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遮顶,雷声隆隆,电光闪闪。纵然是正午时分,受天气影响的森林中可见度也低的有如黑夜。

    在一片灌木杂生的密林中,一头噬血豪猪使劲的耸动着大鼻子,沿着淡淡的血腥气息前行,它想在大雨降临前就找到这血气的源头,一旦被大雨冲刷之后,可就要错过这份可口的食物了。

    蓦然间,豪猪停下了身形,警觉的竖起耳朵仔细聆听,一个惊恐的少年声音夹杂在雷声中,若隐若现。

    豪猪打起精神,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的身形向前靠近,不一时,声音和血腥的源头出现在眼中,却见一个赤条条的人类被离地半尺悬吊在前方的大树上,旁边却还站着两个手持兵器的人类。

    豪猪大是兴奋,人类虽然最为危险,可是那身体却也最合口味,尤其是练习过魔法或者战技的,那口感更是回味无穷。眼前这种情景,在它短短的十几年生涯里,已经不止一次的见识过。它很明白,只要自己耐心的等待那两个持兵器的人离开之后,这个被剥光了的家伙,就会是自己今天的晚饭。

    虽然豪猪已经很小心了,但它那拉风的体形,根本就不可能像盗贼那样潜藏的让人无法察觉。所以,在它甫一出现的时候,那被吊在树上的倒霉蛋就已经先一步发现了,登时叫的更大声。

    “家冠、晋爵,别开玩笑了,那边都有噬血豪猪过来了,你们,快放我下来吧,我保证不和苏成说。”

    “呸!”两人其中一个直接一口唾沫吐了上去:“死到临头还在做梦呢!吗的,还真以为凭你这土鳖,也配和我家少爷做朋友?也罢,就让你做个明白鬼,你现在这模样,就是我家少爷亲口吩咐的,哈哈,你就乖乖等碰上去做那头豪猪的晚饭吧!”

    另一人耻笑道:“和这**说这么多干嘛,快走吧,没看那边小猪都已经流口水了吗?人家兴许连早饭还没吃呢,耽搁人家用餐,可不是有教养的人应该做的事。”

    前一人大笑,手中长剑刷刷挥舞,又在那**的身体上割了几道口子,鲜血滴滴汇成小溪流,空气中的血腥气越发浓郁。

    “萧逸尘!”另一人抱着兵器,斜眼看向空中那面如死灰的家伙:“记着了,下辈子学的聪明点,别他吗太自以为是!邱小姐那样的人,也是你这种货色可以随便觊觎的?行了,家冠,再割就死了,死肉可不新鲜,那是对人家小猪的不负责任!”

    两人哈哈大笑的缓缓离开,视线中,豪猪警惕的钻出灌木丛,猛然一个加速冲了上去,萧逸尘一声连绵尖亢的惨叫,整个人被豪猪一头拱在胸口,吊着他的绳子应声而断,豪猪落地速度不减,鼻头獠牙上挂着萧逸尘绝尘而去。

    完成任务的苏家冠和苏晋爵相视一笑,少爷费这么大一圈劲,总算把这家伙处理干净了。

    空中数道水桶粗的电光连接劈下,豆大的雨点穿越树林打在身上,两人不敢再耽误,连忙跑动着迅速返回营地。却没发现,那连接不断的数道电光,落点却惊人的相似,而那处落点赫然便在刚刚抢走萧逸尘那头豪猪前行的路线上,如果用心观察,貌似,那些电光正在追着逃跑的豪猪击打!

    ******

    冰冷的雨水将赤条条的身体冲刷、浸泡,已经稍有几分涨大的感觉。萧逸尘抹一把脸,感觉到手感不太对,怔怔的举手观察,半天之后才缓缓低头,胸口两枚拇指粗的獠牙断茬杵在那里触目惊心。环视一圈,数米外,一具庞大的噬血豪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再看四周,一大片各色灌木填充在稀疏的森林中,根本看不出生物活动的痕迹。

    缓缓挣扎着起身,站在已经渐小的雨水中,萧逸尘试着活动身体,熟悉的感觉一点点回到身体中,胸口的疼痛也一点点加剧,几分钟后,呼吸变的艰难,咽喉仿佛被火烤过一般难受。

    吗的!萧逸尘用手搓了搓软如鼻涕虫的小弟弟,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要是这东西没了感觉,纵然再活一次,也没啥球意思。只要零件都全乎,日子总有好起来的时候。嘿,有噬血豪猪啊,四周的树林、景色,也绝非地球所有,分明就是自己生活了整整十年的虚拟世界《混沌》啊!不是吧?哥不是挂了吗?身体都被炸成灰了,角色居然还能复活?不过,角色面板打不开,系统选项也没有,嘶,这种触感,是百分百!究竟怎么回事?

    试着用手碰了碰胸口的那两枚断牙,疼的差点背过气,这他吗的,新手村还带负作用的?怎么会这么痛!得先找个npc啊!嗯?那是什么?

    捡起几枚黑乎乎的大个板粟来,面色一喜:“居然会是碎心果!哈,果然是新手任务,就说嘛,怎么可能给个必死的环境。这回有救了……”

    一会功夫,就着依然落下的雨水,萧逸尘洗出了十几枚碎心果,找了块石头一个个仔细磕掉坚皮,检查。

    碎心果,一种含有微量毒素的坚果,形状类似地球上的板栗,但个头却较大一些,与乒乓球差不多大。生吃的时候,口感有点像红薯,多汁而脆。但这东西却没人敢吃,只因那毒素虽小,却有着恐怖的杀伤力,食用约五分钟后,会让人产生心脏被生撕一般的疼痛。所以几乎没人敢冒这个险。

    但在游戏中,总是会有那么些无聊的“勇敢人士”去发明创新,在“天生万物皆有用”的主导思想下,所有东西都换着花样的去折腾。而碎心果的某些功效,也终于被发现,并在玩家中广为流传。尤其最强悍的是,碎心果虽然对健康人会产生强烈痛感,却对伤者的疼痛有着完全相反的互冲作用。也就是说,好人吃这东西会疼,而本身就疼的人,吃了这东西反而会抵消一部分疼痛感。而且,只要抗过连续九次碎心果的痛感冲击,此后就会产生对这种碎心毒素的免疫作用,从此后可以把这东西当零售来吃。最为神奇的是,这碎心果的痛感虽苦,吃过后却有着增长精神力,修补肉身伤势的奇效。

    在这么神奇的效果下,《混沌》世界中的碎心果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刷怪下本时带上几枚当零食一度成为标准配置。因此,也使得《混沌》世界里,碎心果根本就供不应求。也难怪萧逸尘一下子拣到十几枚,当时就有些欣喜若狂呢。

    四下又转了转,找到数株药草,并很幸运的拣到一只成熟了的猴头,所谓猴头,并非是猴子脑袋,而是一种类似猴头菇一般的菌类植物,株体约有成人拳头大小,成熟之后,内部的狍子会变成粉末状,这东西对治疗外伤有特效,尤其止血功能最是强大。几乎所有的疗伤药剂中,都少不了这东西的成分。

    把果子一字排开放在前方,长呼一口气,拣起一枚来大嚼,静静等待毒素起效。毫无意外,五分钟后,心口处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疼痛,萧逸尘嘿嘿一笑,屏住呼吸,双手牢牢捏住一枚断牙,一使劲将其拔出体外,鲜血滋一声飙出不少,连忙将捣好的药膏糊上,猴头没让他失望,一股凉意从伤口直透心肺,终于缓过了气。

    歇了几分钟,再啃一枚碎心果,继续刚才的动作,将第二枚断牙也取了出来,糊上药膏。仰面躺在蒙眬的雨水中,待到痛感稍减,再啃一枚果子,继续感受着一浪接一浪的疼痛,心中却在琢磨,自己很清楚身体已经被炸毁,那些炸弹是自己亲手做的,质量自然不必怀疑,可为什么还能活下来呢?难道这游戏世界果然如小道消息中说的那样,是科技狂人们弄出来试图让人类实现永生的?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这样,现在算是玩家呢,还是土著npc呢?算了,且不管这么多,先把新手任务完成再说。碎心果这东西,必须得一次持续九次冲击才能终生免疫,要是中间断掉,以后还得重头再来,可是像今天这种重伤的情景,实在是不太好碰,难道以后为了吃零嘴,还特意搞一次自残不成?

    接连不断的疼痛让萧逸尘的神智一点点变的迷糊,恍惚中,一段十余年生涯的记忆渐渐与自己本身的记忆重合,在这种危急关头,他不敢放松警惕,只能下意识的紧守心神,牢牢记着自己要冲击九次碎心效果,万事都要等到完成之后再计较。

    不知何时,天色渐渐黑暗,持续了不知多久的雨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萧逸尘又一次嚼了一枚果子,再次等候了近半个钟头,终于再没发现有任何疼痛感出现。长长松了口气,终于算是挺过这一关了。游戏里,只要把痛感调节的稍弱一点,啃碎心果涨精神力简直就跟白送一样,可如今这模样,只能靠本身毅力撑过去,这一次机会难得,可是功亏一篑,他可不想再体验一回。

    放松心神,萧逸尘这才有功夫来整理方才冒出来的那段记忆,难道是版本升级,新的任务程序要用这种方式来提示?

    许久之后,萧逸尘苦笑一声:“靠!还以为是版本升级,原来哥这是穿越了!唉,这家伙原来这么蠢,比哥前世还要糊涂一些,真是可惜这名字了!要还像你以前那么混,迟早也是被人玩死的命!嗯,以后,萧逸尘这名字,就由哥接手吧,”

    ——————

    粉嫩新书求包养~!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