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弱悬殊,就算艾欧拉再怎么迫切,这场仗目测也打不起来了。我盘腿坐到地上,向艾欧拉提出自己的建议。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休息一晚上,明天我们再继续?”

    “没用的,”艾欧拉灰心丧气地摇摇头,“就算以最好的状态全力以赴,我也不可能是它们的对手。”

    “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我尝试让艾欧拉振作起来,同时思考起了对策,“对了,要不试试在它们身上播种‘娜米拉的腐坏物’?”

    “那是阿凯的信徒们以亵渎女神为目的精心炮制出的干尸,他们熟知腐朽女士的手段,肯定早已做好了应对举措。”

    艾欧拉不加思索便否决掉我的提案,但我却不这么看。

    “就算不一定有用,我们至少得试一试才能知道结果吧?”

    “即使侥幸得手,在身体彻底腐坏分解之前,它们仍将拥有战斗力,而且……”艾欧拉的言语中突然流露出一股惧意,这似乎令她临时变更了接下来原本要说的内容,“我没有正面击败它们的把握,如果出了未知的意外,我只能再次逃走……但这里是腐朽女士的神殿,我不能逃……”

    艾欧拉变得焦虑起来。经过一番梳理,我没能弄清艾欧拉刚刚表述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只能从“再次”这个词勉强猜测出,艾欧拉曾经做过类似的举动,但最终失败了,还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

    “没事儿,一群低智商的尸鬼而已。”我将手搭在艾欧拉蜷缩的肩膀上以示安慰,“按照我的方法去做,我有充分的把握完美解决掉里面那帮吃霸王餐的家伙。”

    听到我的保证,艾欧拉惊愕地转过头看向了我。她的眼神半信半疑,我不太像是个信口开河的人,但我看上去更不可能是那帮尸鬼领主的对手。

    “放心,跟我来。”

    我再次确认了我刚刚说过的话,转身沿着通道向外走去,并示意艾欧拉跟上我的脚步。

    ……

    “够了吗?”

    艾欧拉将最后一个沉甸甸的陶罐搬到通道内放下,然后向我询问。

    我粗略地扫了扫,近百罐油料,已在长长的通道之中高高垒起。敌人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均占有优势,我们做出的准备也应当多多益善。

    “差不多了。”

    “但你还没有告诉我把这些装着油料的罐头堆在这里有什么用,”艾欧拉将她的不理解与不信任直白地告诉给了我,“如果你是准备使用火攻,我建议你提前做好失败的准备,尸鬼不只一只,而且它们可不会主动往火里走。”

    “没事儿,就算失败了,我们还能逃。”

    “也好,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手段吧。”

    我从墙壁上剥下大块泥土重塑为一具傀儡,操纵着它走进了尸鬼领主们所在的餐厅。

    傀儡乍一进门,尸鬼领主们就被惊动了。它们的手微微抖动着,覆盖在上面的灰尘扑扑地下落,干涸的眼仁中逐渐透出蓝色的光亮。很快,它们陆陆续续从座位上站起,握住了搁在座位旁的武器,将冷峻的目光投向那个惊扰它们沉眠的不速之客。

    傀儡毫无悬念地断成了两截,失去行动力的它只剩下了充当额外视界的作用。尸鬼领主则呆滞地保持着挥剑的姿势,似乎正惊异于如此弱小的家伙为何能突破外面的重重阻碍来到最后的大殿。

    很快,它们便发现了异常,在断成两截的入侵者身上,有一道淡淡的魔力痕迹流向门外。刚刚打扰它们的只是一具傀儡,真正的幕后黑手正藏在门外的走廊当中!

    察觉到沉重有力的脚步声逐渐逼近,艾欧拉急切地提醒我,“它们出来了!”

    “没事儿,我会处理好的。”

    一个,三个,六个,九个,十一个……所有的尸鬼领主都已经走出大厅,来到门外的通道之中。看到始作俑者出现在它们的视野内,尸鬼领主们眼中蓝光大盛,杀伐之气暴涨,毫无怜悯之心地向我们冲了过来。

    在尸鬼领主们行进的路上,立着几面用陶制油罐堆起的墙。我没有指望通过这些油罐来阻挡住它们前进的步伐,我要的是彻底消灭它们。

    “fus!!!”

    一道冲击波重重打在垒起的油罐上。本来就不太牢靠的墙面结构受此一击开始土崩瓦解,油罐纷纷向着尸鬼领主的方向倒了下去,储存的油料也即将从罐口倾洒出来。

    “ro!!!”

    陶罐小而沉,不卸之力龙吼很难在其身上表现出直观的效果,但罐内的油料就不同了。从罐口漫出的油在空中被打散成无数碎块,在龙吼的裹挟下如狂风暴雨般向尸鬼领主们侵袭而去。

    “yol!!!”

    一触即燃,星火燎原。干尸本就对火焰毫无抗性,十一位尸鬼领主在火油的洗礼之下已然面目全非,看上去不禁令我想起了神奇四侠中的某角色。它们依旧保持着一往无前的冲锋势头,还未落地的陶罐在它们的撞击下粉身碎骨,罐内剩下的油也悉数投入到燃烧中去。

    “我们走!”

    热浪与杀气一同逼近,我拉起艾欧拉向着通道外侧全速奔跑,同时小心翼翼地越过之前布置的各类束缚陷阱。现在要做的,就是避其锋芒,等待尘埃落定。

    ……

    我停下狂奔的脚步,回头望去。对方的**几乎已被燃至殆尽,饱受烧灼的脆弱腿骨没能继续支撑起主人的身体,应声而断。趴在地上的尸鬼领主还想把手中的长剑对我举起,但很快长剑就与一截熊熊燃烧的手臂一同掉落在地。眼中的蓝光在红色火焰的映衬下黯然失色,所有的尸鬼领主均已回归真正的长眠当中。

    早些时候在与战友团法卡斯一同寻找巫斯拉德碎片的途中遭到了银手袭击,刚刚学会烈焰吐息龙吼的我于危急之中想出了这个策略,但法卡斯及时变为狼人大杀四方,我并没有机会用实战来验证我的设想。

    如今看到策略行之有效,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或许以后遇到的所有尸鬼领主都能用这样的套路去对付?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