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修筑着诺德人的古墓、哪里驻扎着强力的弃誓者集团、哪里可以见到乌鸦鬼婆……常年在外摸爬滚打的艾欧拉对横行在瑞驰的各种“**势力”均有着一定了解,我们的目标很快就确定下来。

    在“动物联盟”的征召下,两只健壮的剑齿虎主动成为了我们的代步工具,如今我正与艾欧拉骑行在瑞驰的荒山野岭中,向着西北方向前进。

    “艾欧拉,话说腐朽女士的教义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这些年女神只告诉我应该去做什么,但从未告诉过我这么做有着怎样的目的与意义。”

    “能不能给我讲讲腐朽女士平时会对你下达哪些指令?”

    艾欧拉侧过头回忆了会儿,将她这些年常做的行为一一向我列出,“比如腐朽女士经常会指示我前往诺德人的陵墓,将菌类种植在尸鬼身上以让它们腐坏。”

    从腐朽女士的名号来看,她显然对诺德人将死者制为干尸封存的墓葬风俗很不满意。对了,我刚刚听见艾欧拉的原话中提到的是尸鬼。

    “尸鬼?”

    “是的,我选取目标时更倾向于能够自由行动的尸鬼。这些尸鬼体内蕴含着更强大的力量,腐坏它们更容易获得腐朽女士的赞赏。”

    呃……我在心中默默为这位富有进取心的劳模点了个赞。

    “亡者之厅有阿凯的祭司在悉心照料,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干尸转化为尸鬼。你既然去了马卡斯,这是不是意味着瑞驰野外所有的古诺德人墓穴都已经被你‘净化’过了?”

    “不,这么大的工作量我一个人是完成不来的。而且此前我在某座古墓中传播女神的荣光时,不小心惊扰到一位强大的存在。我完全不是它的对手,要不是女神保佑,我恐怕当时就得死在那儿。”

    “是尸鬼领主吗?”

    “尸鬼领主算不上麻烦,播种菌类不会唤醒它。我上次遇到的怪物,比尸鬼领主要可怕多了……”提到这次溃退的经历,艾欧拉的语气既惊恐又庆幸,这也让我生出了些兴趣。

    比尸鬼领主还可怕?难道是天际省的尸鬼至高王或者泰姆瑞尔大陆的尸鬼皇帝不成?算了,把现实中的位阶套在尸鬼身上,脑洞未免略大,我继续听艾欧拉说了下去。

    “……正好这段时间我无法通过服用菌类来与女神产生联系,所以我决定潜入马卡斯避避风头,顺便在那儿遇见了你。”

    “那还真巧……”我无奈地笑笑,重新将对话转回到正题,“从本质上来讲,你刚刚说的行为都属于‘纠偏’的范畴,腐朽女士出于对干尸的厌恶才会派遣你这样做。那腐朽女士喜欢什么样的行为?她期望你去做些什么?”

    “期望的啊……比如腐朽女士希望她的信徒能够表现得更加活跃,就像女神的造物一样。”

    “腐朽女士的造物?”

    正当我想进一步询问时,艾欧拉突然指着前方叫了起来,“你看,就是那儿,我们到了!”

    到了?我中断思考抬头望去,前方是一座修筑在山中的废弃堡垒。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座堡垒看起来怎么有种眼熟之感。

    “这座堡垒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那是梅卡尔女士的宫殿。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嗯……逢年过节的时候这里会举办宴会,前些年我曾经参加过。”

    噢,艾欧拉这么一说,我顿时记了起来,我第一次遇见弗洛特拉不就是在这座堡垒中吗?没想到今天居然又回到了这里。

    “你说的梅卡尔女士是谁?”

    “统治着这片区域的一位乌鸦鬼婆。”

    又是“宫殿”又是“女士”,一个乌鸦鬼婆活活整出了贵妇人一般的排场,真不知道这槽该如何吐起。

    “那我们直接进去吗?”

    艾欧拉点了点头。

    ……

    年久失修的城墙上,几个头戴鹿角皮帽的弃誓者远远看到我们的到来,取下弓箭对准了我们的方向。

    我见状将手护在胸前准备招架,同时侧过头问向艾欧拉,“怎么办?咱们是有事相求而来,和乌鸦鬼婆的手下打起来会不会伤了和气?”

    艾欧拉没有回答我,她在手中凝聚出一团巨大的火球,干净利落地甩向弃誓者的方向。

    “你这……”看到一团汹涌的烈焰从城墙散去,几个弃誓者在这次攻击中不见踪影,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关系,”艾欧拉在施法过后神态自若,“在乌鸦鬼婆的眼中,这些脆弱的弃誓者都是毫无价值的炮灰。”

    “就算是炮灰你也不能这样招呼他们吧?”

    “不光是炮灰,他们也是乌鸦鬼婆设下的障碍,新人只有击败他们才能证明自己拥有觐见宫殿主人的资格,”艾欧拉指向一个双持着狼牙棒从正门冲出来的家伙,“你看,正主来了。”

    还是一个头戴鹿角皮帽的弃誓者,但他与刚刚被轰杀掉的几个炮灰完全不同。他**着上半身,左胸的皮肤开了个恐怖的大洞,能够直接从外面看见他跳动的心脏。

    不对,跳动的不是心脏,那玩意儿……非要形容的话我觉得像是一颗金黄色的火龙果。我能感觉得到,那颗“火龙果”比血肉的心脏跳动得更加强劲,蕴含着远超常人的力量。

    根据我的观察和评估,如果与他近身搏斗,不使出一些额外的手段,我很难占到上风。只不过可惜的是,对方终究是个靠腿突进的吊丝战,而我身边则站着一位强力法爷,一位由腐朽女士亲自传授知识的法爷。

    尽管这位弃誓者身强体壮,胸腔里的“火龙果”也大幅提升了他的魔法抗性,但在艾欧拉一连串的闪电与火焰定点轰击下,对方不得不丢下武器认怂,举起双手一瘸一拐地向我们走来。

    “那是什么角色?他的心脏怎么了?”看到局势已定,我把自己的疑问告诉了艾欧拉。

    “他们通常被称作‘荆棘之心’。听说乌鸦鬼婆能够通过一种巫术,将名为荆棘之心的素材植入人体作为新的心脏,以此来大规模增幅力量。”

    “好奇妙的黑科技。”

    ……

    “带路,我们要见梅卡尔女士。”

    弃誓者荆棘之心来到了我们面前,艾欧拉将我们的来意开诚布公地告诉给他。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星海浩瀚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