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仇得报,梅卡尔之前放出的狠话也将应验。

    “咬断她的脖子,挖出她的眼珠”--我可不想直面这种惊悚猎奇的场景。于是我转身走出室外,一大批姗姗来迟的弃誓者正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

    看到我从大厅中平安无事地走出,门外弃誓者们欢呼雀跃起来。

    “谋篡者被推翻了!梅卡尔女王万岁!”

    唔……心甘情愿地受一名乌鸦鬼婆统治,弃誓者还真是一个奇怪的群体。我走向之前认识的一位弃誓者,问出了我的疑惑。

    “你知道迈德纳奇吗?听说他自称是弃誓者的国王,在二十多年前从诺德人手中夺回过马卡斯。”

    “迈德纳奇?”年轻的弃誓者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从他努力思索的样子来看又并非从未听说过。

    没等他彻底想清楚,在他身后一位中年弃誓者站了出来,“迈德纳奇……现在的年轻人对他可能不太熟悉,但在我们这一辈人的印象里,国王殿下的名号仍是如雷贯耳。”

    一位年长的弃誓者也走上前来,“你怎么会突然提起迈德纳奇?他很久以前就死于诺德人之手,如今这个名字已经被埋没多年,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迈德纳奇的名字就如丢进水潭的石子,在弃誓者中掀起一阵波澜。我小心翼翼地将我所知的信息透露给他们。

    “当年迈德纳奇在行刑时被人暗中救下,这些年一直被秘密关押在马卡斯城中。几天前,迈德纳奇带着他的人马成功越狱……”

    “这些消息你是从哪儿听到的?”一个弃誓者质疑起内容的真实性。

    “不是道听途说,是亲身经历。那晚我与他一同越狱……”

    我的陈述再次被一位喜出望外的弃誓者打断,“快告诉我们!迈德纳奇去了什么地方?”

    “我没有与他同行,他的方向……他好像提过,朝着北边。”

    弃誓者们炸开了锅。

    “北边……应该是德鲁阿达奇据点!”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投奔我们的老国王?”

    “他已经失败了,历史证明圣灵的信仰和他的领导无法让我们夺回故土!”

    “只有梅卡尔女士才能赐予我们与诺德人抗争的力量!”

    “可这二十多年来我们抗争成功了吗?至少在迈德纳奇的带领下,马卡斯城被我们攻破并统治了两年!”

    “两年?我们要的是永远!”

    “梅卡尔只是想永远利用我们,她从来没有把我们的愿望放在心上!”

    从他们喧嚣的争吵中粗略地得出,听到迈德纳奇依然生还的消息后,弃誓者们分成了两派,一派希望前去投奔老国王迈德纳奇,一派则希望继续追随乌鸦鬼婆梅卡尔。

    此外还有对我提供的消息表示质疑的第三派--不过在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之后,他们仍将在前两派中做出一个选择。

    倒是我,情报的提供者,反倒被晾在了一边。好吧,这么久的时间,想必梅卡尔的“事务”已经处理完毕,不再理会这帮弃誓者,我转身回到大厅。

    ……

    “沿着这里向南,一直向南,直到抵达一处巍峨的山崖,在那里,你会听到腐朽女士的呼唤!”

    此时,乌鸦鬼婆正将有关腐朽女士神殿的信息传达给艾欧拉。

    “梅卡尔婆婆,请问腐朽女士的神殿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衰落?”

    “阿凯的异教徒击败了腐朽女士的信徒,并将腐朽女士信徒的遗体制成不朽的干尸存放在她的神殿中,想借此羞辱与亵渎腐朽女士。”

    “该死的阿凯异教徒!诅咒他们!”

    在这段“不堪回首”往事的刺激下,艾欧拉的控诉也带起了哭腔。可听在我耳中,我只想好好吐槽一番:管杀还管埋,好奇葩的争斗方式……

    没兴趣继续听她们说这些无聊的事,我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交流。

    “喂,我们冒着巨大的风险帮你夺回宫殿并重获自由,难道你能给出的报酬仅限藏藏宝库里的那些破烂吗?”

    “什么!”乌鸦鬼婆勃然大怒,“你居然说我的东西是破烂?”

    不说破烂怎么敲诈到更有价值的宝贝嘛……“如果不是破烂的话,你就不会把它们撇在藏宝库里不管了。要说真正的宝贝,我觉得你手中的法杖才是。”

    “你想敲诈我?哈哈哈哈!连佩特拉都没从我口中问出这柄法杖的秘密!”乌鸦鬼婆奸笑起来,“我的小艾欧拉已经告诉了我你们此行的目的,我把腐朽女士神殿的消息提供出来已是仁至义尽,别想着再从我身上拔一根毛!”

    唉……蠢萌蠢萌的猪队友,我侧目望向艾欧拉,撇了撇嘴。最让我不爽的还是梅卡尔,一毛不拔居然能被她说得如此大义凛然,就像是我们反倒欠了她一样。

    “好吧,我只希望你记住一点,你欠我一个人情!当我有事找你帮忙的时候,你必须助我一臂之力!”

    “明明是你欠我一个人情!要不是我告诉了你应对方法,你根本无法从佩特拉身上吸取桑吉恩大人的力量,血腥玫瑰的绽放也将遥遥无期!”

    这玩意绽放对我能有好处吗?我很想再度质问一番,但想到梅卡尔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死不认账,还是不要白费口舌了罢。

    “就算我们是各取所得互不相欠,但咱们总归并肩作战了一场,总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你说得也有道理……”

    乌鸦鬼婆陷入了思索,看来我的一番口舌终于起了点作用。

    “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不会把你当做食物,这下你该满足了吧?”

    我去年买了个表,我前年买了个包……我默默转身离开,心中暗骂这家伙的无耻,同时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跟乌鸦鬼婆这种奸诈狡猾的生物做任何交易--还有,希望您老人家今后能够**自主,不要给我帮助你第二次的机会。

    看到我转身离开,艾欧拉也向乌鸦鬼婆正式告别。

    “梅卡尔婆婆,这里的事情看样子已经全部处理完毕,那我们就走了啊,您一定要多多保重!”

    “不不不,我还缺一个继承人!我的小艾欧拉是最合适的选择!”

    我不耐烦地回身拉了艾欧拉一把,拖着她朝门外跑去。

    “混合令人愉悦的**,收集闪闪发光的眼珠,把玩扑通扑通跳动的鲜活心脏……艾欧拉,难道你对这些不感兴趣吗?”

    “抱歉,梅卡尔婆婆,我也很想继承您的衣钵,但我是腐朽女士的纯粹信徒!”

    --------------------------------

    ------------作者的话------------

    --------------------------------

    4e201年,frostfall月24日,主角帮助乌鸦鬼婆梅卡尔夺回她的宫殿,并获知腐朽女士神殿的下落。

    感谢书友尛苯苯、星海浩瀚、灵魂卫队的打赏,感谢书友睡个觉吧的五星评价票,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