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贝拉的女预言师?”

    顺着乌鸦鬼婆的视线,艾欧拉转过头疑惑地望向我身后的弗洛特拉,随后恍然大悟。

    “难怪你要把这个小女孩带在身边并保住她的性命,原来你早就察觉到了她的身份与作用。”

    艾欧拉的反应让我顿感不妙。这乌鸦鬼婆真够狡诈,艾欧拉一门心思想要重新与腐朽女士建立联系,神殿的位置将会是一份令她难以抗拒的筹码。我与艾欧拉只是萍水相逢,如果我开口回绝,我没法保证她还会站在我的一边。

    艾欧拉与名叫佩特拉的乌鸦鬼婆都有着迪德拉信仰,三观不怎么正派,想用爱与正义的嘴炮打消她们的念头明显不符实际。同样,推己及人,她们肯定认为我也是一名虔诚的迪德拉信徒,甚至在艾欧拉的眼中,我救下弗洛特拉的行为也被赋予了全新的动机。

    艾欧拉的视线迫切而期待,乌鸦鬼婆的目光炽热而贪婪,她们在等我拍板。

    “很抱歉,佩特拉女士,我无法答应您的要求。”

    我充满歉意地向两人表达出我的立场,并详细阐述起个人的见解。

    “迪贝拉的预言家是非常贵重的一份礼物,只有一次‘使用’机会;腐朽女士的神庙则总是存在于原本的位置,不会因你告诉与否而发生改变。”

    “所以,”我斩钉截铁地做出了总结,“这份交易非常不公平,你所能提供的信息的价值,远远比不上迪贝拉预言家的份量。”

    听过我的解释后,艾欧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算是对我的判断作出了认可。另一边,乌鸦鬼婆虽然很想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但她也拿不出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

    计划通。

    “好吧,精明的家伙!既然你觉得价值不对等,那我就再加一些筹码!”

    乌鸦鬼婆暴躁地拽响了铃铛,一名弃誓者应声走进房间。

    “让他带你们去我的宝库,看中了什么通通拿走,直到你觉得满意为止!”

    ……

    不知道乌鸦鬼婆的藏宝库里会有什么好宝贝。即使真有,我也会用如簧巧舌将它贬成一文不值,我绝不可能拿弗洛特拉与居心叵测的乌鸦鬼婆作交换。

    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乌鸦鬼婆仍对弗洛特拉念念不忘,交易不成动手抢的话我又该怎么办?我向身旁的艾欧拉征求起了意见。

    “艾欧拉,如果乌鸦鬼婆的宝库里没什么好东西,而我又拒绝将迪贝拉的预言家交给她,她会怎样对待我们?”

    “我们都是迪德拉君王的信徒。腐朽女士在上,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她不会对我们出手……”迟疑了会,艾欧拉又继续补充道,“但迪贝拉预言家的价值太过贵重,难保她不会铤而走险。”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还是先进她的宝库看一看吧。”

    既然如此,我继续从艾欧拉处了解有价值的信息,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迪贝拉预言家到底有着怎样的价值?”

    “对某些迪德拉君王来说,她是绝佳的祭品。如果能把迪贝拉的预言家加入到祭品的行列中,魔神将会对这次献祭极度赞赏,从而给信徒降下珍贵的恩赐。”

    想到艾欧拉也是迪德拉君王的信徒,我试探性地发出询问,“腐朽女士接受到这样的祭品也会很高兴吗?”

    “唔……大概会吧?”艾欧拉不太确定地给出了回答,“但在腐朽女士眼中,生死轮回之神阿凯才是最值得憎恨的存在,与阿凯有关的祭品才是女神的正餐。相对来说,迪贝拉的预言家只算得上是微不足道的小点心,可有可无。”

    那就好,这么说来我与艾欧拉之间并没有无法调和的矛盾,还不至于早早地自乱阵脚。

    “总之先看看宝库里有些什么吧,实在不行咱们换个地方问,瑞驰的乌鸦鬼婆又不是只有她一个。”

    艾欧拉点头称是。

    ……

    在弃誓者的引路下,我们走进了乌鸦鬼婆的藏宝室。

    确实是名副其实的藏宝室,整箱整箱的金币,光彩夺目的宝石,大量名贵的药材,各种附魔的装备……可我关注的目标不在这里。

    “艾欧拉,这些东西你看上了哪件?”

    艾欧拉失望地摇摇头,“一点用处都没有,它们又不能帮我找到通往神殿的道路。”

    笨蛋,神殿的线索可以从乌鸦鬼婆那儿要到,你脑子就不能转个弯儿吗?不过这样也好,艾欧拉的反应让我很欣慰,我也不用想什么说辞去劝服她了。

    “那咱们就出去吧,”我赶紧拉着艾欧拉的胳膊向门外走去,免得艾欧拉突然又对什么东西生出了兴趣。

    “等……等……别走……救我……出去!”

    就在我们即将离开之时,一个衰弱而嘶哑的声音从藏宝库的深处传来。

    “是梅卡尔女士!”艾欧拉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挣开我的手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梅卡尔?不就是原本掌控着这座堡垒的乌鸦鬼婆吗?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结合来时的各种见闻,大脑飞速运转,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目前的主人佩特拉发动了一场“政变”,将堡垒从名叫梅卡尔的乌鸦鬼婆手中抢走了。

    只是……难道她不明白斩草要除根的道理吗?看样子艾欧拉似乎和那个叫梅卡尔的乌鸦鬼婆有着不错的关系,这要是被佩特拉看在眼里,果断是战起来的节奏啊。

    我警惕地望向身旁的弃誓者,准备赶在他想要通风报信之前将他彻底制服。但出乎我的意料,在艾欧拉跑向梅卡尔的方向后,弃誓者反倒突然向我跪了下来。

    “梅卡尔女士被关了起来,求求你救救她吧!”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星海浩瀚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