闪闪,却不再说话,只把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对着萧逸尘。她知道这个乡下小子对自己有多么痴迷,只要挺过这一关,以后再慢慢和苏成算帐!所以她很聪明的没开口,这时候,无声胜有声啊,苏成那个蠢货根本就不懂这个!

    萧逸尘心中纠结万分,很快,他就明白了,这是前身那位萧同学留下的执念,真是愚蠢啊!你以为留下这女人一命,她就会感激你吗?哼!日后她一旦翻了身,你会被她十倍百倍的报复回来的!这都不明白,活该你被人玩死!

    任由他怎么暗示,心中的纠结却越来越严重,萧逸尘一怒之下,挤出个笑脸来到邱紫云面前,低声道:“你知不知道,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女人……我是,真的喜欢你……”

    邱紫云错愕的瞪着这张温柔的笑脸,感受着胸口那撕裂灵魂般的疼痛,努力的低头,那把剑正缓缓抽离自己心口。他,居然这么狠心!他居然杀了我!我这是要死了吗?也好,总比跟着苏成那个卑鄙小人好的多……早知如此,我应该选萧逸尘的啊……他刚才威风八面的样子,真的好帅气……

    这个变化,让冯不凡和苏成同时感觉到不太妙,这家伙在学校的三年里,谁不知道他对邱紫云的一片痴心?甚至为了讨好她,不惜闹出好些丑闻,可是,就在刚才,当着他们两人的面,他居然一边说着自己爱那个女孩,一边痛下杀手!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变态呢?

    眼看着萧逸尘一脸悲痛的起身,冯不凡连忙劝道:“那个,萧同学,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两个凶手也已经伏了法,罪魁祸首也已经死了,你的火气也该消了。如果你真的杀了苏七少,那么后果会怎么样,你应该能想象的到的。”

    萧逸尘突然露出个古怪的笑容,拎起冯不凡,将剑塞进他手中,握着他的手道:“不是我杀,是你杀!”

    在冯不凡和苏成两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萧逸尘的右手轻轻向前一推,剑尖透胸而入,苏成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用禁制来威胁这家伙,分明就是最愚蠢的笑话,不但漏了底没保住命,还把最后复仇的机会也给弄没了!

    冯不凡也吓傻了:“你,为什么?”

    呵呵,杀了邱紫云,心中那点执念一扫而空,再无纠结,萧逸尘心情大好,顺便着解释道:“复仇禁制确实不好清除,不过那东西只能对凶手标记啊。你看,刚才动手的,其实是你不是我,也就是说,冯老师你将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成为杀掉苏七少的凶手,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吧?就算你告诉人家,是我做的,那也得有人信不是?要知道,我这会子,可还在亚洛镇上赌钱呢,这一点,有城防军的军官作证呢,对吧?”

    原本冯不凡费尽心思设计出来的迷局,反而成为了人家洗清嫌疑的最好证据!反过来却把证据指向了自己,天呐,好大一口黑锅!

    你!冯不凡心如死灰,这是多么无耻的人才能想出来的损招啊!可自己眼下这模样,哪里有反抗的可能呢?不过,听他这口气,是打算留下自己来替他背黑锅了?那岂不是说,自己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

    又是周末好时光,不知道有谁在看书呢?看书的同学,记得收藏一下,扔张推荐票哦。。。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