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五人这回表情口气都很统一,果然认出人了,不过表情更像是见了鬼,要不是动不了,估计得一起跳起来。

    唉!萧逸尘吐出一块骨头,筷子一指冯不凡和邱紫云,痛惜道:“冯老师,邱同学,你们知不知道,我现有有多痛心?我是多么希望你们俩会露出高兴的表情啊,真可惜……”抄起一块肉接着吃。啃了一阵子,仿佛猛然发现自己忽略了几位,颇有几分不好意思道:“我解释一下,明明是煮了一锅兔肉,怎么就汤还没喝一口就浑身稀软,魔力枯竭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只兔子在早前不小心吃了几种药草,这几种药草兔子吃了并不会影响它的行为,但却会让它本身发生一种神奇的变异。什么样的变异呢?只要一遇到高温就会产生一种很强烈的香气,无论什么生灵,只要嗅到这种香气就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是不是很神奇呀?在一个遥远的科技世界,这种东西被称做神经抑制剂,他们给它取了个很富有诗意的名字,叫做十香软筋散,严格来说,它算是史诗级药剂,呵呵,你们见证了一种史诗级新型药剂的问世,这是天大的荣耀啊!”

    邱紫云面色更加难看,泪珠滚滚而下,他没有向任何人提出任何疑问,只是在自己说着自己想说的话,这情况意味着什么?说明他已经认定自己五人都是同谋!而且,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不会接受任何解释!

    至于苏成,这时候还在低声怒斥他的两个跟班,想问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认为一定是这两个家伙偷懒,没有把那家伙弄死就离开了现场,这才导致这家伙侥幸活了下来。

    冯不凡果然不愧是老江湖,眼珠一转就有说法:“萧同学,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是听苏成他们三个说起,你在营地附近遇到噬血豪猪,舍身救友,被豪猪刺中胸口……”

    呸!萧逸尘直接吐骨头上脸:“你连苏七少都不如!人家至少知道这时候应该寻找自己的不足之处,你居然还妄想着找借口来糊弄我?无耻!愚蠢!幼稚!”最可恨的是,居然想用戴高帽子这一招来糊弄?当哥是小孩子吗?他吗的节操何在?智商何其的无下限!

    手里碗一扔,拿起冯不凡身边的法杖赞赏道:“哟,不错嘛,精良级法杖,还是金属性的,嗯,看样子,冯老师还是个魔武双修的人才呢,呵,让你来护送我们,还真是有些屈才了啊。”双手一拧、一抽,法杖分成两段,上半截化做杖中剑出鞘:“嗬,瞧瞧,锋锐、极速、永固,啧啧,三道符纹啊,三星武器啊,是灵兵呢……”

    冯不凡脸色难看的无法形容:“你……”刚才他震惊于这家伙的心思,一句话就戳穿了自己的谎言,如今则更震惊于他的见识,自己这把法杖,那可是出自大师之手的精良级武器,藏在其中的杖中剑更是三星灵兵,这么多年来,杖中剑的秘密根本就没人识破过,更别提这小子只扫一眼就看透了剑体上铭刻的三道符纹了,这样的见识,这样的能力,这家伙,到底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这一刻,他极度痛恨自己居然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选择了和苏七少合作。

    萧逸尘刷刷耍几个剑花,慢慢走向苏家主仆三人:“苏七少,为了个女人,你居然布下如此复杂的局来杀我,真不愧是紫荆世家出来的,果然有够阴险!说实话,我是真的很佩服你啊,直到豪猪冲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还在想,是不是这两个家伙背着你在自作主张呢。很可惜啊,是我自做多情了!唉,多么无知的少年时代啊,居然会把你这样的人物当成自己的朋友,真好笑!”

    苏家冠眼年着剑已到了自己头顶,吓的大叫:“萧同学,不关我的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啊……”

    萧逸尘呵呵一笑:“我理解,受命于人嘛,听命行事,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苏家冠刚想道谢,萧逸尘手中长剑已从他左肩井处直刺而下,一剑刺穿心房,苏家冠连话也说不出来,嘴里不断的喷出血沫,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一点点抽搐着渐渐死去。

    抽剑出来,萧逸尘笑着看向苏晋爵:“但杀人者,人恒杀之的道理,你们也应该理解。再说,被人弄死一回,心里憋着的股子气,总得发泄发泄,对吧?”

    苏晋爵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萧逸尘挥剑劈下,将他衣服划开,露出胸膛:“你们要弄死我,我很理解,可你当时却偏偏要让我多受那么多罪,实在太让人记恨了!因果循环,我现在要把你施加在我身上的那些还回来给你,这其中的道理,你可以理解吧?”

    苏晋爵嘴巴咯咯作响,已经说不出话了。萧逸尘一剑剖开胸膛,慢条斯理的分开,很奇怪的问道:“我以为你的心是黑的呢?原来也是红的,看来黑心肠这话应该是修辞手法。”

    苏晋爵惨叫起来,听得其余三人面色难堪至极。而萧逸尘却一副淡然的模样,任由苏晋爵在绝望中惨叫,一点一点将他的五脏掏出来,搞的血腥无比,惨不忍睹。

    冯不凡喃喃道:“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杀人的事他见过不少,可是能这么不动声色把人当野味宰杀还加点评的,真真是头一回见。这已经超出冯老师的道德认知底线了,难怪他会心神失守,胡言乱语呢。

    萧逸尘不置可否,将邱校花拎过来放在苏成身边:“唉,你们呐,明明郎有情妾有意,却偏偏玩什么欲擒故纵,搞什么公平竞争!本来这都没什么,年青人嘛,耍点心机、斗点心眼、玩点矜持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你们却偏偏要把我夹在中间当成试探对方的工具,如今看看要毕业了,以后说不定就再见不到面了,我这乡下穷小子再无用处,一个为了泄愤,另一个为了自证清白,就向我下杀手了。嗯,真是不应该啊!”

    不应该?如此老气横秋语重心长的话,在这样的环境里说出来,让苏、邱二人汗毛倒竖、毛骨悚然。

    眼看着萧逸尘用惋惜的神情看着邱紫云,就要举剑的时候,苏成突然大叫:“你不能杀我!”

    咦?不是不要杀,是不能杀!萧逸尘好奇了:“有点意思,且说出个不能杀的理由来听听。”

    苏成喘息道:“我身上,有家族设置的复仇禁制,你杀了我,那禁制会在你身上留下永远也无法清除的标记,你会受到紫荆世家无休止的追杀!”

    嘶!萧逸尘大吃一惊,居然有这样的事,吗的,幸亏没早下手,不然还真不太好弄。嗯,复仇禁制,这东西他当然听说过,一旦有人对保护对象下手致死,那禁制马上会就化为诅咒附着在凶手身上,这种诅咒又极难清除,事后就可以凭借这种诅咒标记来追杀凶手。

    虽然萧逸尘有清除这种东西的法子,但能不沾染,还是不沾的好。那么,就只好用别的法子了。

    看到萧逸尘住手沉思,三人都松了口气,那两个仆人,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保住自己的命,日后总有翻身的机会,大不了现在多答应些条件便是。

    苏成接着劝道:“萧同学,你的事完全就是个误会,这几年来,咱们相处的那么愉快,你应该清楚,我根本就不是那种人,对吧?你放心,今天这事,我会处理干净,以后绝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

    ——————

    幼小书苗求呵护。。。。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