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弃誓者声泪俱下地恳求我,是因为他对旧老板的不舍,还是说新老板给出的待遇太差?不管怎样,我们现在已经卷入到一场纠结的麻烦当中。听到艾欧拉在呼喊我,我走进藏宝库的深处,来到一个铁笼子外--笼内关着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的乌鸦鬼婆。

    “啊哈……是你!”乌鸦鬼婆看向我的眼神激动而亢奋,但我的感受就相当尴尬了--被一个素昧平生的乌鸦鬼婆认识可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搞不好她现在落魄成这样还是我不经意间“振动翅膀”导致的结果。

    “你认识我吗?”

    “上次的宴会,都是因为你,搞砸了!”

    乌鸦鬼婆愤愤地斥责我,看样子果然是我害的。上次的宴会?应该是我被迪德拉君王拐走,顺便救出弗洛特拉的那一晚吧。戴尔芬从另一边吸引住宴会参与者的注意力,我则趁乱救走弗洛特拉并逃离。

    “没错,搞砸那场宴会,我确实出了很大一份力。可现在你已经成为了阶下囚,还有功夫想着埋怨我?”

    “咳咳……”

    听了我的奚落,乌鸦鬼婆气恼地咳嗽起来,艾欧拉赶紧为她捶起背部。乌鸦鬼婆缓了缓,继续开口数落我。

    “你知道那场宴会意味着什么吗?我搞砸了宴会,从此失去了主人的信任!现在就连我的宫殿也被别人篡夺了!”

    “就是那个叫佩特拉的?”

    “就是她!”听到仇人的名字,名叫梅卡尔的乌鸦鬼婆一反虚弱无力的表象,她咬牙切齿,手舞足蹈,亢奋地诅咒着,“我要咬断她的脖子,挖出她的眼珠!”

    乌鸦鬼婆沉浸在歇斯底里的状态中,我无奈地摇摇头,问向身旁的艾欧拉,她此刻正隔着牢笼的铁条安慰着被关押在里面的乌鸦鬼婆。

    “艾欧拉,你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助梅卡尔女士,”艾欧拉压低声音,将她的见解递给了我,“救出梅卡尔女士并夺回这座宫殿之后,梅卡尔女士会感激我们,从而给我们许多恩惠。神殿的位置唾手可得,甚至我们还以借用她的力量,扫清挡在我们前方的一切阻碍!”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冲她现在这副状态和模样,你觉得她有多大概率能够逆袭成功?”。

    “一定可以的!”听到我充满不信任的疑问,身旁的弃誓者开口了,“我们更愿意追随我们的旧主人!推翻佩特拉的暴政!”

    “那这座宫殿被佩特拉篡夺的时候,你们又在干什么?”

    “我们……”面对我的质问,弃誓者垂下头颅沮丧而悔恨地回答,“我们无能为力,佩特拉很强大,她轻轻松松就击败了梅卡尔女士,我们只能默认她的篡夺行为。”

    轻轻松松就击败了梅尔卡?乌鸦鬼婆已经算是一种强大的生物了,在这之上又增加一层悬殊的差距,我可没足够的信心去与她为敌,必须得拒绝。

    “你们不是普通人,有你们俩的帮忙,我们一定可以把佩特拉从她篡夺来的宝座上踢下去!”

    弃誓者还想继续恳求我,但我已经不再搭理他。本来我就对乌鸦鬼婆的内战事件缺乏参与的热情,现在得知对方的实力十分强大,那我更没有必要趟这摊浑水作死了。但艾欧拉似乎有这位乌鸦鬼婆有旧,我还得想个法子把她也说服。

    “艾欧拉,你应当对乌鸦鬼婆的圈子比较了解。你觉得我们是该帮助她收复宫殿,还是应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你应该可以想象出来,仅凭我们,再加上一个身体虚弱的老人家,还有一群指望不上的炮灰,我们的胜算很低很低……”

    “帮助我!这才是你们最好的选择!”没等我把道理讲完,笼中的乌鸦鬼婆突然站了起来,把头探到缝隙处,双手抓着牢笼的铁条冲我大喊,“我知道你是在害怕她。但你完全没有必要害怕,她在你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这……虽然不知道你是根据什么信息推出了这个荒谬的结论,但我们这边更强的战力应该在艾欧拉身上吧?而且……”我伸手制止了乌鸦鬼婆想要再度辩驳的打算,继续说道,“而且,我有能力做某件事,又不意味着我必须做某件事啊!”

    “不!不!不!”乌鸦鬼婆气极反笑,语气也变得缓和了一些,“你说得没错!但你只有这一个选择!一个篡权的毫无信誉可言的下贱的老太婆,你以为带着这样一件珍贵的祭品来到到城堡后,还能安然无恙地摆脱她的野心离开?”

    乌鸦鬼婆的笑声尖锐而刺耳,但我此时却生不出厌恶的感觉。她说的也有道理,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要么主动找死,要么背后被阴。

    解决的办法……有两个,一个是干掉宫殿现在的主人佩特拉,一个是赌佩特拉看在大家同是迪德拉信徒的份上不会强行向弗洛特拉出手。相信能力有限的自己还是相信可能包藏祸心的乌鸦鬼婆?我宁愿选择前者。

    “艾欧拉,你觉得胜算怎么样?”

    “既然梅卡尔女士已经预言了你能战胜佩特拉,那么你一定能行的!”艾欧拉看上去信心十足,这场冲突的结局在她眼中没有任何悬念可言。

    “没错,梅卡尔女士是瑞驰久负盛名的预言家,否则我们也不会聚集在她名下了!她说行你一定行!”一旁的弃誓者也应声附和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好吧,主意已打定,那就硬着头皮上呗。希望如梅卡尔的预言“她在我面前死路一条”所说,我能用某种匪夷所思的方法击败佩特拉。比如佩特拉今天正好来了大姨妈,“全属性”下降百分之九十……打住,乌鸦鬼婆会有这玩意儿吗?

    先别想这些蛋疼的问题了,先把这家伙从笼子里弄出来再说吧。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星海浩瀚、睡个觉吧的打赏,感谢睡个觉吧投出的五星评价票,作者会继续努力!

    另:三十万字貌似已经接近极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到两个周之内就会改成上架状态。目测是安慰上架,如今掏宝刷子盛行,作者从未给这本书刷过任何数据,也没有加过任何作者读者群拉友情收藏。希望大家能够订阅支持一下,给作者增添更多写下去的动力,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