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维鲁鲁斯的储物间里取了些亚麻布制成一个牢靠的包裹,将弗洛特拉紧紧捆住背在身上。接着留下了一张便笺,在门闩和锁上做做手脚,假装自己是从正门离开后,我顺着艾欧拉来时的道路向城外走去。

    蒸汽与机械,还是矮人风格的隧道,一路上躺着若干被击毁并肢解为碎块的矮人机械球。由此能够看出艾欧拉的战斗力不会太低,我可以将她当做一个值得托付的队友。

    为了避免有多余的矮人机械球隐藏在暗处未被激活,一路上我的脚步十分谨慎,但想到艾欧拉还在隧道的尽头等待着,我也没有闲心把多余的功夫放在观察研究矮人的造物上。经过一段漫长的路途,在我离开隧道踏入瑞驰的荒山野岭中时,天色已是日近黄昏。

    看到被绑在我背后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弗洛特拉,艾欧拉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你打算把她一起带上?我们可不是去旅游。”

    “就是因为上次没把她一起带上,才会发生这样的变故。话说回来,你知道腐朽女士的神殿在什么地方吗?”

    艾欧拉摇着头回答我,“不知道。”

    “你不是腐朽女士的信徒吗,怎么会不知道她的神殿位置所在?”

    “我蒙受过女神的恩惠,却还没有得到过女神的认可。”

    “真是让人伤脑筋……”将身处的这片崇山峻岭粗略地环视一圈过后,我继续追问她,“那我们应该怎样寻找?难道要毫无头绪地翻山越岭碰运气不成?”

    “瑞驰有许多被人遗忘的深渊与洞窟,这个方法虽然笨,却是最稳妥的,”艾欧拉毫不在意地转身走向树林深处,“总之我们今晚可以先制定出一个计划。”

    “等等,”我叫住艾欧拉,“你现在要去干什么?”

    “难道你没饿吗?”

    好吧,这么一说我好像确实有些饿,自打从监狱里逃出来,我已经有一天的时间没进食过了。

    ……

    在溪水旁处理完猎物,我将一整只后腿卸下放在熊熊燃烧的火堆上炙烤,另一只后腿则直接握在了艾欧拉的手中。

    “你平时都是这样进食吗?”

    看着一位与我年龄差不多的女性,一口一口地从鹿腿上撕下肌腱与生肉用力咀嚼,并将骨头折断从断口处吸出骨髓,这让我感觉有些怪怪的。要不是我提前将肉里淤积的血水放干净,现在呈现在我面前的恐怕会是一副十分惊悚的画面。

    “熟肉我吃不惯。”艾欧拉简短地回答了我。

    “你的父母总不至于在你刚出生时就强迫你接受这种生冷的吃法吧?”

    “他们早就死了,这些年来我一直独自生活着。”艾欧拉将手中的鹿腿暂且放下,淡然地向我讲述起她的经历。

    “记得某一天,当时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我饥饿到了极点。后来实在忍受不住,我从洞穴的阴暗处挖了些毒蘑菇充饥,于是产生了幻觉。在幻觉中,腐朽女士出现了,她发掘出了我的潜质……”

    估计艾欧拉当时吃下的毒蘑菇就是“娜米拉的腐坏物”。别人吃毒蘑菇要么吃得生理紊乱器官衰竭,要么在致幻物的作用下产生各种“恐怖如斯”的幻觉,而艾欧拉反倒能借此与一位迪德拉君王建立起联系。该说是她幸运呢,还是说腐朽女士早已在冥冥之中关注着她?

    “……腐朽女士赐予了我全新的生命,作为回报我选择虔诚地信仰与侍奉她。”

    “唔,看样子你成为腐朽女士的信徒已经有好些年头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寻找她的神殿?”

    “我一直都在寻找那座失落了数千年的神庙,但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很难有所进展。而且,”艾欧拉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迷,听起来下面的内容才是更重要的原因,“致幻蘑菇的效果越来越差,我已经很难通过食用它们继续从女神那里获取教诲了。”

    也就是说对毒蘑菇的耐受性提高了,艾欧拉通过“娜米拉的腐坏物”获取的信息变得越来越少。为了维持与腐朽女士的交流,艾欧拉需要寻找新的渠道,比如让腐朽女士的神殿重新开启。

    “接下来搜寻神殿的位置,你准备从哪里入手?”

    “女神曾对我提及过神殿的存在,她告诉我只有让这座神殿复兴,我才能获得她的承认,除此之外女神没有告诉我更多有关神殿的信息。我找到你就是因为从你身上嗅出了女神的气味,我以为你会有这方面的线索来着。”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你还从其它人身上嗅到过腐朽女士的气味吗。”

    “有。但与我们不同,他们是层次较低的信众,只能单方面地按照女神的教诲行事,女神没有赐予过他们任何额外的能力。”

    路人角色不能指望。仔细想了想,我又提出一个新的思路,“或许你可以去询问一些知情*人?”

    “知情*人?”艾欧拉感到不解,“连我们这些信徒都不清楚,难道还会有其他人知道?”

    “你说过腐朽女士的神殿已经失落了几千年,这说明在几千年前这座神殿依然暴露在大众的视野下。我相信这些知识肯定会被传承下来,你可以去问问那些年长的、德高望重的、与迪德拉君王做过交易的……”

    “年长的,德高望重的,与迪德拉君王做交易的……”艾欧拉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是说乌鸦鬼婆?”

    呃……我原意是想说像迈德纳奇那样的弃誓者头头,记得当时还在他那儿见过腐朽女士的塑像来着,想必弃誓者肯定保有着许多这方面的知识。只是没想到艾欧拉居然想到了另一个方向,在正常人的眼中,乌鸦鬼婆跟德高望重这个词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吧……

    “你这样想也没问题,只要乌鸦鬼婆愿意和和气气地告诉你,问她们确实是个靠谱的方案。”

    “太好了!乌鸦鬼婆是瑞驰的老资历,她们一定知道与神殿有关的线索!”

    困扰她的难题已被解决,艾欧拉正要高兴地站起来,我一把又把她按了下去。

    “冷静点,乌鸦鬼婆会老老实实地把她们知道的东西告诉你吗?”

    “没问题,我们是腐朽女士的信徒,乌鸦鬼婆可能会提出一些要求,但肯定不会故意刁难我们。”

    呃,我起初担心的是见面后乌鸦鬼婆会不会直接跟我们打起来。既然艾欧拉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星海浩瀚的五星评价票,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