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维鲁鲁斯提到墓穴中有古怪,估计是跟尸鬼的活动有关吧,雪漫的墓穴也曾发生过类似的状况。

    我顺手给自己施加上了用以屏蔽尸鬼感应的法术。弗洛特拉娇小的身躯则被我紧紧搂在怀里,生者的气息在我的严密包裹下无法发散到外界,不会引起尸鬼的注意。

    然而一路上并未发现任何奇怪之处,侦测死灵法术的结果显示墓穴中没有任何干尸处于被激活的状态,反倒是这处地下空间中隐隐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恶臭。

    在一个存放着尸体的墓穴中,恶臭的产生只有一种可能:尸体腐烂,蛋白质分解,生成腐臭气味的化合物。可是在这种清冷而干燥的环境里,再加上防腐剂的保护作用,干尸极难出现腐坏现象,最大的可能应该是维鲁鲁斯的制作工艺存在问题。

    想到这里,我生出了一股无力感。一个连本职工作都做不好的祭司,拉他去为弗洛特拉做手术,成功率能有多高?

    我用魔法在口鼻外侧凝聚出一层半透膜,用以阻隔尸胺和腐胺对嗅觉的刺激与污染。

    这股味道虽然让人不适,但也能起到一定正面作用。维鲁鲁斯肯定知道墓穴中有股腐烂的味道,为了防止自己的失职被人知晓,他一定会千方百计阻拦那帮士兵下到这里。即使没能阻拦成功,冲下来的士兵也会在这股异味的影响下止步不前。

    ……

    “很少有人会盲目地走进墓穴之中,闻到死亡与腐朽的气味却没有一丝恐惧。”

    一个阴森而空灵的女声从墓穴的深处传来,让人不寒而栗。我警惕地停下脚步并向前方喝问。

    “是谁?出来!”

    前段时间,在雪漫城龙霄宫的地下室中,梅法拉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传达着她的意图。而我现在所听到的声音风格虽然与之相像,但声音的底蕴比起低语女士却相去甚远,发话的只是个装神弄鬼的凡人。

    一个果冻状的透明人形物体向我慢慢靠近。看到我很不友好地酝酿起了驱散法术,对方将自己身上的隐形效果主动取消掉。

    “你是谁?”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亚麻色短发的年轻布莱顿女子,她有着极为显眼的面部特征:左眼完全瞎掉,一道新鲜的伤疤划过眼眶,并用一条棕色的面纹将其覆盖。

    “放松你的戒备,你身上有着与我相同的气息,我们理应成为同伴。”

    相同的气息?我一点都没看出来。可她说话时的语气和面部表情都显得十分真挚,不像是在诳我的样子。

    “好吧。”我暂时让自己放松了戒备,尝试与对方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以获知其身份和来意,“你是藏匿于此的弃誓者吗?”

    女子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询问,而是将目光投向我的怀中。

    “你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是你怀中的女孩,如果再不把那根箭矢从她体内取出,她的身体可能会受到永久性的损害。”

    如果我有充分的把握,早就亲自动手了,女子的提醒对我来说就是一句废话。不过,她胸有成竹的样子却让我灵机一动,“你告诉我这些,意思是你可以处理她的伤势?”

    “没错,我可以让这个女孩脱离危险。”布莱顿女子点点头,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条件,“作为回报,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这就是她愿意帮助我的真实目的吗?对我来说无所谓,只要她能做到她的承诺,我不会介意帮她跑跑腿做些不出格的事情。

    “什么忙?”

    “其实也算不上帮忙,这是你接下来必须做的事情,相信你在心中也一直暗暗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对方不愿明说,我也懒得继续跟她玩文字游戏,治疗弗洛特拉的伤势才是最重要的。

    “别耍什么花招,好好救治她,我不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我将弗洛特拉从怀中托出,放在一具棺木上,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

    女子将手伸出,正面搭在透体而出的箭矢之上,同时一股黑色雾气开始缭绕在她的手边。几秒过后,木质的箭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着、腐蚀着,最终灰飞烟灭,无影无踪。女子伸开手掌,掌中的钢质箭头掉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女子收回了手。我见状立刻扶过弗洛特拉的身体,观察她的具体情况。对方的手法无懈可击,伤口没有任何扩大与加重的迹象,就像是箭矢自己凭空消失一样,久悬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对方的水准远远超越了我。我曾想过利用变化系魔法来处理这根箭矢,只是我难以完美地只将魔力约束在箭矢上而不波及到脏器,也不能将弗洛特拉体内的异物彻底消解不留残余。

    不……还是有一些残余。大概是女子刚刚施放法术的原因,虽然最大的麻烦已被解决,但仍有一股阴暗腐朽的力量附着在伤口之上。在这股力量的干扰下,伤口无法立即愈合,意识也仍未回复清醒,弗洛特拉还算不上彻底痊愈。

    “这只是第一步,她的生命已不会有任何危险。如果要让她彻底恢复,还需要做第二步。”

    女子解释着,却没有想要做出下一步动作的意图。唔……看来她是在等我兑现承诺。

    “多谢出手相助,”我顺便旁敲侧击地提醒她,“不过依你的魔法造诣,我能帮助你的地方恐怕极为有限。”

    “这不是单纯的魔法,”女子摇摇头继续说道,“这是女神赐予她选民的能力,难道你刚刚没有嗅出女神的气息吗?”

    女神?是吉娜莱丝吗?可我怎么感觉这股力量和吉娜莱丝一点边都搭不上,反而有些相冲?

    看到我的疑惑,对方向我解释起来,“腐朽女士娜米拉,是我信仰的神祗。”

    腐朽女士娜米拉,看名号应当和低语女士一样,是一位迪德拉君王,我确定我和这位名为娜米拉的魔神没有任何来往。

    但我为什么会感到耳熟呢?

    对了,马斯克传授给我的用来屏蔽尸鬼感应的魔法,名字不就是“娜米拉的斗篷”吗?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虚度光阴混日的大手笔打赏,感谢书友睡个觉吧的五星评价票,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