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奈恩世界我最憎恨的事物是什么?早些时候变为狼人的经历已经说明了一切。饮下野性之血的那一夜,我被血液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彻底冲昏头脑,在野性本能的驱使下像一头癫狂的野兽般血腥地厮杀、狩猎以及……进食。每当我回想起这段让我唾弃的往事时,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便会涌上心头。

    毫无疑问,食人,是最令我深恶痛绝的一种行为。

    而就在我面前,众目睽睽之下,腐朽女士神殿的正厅之中,被鲜血完全浸染的长桌之上,两具新鲜的人类尸体被开膛破肚,一位操刀的汉子将其肢解成块并传递给周围的几位食客。

    一位女士饶有兴致地细嚼慢咽着,她的吃相下隐藏着一股充满违和感的优雅,仿佛捧在她手心的不是血淋淋的人肉,而是配偶亲切而迷人的脸颊。

    一个马夫打扮的食客从屠夫手里接过一截残缺的断臂,然后将断臂上的手掌部分撕下,随手扔在了地上。一只蹲在桌边馋涎欲滴的猎犬见状立刻嚎叫着窜了过去,用两只前爪将地上的手掌紧紧扒住,迫不及待地开始撕咬与啃食。

    强烈的不适在胃中翻腾,他们狼吞虎咽与大快朵颐的场景没能感染到我,此时我的心中只有深重的厌恶。

    “喂!你们三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食客们纷纷侧目,望向那位打扰他们进食的不速之客。面对我声色俱厉的质问,他们只是从容地微笑着,没有任何愧意与不安,也没有任何向我解释的意愿,似乎他们才是这里的主人,掌握着真理与道德的权杖;而我只是一个捣乱者,无理取闹,不受欢迎。

    主持餐宴的操刀男子则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向我走来。

    “欢迎!新来的朋友,你也是来加入我们的吗?”

    操刀男子的口吻充满了期待,但听在我的耳中却令我怒火中烧。

    “我才不会跟你们这帮人渣混在一起!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没关系,我不会生气,因为你给我们送来了一份精美的食材。”

    听到我口中冒出的人渣称谓,操刀男子真诚的笑容逐渐转变为贪婪与阴狠,他举起了手中的锋利的屠刀,慢慢向我靠近。

    食材?他是在说我吗?他想把我也变成餐桌上的烂肉?不,他的注意力不在我身上,他的目光跨越过我径直投向了我的身后。

    “你到底想怎么样?再敢靠近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将腰间的短剑拔出,横在胸前警告起对方。但对方似乎认定我不会对他做出什么,不但没有任何收敛,言行举止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细皮嫩肉的小女孩,在熟睡中宰杀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肉质的鲜美,”操刀屠夫无视我的警告举起了另一只手,越过短剑的阻拦伸向了弗洛特拉的方向,“我可以保证,在享用过这无上的美味之后,你必然会一反先前的抗拒,全心全意地加入到我们的行列……啊!”

    警告无效,赶在他做出更恶劣的举动之前,我毫不迟疑地挥动手中的短剑,在他伸来的手臂上砍出一道骇人的伤口。

    剧痛让男子失足摔倒在地,他扔掉手中的屠刀重新支起身体,转而捂住汨汨冒血的伤处,并大声呵斥起我。见到有变故发生,桌边的两位食客也停下进食走了过来,用轻蔑的语气对着我指指点点,时不时还会爆出几句粗口。

    “你这个自私而肮脏的吝啬鬼!她的肉是属于大家的!”

    “没错!把她交出来,这样我们还会分给你一点!”

    “在这处神圣的场合吃独食是赤*裸裸的亵渎!”

    ……

    食客们不怀好意地向我和弗洛特拉步步紧逼,同时义正辞严地指责我的不是。

    “呵呵。”

    我怒极反笑,这帮家伙行着丑恶之举,却能如此地大义凛然与理所当然,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现在我不想去理解,也没工夫去理解。对方目中无人的态度与不加掩饰的恶意已经超出了我能容忍的最大限度,我必须使用最严厉的措施来保护自己与弗洛特拉,同时借此来表明我对这帮该死的变*态有多么憎恨。

    “吃你**的独食,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样变*态?”

    我猛地将短剑刺出,走在最前方捂着胳膊的屠夫被我捅穿了心脏,瞬间毙命。看到剑尖从屠夫的后背中透出,马夫的脸立刻因为惊骇而扭曲起来,但他没能来得及发出绝望的喊叫声。猎犬看到主人遇害,愤怒地从地面跃起,张牙舞爪地扑向了我。

    “跟你的主人一起下地狱去吧!”

    当猎犬坠地之时,它的身体已经裂作两半。

    “不要……”看到我瞬间暴起怒杀二人一狗,剩下的那位女士已不复先前优雅的吃相,她瘫坐在地上不断蹬腿后移身体,同时声泪俱下语无伦次地向我恳求,“你不能在这里……不能在这里……神圣的庙宇里……”

    “你也知道这里是一处神圣的场合?”

    没有丝毫怜悯,我用短剑从正面刺入她的颈部,腐朽女士的神殿再次重归于寂静。

    ……

    呆滞了一小会儿,我总算从刚刚的事件中恢复了过来。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一帮该死的变*态跑到腐朽女士的神殿中来?在思考原因之前还是先把后事处理好吧,我可不想和满桌的碎肉块以及一群**的尸体共处一室。

    虽然看了一场令人恶心的食人戏码,但仔细想想这并非是件纯粹的坏事。

    此时我正为献给腐朽女士祭品的事情发愁,如今我拨乱反正消灭掉了一批亵渎腐朽女士神殿的渣滓,如果把他们的尸体当做祭品献上,腐朽女士一定会给予我奖励。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按下了祭台的机关。沉重而锐利的箭头从祭台顶端自由落下,将堆叠于祭台之上三人一狗的尸体钉成了一串。

    “呵呵,很有‘诚意’的祭品。”

    鲜血从祭台漫至地面,一个沙哑而富有磁性的女声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开来。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