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眼,一种类似无线探测仪的魔法工具,同时具有报警和一定程度的攻击力,而且这东西根据制作师能力的不同,功能有强有弱,形态也从半透明到完全透明不等,设定好之后,会自动隐藏在环境中,很难被人发现。

    只不过,这种东西的存在从来都是双向的,对上能力差的,自然无往而不利,比如那条倒霉的小蛇儿,一碰之后直接就被弹开了,再强悍一点的,巫师之眼会放行,但却会向设置者发出警报。可要是碰到能力超出它那个级别或者对这东西知根知底的内行,那可真就没法说是好是坏了。

    萧逸尘目前虽然能耐有限,但他身为宗师级生活技能者,对巫师之眼的研究早已甩出了眼前这个低档货无数条街了。只刚才那一瞥,他就知道,这枚巫师之眼只是个入门货,连最基本的摄像功能都没有。这也难怪,这里是营地外围,只布置个警示级别的已经足够。

    退回林中,将蛛囊中的药草都找个枯树洞放起来,寻了几条野山藤,撑着蛛囊做了个简易的捕兽圈套,给其中扔了一段暴牙兔最喜欢吃的青蔓根,随后悄然躲在了树上。

    足足等了近一个钟头,好不容易才有几只暴牙兔蹦蹦跳跳的走过来寻食,有那么一只幸运兔,闻到了最喜欢吃的东西,一头就扎进了蛛囊之中,被躲在树上的萧逸尘轻轻一抽藤条,做了俘虏。其余几只兔子顿时惊慌逃逸。

    解开蛛囊,露出兔头,任它怎么挣扎也不搭理,取出一株路上采到的孔雀蓝,加一株秋海棠,配几朵龙角花,再配一株万古流芳,几株新鲜的药草拧成一团,拎起兔子耳朵,一点点把药汁滴进兔嘴中,一直等到兔子的眼睛从粉红色变成深蓝色,这才松了口气。大功告成!这就是著名的**药剂,吃了这几味药的暴牙兔,整个身体都会发生变异,只要遇到高温,就会产生一种浓郁的香气,而这种香气,又具有非常强烈的神经麻痹作用。由于这种特性,与金老小说中的“十香软筋散”极度相似,就被大伙很亲切的用冠上了这个美名。

    众所周知,下毒最难的地方,并不在于药物配方和材料,而是下毒过程。如何能让自己的毒药在目标身上发作?这个课题一直是所有用毒高手最感兴趣的研究方向。而**药剂,无疑就是下毒手段中,相当高明的一种。这种手法的灵感,据说来源于华夏一味名叫做活烧鹅掌的古老菜肴。具体作法,大约是将活鹅双掌洗干净,然后将其放在加热的铁板上,鹅在受热时不断挣扎,此时将调制好的各种佐料用刷子涂在鹅掌上,等到鹅掌熟时,那鹅却依然不死。由于这种菜肴过于残忍,早已被人类明文禁止,却并不妨碍大家在虚拟世界中还原重现。然后,这种方式也给众多高手们带来了全新的施毒理念。

    人们对于危险的警惕,总是来自于未知。而对于自己能够掌握的东西,却往往没有什么戒心。这个理念,就是施毒者全力钻研的方向。如何能让目标失去警惕?**药剂,无疑是优秀的解决方案。

    暴牙兔制成的**药剂成功后,萧逸尘悄然来到巫师之眼前,抓一把猴头粉末顺着风头轻轻一抛,马上确定了这个拳头大小的半透明球体位置,掏出一块青蔓根,捏出汁来滴在巫师之眼上,看着它一点点涂满整个球体。搞定,收工!

    几分钟后,那只蓝眼睛的暴牙兔蹦蹦跳跳出现,耸动鼻头使劲嗅了嗅,猛然一跳,狠狠撞在巫师之眼上,引起反弹后,暴牙兔似乎有点奇怪,晃悠悠走过去,终于找到气味来源,巴嗒巴嗒舔起了巫师之眼。

    就在暴力兔舔的如痴如醉之际,急匆匆赶来的苏家冠和苏晋爵一眼就发现了这头倒霉兔,两人不动声色,分头包抄,趁着傻兔埋头大吃,悄然取出弓箭,两箭齐发,同时命中,暴牙兔很干脆的倒地挣命。

    “嘿,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看快到饭点了,就有送上门来的野兔,省得今天又啃干粮了……”

    一会功夫,远远看到营地中央篝火燃起。萧逸尘连忙取出一株苦蒲大嚼,心中暗叹,果然还是要付出代价啊,这东西真恶心!

    又过了半个钟头,一阵清香扑鼻的香气缓缓飘过来,萧逸尘大喜,果然这年头的土鳖还没意识到什么叫生化武器,居然乖乖上套,嗯,说起来,苏家那两个蠢货居功甚伟,看在有立功表现的份上,就……先送他们上路吧!一想到那两个狗腿子的脸,萧逸尘从心底里一股怨气直冲云霄,这显然是前身留下的怨念所致,既然这样,为了以后的日子过的安生点,眼前这五个家伙,一个都留不得。

    砰!一支魔法示警烟花冲天而起,那是魔法学院的标准配置,一旦有危险无法应对,可以用它来召唤附近的帮手。只不过,萧逸尘很好奇,这里是卡洛山脉呃,虽说也有各种魔兽和药草,可是危机和利益严重不成正比,因此基本上没几个人来,他们发这信号,能召来谁呢?再说,就算真的有人来,以史诗级药剂“十香软筋散”的威力,还不是来几个贴几个?号称玩家diy最强迷药之首,岂是寻常土著瘪三可以抵挡的!当然,以苦蒲这东西的恶心程度,估计你就算是告诉人家此物可解,也没人会信吧。

    人家发了信号,身为学院一份子,总不好坐视不理吧?不管别人去不去,我反正是要去的!

    浑身弄的像个树人一样的萧逸尘一路警惕进入营地,越往里香气越浓,待看到营地中的五人时,不由就乐了,好家伙,五个人全都一个德行,每人找一棵树倚坐在那里发呆,除了眼珠之外,似乎已经没了行动能力。十香软筋散,果然名不虚传!

    最外围的冯不凡手中还拿着警示烟花筒,而平日仙子一样的校花邱大美女,此时也毫无形象的瘫坐在云舟旁,脸色惨白,一双美丽的大眼早已失去往日的灵动,剩下的只有浓浓的恐惧。估计这几位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出了什么事呢吧?

    看到一棵人形树施施然走进了营地,五人都吓的不轻,苏成强忍着恐惧没吭声,苏家冠距离冯不凡比较近,出声问道:“冯老师,这是什么怪物?”

    冯不凡想摇头,可惜连这点力气好像都提不起,只好出声:“我也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有这种东西。”

    萧逸尘走到篝火前,看着那一锅已经煮烂了的兔肉,也不理他们,就着他们准备好的餐具,先给自己捞了一碗,尝了尝,味道不错,埋头大吃不已,吗的,那株苦蒲实在太伤味蕾了,要不赶紧弄点热东西吃,真怀疑再持续一会儿,会不会丧失味觉。嗯,别说,虽然暴牙兔吃了那几味药会变异成迷药,可是并不影响它的口感,这可实在是太神奇了!

    一碗兔肉下肚,萧逸尘长出一口气,感觉真好啊!再捞一碗,转过身来,看着表情各异的五人,一边大吃,一边笑着打招呼:“冯老师好,各位同学好,这么巧啊!”

    ——————

    感谢好友【小疙瘩主】的588打赏~!

    大声呼唤各种支持。。。。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