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到高崖之上,又是另一番景象。石壁中被开凿出一条孤零零的通道,通道的地面上平铺着规整的正方形地砖。

    我第一眼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一路走得好好的,怎么到了这儿就突然铺起了地砖?其中肯定暗藏着玄机。我施放出侦测陷阱魔法,开始对地上的砖块逐一探查。

    果然如我所想,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线在砖块之下纵横交错,最终凝聚为几股分别通往墙上的几个小孔。由此我得出了结论:通道内存在着危险的机关,触发方式即为踩踏地上的砖块。

    但这并不意味着此路不通。机关的目的在于筛选,不熟悉机关的外人可能会被机关阻拦甚至击杀,但对熟悉机关的己方人士而言,只要能够掌握机关的盲点,机关就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威胁。

    既然是踩踏方砖触发陷阱,那陷阱的盲点必然也与这批方砖有着关联,由此我把注意力放在了这批方砖的标识上。

    龙、蛇、鹰、熊、鲸、狼、枭、狐、蛾,还是这九种图案,按照之前那九根机关柱的尿性,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经过一番细致入微的观察,我没有在刻有龙纹的砖块下发现任何传导构件,也就是说一路踩着龙纹砖块就可以安全通过通道。

    这处神殿的建造者究竟对龙有着多大的怨念?难道这里是传说中那位奇侠龙傲天的埋骨之地不成?好吧,龙傲天只是小说里虚构的人物,而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奈恩星球。

    奈恩世界跟龙有关的事物……最著名的毫无疑问是八圣灵的主神--时间之龙阿卡托什。难道这里是阿卡托什的神殿?

    带着疑惑,我踏着龙纹地砖一步步向内深入,直达尽头处的大殿。弃誓者长老也在我的提醒下模仿着我的步法紧紧跟在我的身后。

    神殿大门设计得很有新意,一块巨石被雕刻成人头的外形,紧紧塞在石壁的缺口中。站在这枚巨型人头下抬头打量许久,我只认出这枚人头体现出了帝国人的外貌特征,至于怎样把卡在墙壁中的人头挪出来,我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巨石的高度足足有我身高的二倍,我站在门前头顶只能搭在对方的鼻梁处,理论上奈恩世界不可能有任何生物能够徒手搬开或者摧毁这块巨石,哪怕是巨龙在此也会感觉到无从下手。

    既然人力难以企及,那就一定存在着用于挪动石块的机关。如果建造者的意图仅仅是为了让这座神庙彻底与世隔绝,为什么他们又要为前两处机关设下破解之法?

    我回身环视一圈,空无一物的大厅中央有一处突兀的圆形祭台,这是唯一能跟机关扯上关系的物件。祭台上坑坑洼洼,覆盖着厚厚的尘土,淤积着浑浊的泥水,还有绿苗从中冒出。我用手在祭台中间抹开一道角落,但没有找到任何令人眼熟的龙纹标记。

    无计可施的我转而问向身旁的弃誓者长老,“你有什么办法吗?”

    弃誓者长老凝重地点点头,“我觉得我们需要在这座祭台献上一份祭品。”

    “呵呵。”

    ……

    离开了弃誓者的村落,我驾船向着东北方向行驶。按照弃誓者长老提供的信息,在湖对面山上的红鹰城塞中,或许有着能让腐朽女士满意的祭品。

    刚刚我没能进入那座疑似“阿卡托什神庙”的建筑,原因很简单:我不知道该献上什么样的祭品,以及我的手头上没有任何祭品可献--就算我弄到了祭品,我也应该第一时间将其呈到腐朽女士手中。

    “举起手别动!”岸边的几位弃誓者将他们的弓箭对准了我,同时扔出钩爪牵引我的船靠岸。

    “大家都是弃誓者,有话好好说,”我安抚着剑拔弩张的对方,同时自报家门,“我是从湖那边过来的,为了给你们传达一个消息。”

    “消息?”

    “是的,”我用饱含激情的腔调道出了那人的名字,“你们知道吗?迈德纳奇国王还活着!”

    “噗……”

    虽然有一些弃誓者表示他们不会重回迈德纳奇麾下,但在谈到迈德纳奇这位曾经的领袖时,他们的言谈举止仍显得敬意满满。而现在我的消息只换来对方一记不屑的嗤笑,这让我略感意外。

    “抱歉,请问你们对迈德纳奇有意见吗?我只是一个负责传递消息的信使,对迈德纳奇的归来持中立态度。”

    见到情况不对,我谨慎地抛出了保守的立场,并向对方询问具体的状况。

    “迈德纳奇那个老家伙,在我们眼中就是个不自量力的蠢货!”一个弃誓者劈头盖脸就对迈德纳奇粗暴地作出了定义。

    “是啊,他妄想只凭借势单力薄的弃誓者去与诺德人抗争,结果这反倒让我们的有生力量在战争中损耗殆尽!”一个弃誓者跟声附和,并给出略详细一些的说明。

    “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不管迈德纳奇是死是活,我们不会再次被他领入歧途!”另一个弃誓者直接对我下达了逐客令,不等我反应过来便一脚蹬在我的船上,将我的船踹离了岸边。

    ……

    跑遍了可见的弃誓者村落,对方要么爱莫能助,要么直接以闭门羹回敬。白白在外漂泊了四天时间,最终一无所获。

    我听见了腐朽女士神殿中的欢声笑语,有男有女,甚至还有猎犬的活泼叫声。艾欧拉想必已经将瑞驰境内的腐朽女士信徒悉数带到这里,以庆祝神殿的光复。

    见到艾欧拉之后,我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呢?

    弃誓者的越狱使马卡斯城提高了警戒力度,我没法绕过卫兵的盘查;另一方面,阿凯的祭司正在用硫磺熏蒸墓穴,浓重的剧毒硫磺蒸气使我寸步难行。

    完美无瑕,无懈可击的借口。

    我愉悦地哼着小调,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腐朽女士神殿的正厅前,伸出双手将大门推开。

    然而门内正在发生的一切却让我彻底怔住了。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睡个觉吧的五星评价票,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