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笼上被施加了强化魔法,笼中的乌鸦鬼婆被设下力量禁制,再加上宫殿主人的藏宝库本身就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正常情况下梅卡尔肯定会在这里一直被关到死去。

    然而机缘巧合之下,我们今天还是来到了这里,艾欧拉表示出希望拯救她的意向,乌鸦鬼婆也陈明利害关系勉强说服了我……也罢,就被当枪使一次吧,希望在这次的事件结束之后,我能够获取足够抵上我辛苦的酬劳。

    铁笼上附着的魔法加大了破坏铁条所需力量的阈值,但我与艾欧拉都对魔法有着一定研究,破解起来不算难事。

    趁着施法的空当,我与笼中的乌鸦鬼婆聊了起来。

    “佩特拉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她应该直接杀掉你才比较保险。”

    “哼哼,我手中还握有一件秘密武器,在没有拷问出下落之前,她不会拿我怎么样!”

    乌鸦鬼婆的秘密武器,听起来似乎很有威慑力的样子。我还以为佩特拉得了传说中的反派综合症,抓到敌人后总是将其好生供养起来等别人搭救。不过话说回来,最后的结果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你说我有能力将她击败,你是从哪儿看出来的?”

    “这是预言!预言,你懂吗?告诉你就不灵了!”乌鸦鬼婆一副神秘兮兮胜券在手的嘚瑟样让我很不痛快,但不得不说这也让心里没底的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

    “我们走吧!杀掉那个卑劣的篡夺者!”

    梅卡尔在我们的帮助下解开了禁制,走出了牢笼。她迫不及待地一瘸一拐前进着,同时大声嚷嚷佩特拉是多么丑陋不堪与丧尽天良。

    只是这些话从乌鸦鬼婆的口中说出,未免显得缺乏说服力。

    这座宫殿本身就是梅卡尔的财产,乌鸦鬼婆熟知宫殿构造,在她的引路下,我们径直向着最终的大厅走去。

    “喂,不用叫些忠于你的弃誓者帮忙吗?”乌鸦鬼婆的兴致勃勃是发自心底没错,可我还想更稳妥一些啊。

    “不用担心,这场战斗我们还没打就已经赢了!”

    既然如此,我只能转身委托与我们同行的弃誓者,“你悄悄去外面喊一些忠心于梅卡尔女士的人手……记得一定要忠心,今天这件事可不能背后有人捅刀子!”

    “你放心,这里所有的弃誓者都会忠于梅卡尔女士!”

    弃誓者的谜之自信不知道是从何而来,难道他在学他的主人吗?还是说佩特拉真的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

    “佩特拉对你们的态度很恶劣吗?”我不解地问向弃誓者。

    “还好吧,只要能给予我们力量,我们不在乎她对我们是什么样的态度。但是!”弃誓者猛然提高了音量,“让我们愤怒的是,佩特拉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自从她接手了我们的协定后,荆棘之心的转化成功率非常低,我们已经有好几个有前途的弟兄死在了她手上!”

    真是个令人伤感的理由,学好一门足以安身立命的手艺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啊。

    ……

    “佩特拉!令人唾弃的姐妹,你肯定没有想到,今天就是你为你犯下的罪行做出补偿之日!”

    站在大厅中央的佩特拉全身满是血迹,大概是刚刚处理转化失败者的尸体时沾上的。听到背后传来熟悉的张狂叫喊,佩特拉笑了。

    “别以为有两个毛头小子把你救出来你就能兴风作浪!你已经因为你的无能丧失了主人的宠爱,现在你有什么资格从我这里拿回你的东西?

    “主人的宠爱?哈哈哈哈……咳咳……”梅卡尔险些笑岔了气,在艾欧拉的安抚下她重新组织起了自己的语言,“谈到主人的宠爱,你有资格跟他比吗?”

    “他?”佩特拉谨慎地收起了笑容,盯着站在梅卡尔身后一言不发的我看了一小会儿,随后面色又重新放松,“你是说娜米拉女士的信徒?不好意思,在他身上腐朽女士的气息很弱,要吓唬我还不如拉旁边那个瞎了一只眼的女人!

    作为对佩特拉的回应,梅卡尔发出了咯咯的阴笑声,这让佩特拉的态度由玩味渐渐变为愤怒。

    “这两个人类将会作为我的食物,迪贝拉的女预言家将被我重新献给桑吉恩大人。至于你……我将拔掉你身上的所有羽毛,断掉你修长的爪子,然后把你丑陋的眼珠挖下来炼药!”

    看到成功激出了对方的怒火,梅尔卡转过头告诉我该如何行事。

    “这……有效果吗?未免太玄乎了吧?”

    “放松点,你没理由害怕她!”

    “好吧……”我迈动了脚步,装出杀气腾腾的样子朝着佩特拉的方向前进。

    “找死!”佩特拉狂怒地举起爪子,一颗爆燃的火球逐渐成形,“我会把你烤熟了吃!”

    看到一颗我还要大的火球冲我飞来,我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我本能地停下脚步,举起双手闭眼阻挡。

    一阵灼热的冲击波荡过了我的身体。好强大的力量,即使梅尔卡和艾欧拉合力施放出法力盾阻挡,正对火球的上半身也在热浪的侵袭下被灼烧地不着片缕。

    大概,是时候了吧?

    我放下滚烫的双手,将微弓的身体重新挺立,一字一句地对着台上的乌鸦鬼婆高声呐喊。

    “大胆!”

    在龙吼力量的加持下,声音振聋发聩,佩特拉也不禁皱了下眉头。

    “佩特拉,你竟然胆敢以下犯上!以桑吉恩之名,我将剥夺主上赐予你的一切力量!”

    “你……什么?”佩特拉还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她体内的力量已经开始流失,流向我的方向。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佩特拉绝望而不甘地吼叫,但梅卡尔和艾欧拉已经分列两侧将手中的魔法对准她扔了出去,她没能活到我给出回答的时候。

    好像什么东西涌入了我体内?我不认为这会是龙的灵魂。低头望向胸口的纹身处,我发现一个奇特的变化正在发生,被嫁接在树苗枝头上的玫瑰花苞,渐渐变得膨胀与鲜艳起来。

    今天这场胜利的原理我还不甚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离这株玫瑰花盛开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星海浩瀚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