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寒芒越来越盛,那是女兽人的冷酷眼神化作的恶毒利箭吗?

    “小心背后!!!”

    弗洛特拉心急如焚地向我示警,可刚刚的胜利已经让我彻底放松了身体,我没能对身后的杀意及时做出反应。

    一声闷哼传来,女孩的面庞无力地垂倒在我的肩膀上,与此同时一支尖锐的异物刺入了我的后背。

    落败的敌人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口气,将背后的弓箭取下,做出临死前的一击。当我因背部的刺痛惊愕地回头时,女兽人已倒在一滩血泊之中,不再有半点生气。

    箭矢触及我时已是强弩之末,只在我的背部开出一个不深不浅的创口。不是因为攻击者的软弱无力,而是因为弗洛特拉的身体为我挡下了大部分的力道。

    “弗洛特拉!你怎么样了?”

    背后的弗洛特拉气若游丝,无法回应我焦急的呼唤。我不知道她的伤势究竟如何,但可以肯定,如果不赶紧救治的话,事情将会往最坏的一面发展!

    我需要帮助。

    双手从身后托起弗洛特拉,我沿着路敲遍了遇见的每一道门。更确切地说,是用额头在金属房门上敲击发出声响:箭矢将她的身体钉在我的背上,我不敢松开自己的双手,唯恐姿势的改变会压迫到箭矢导致她的伤势更加严重。

    额头在频繁的敲击下恐怕已经淤青一片,可是仍然没有人愿意打开大门施以援手。

    通过侦测法术望向屋内,有的居民躺在床上熟睡着,他们根本不知道屋外发生过什么事情;有的人或许是察觉到了城市中的混乱,他们躲藏到房间的最里面,不敢开门,也不敢应声。

    歇斯底里的吼叫没能起到任何作用。睡着的人翻了翻身,藏匿的人则蜷缩得更加拘谨,无可奈何的我只能继续走向下一扇关得严严实实的大门。

    城市另一边的火光越来越盛,直至盛极而衰,动乱的噪杂声逐渐平息了下来。我就这样一道门一道门地敲打着,最后终于盼到了愿意为我开门的好心人。

    一位帝国男性,身穿土黄色祭祀袍,头戴亮黄色兜帽,我认出了这套熟悉的着装,面前的人是阿凯的祭司。此地想必就是马卡斯城的亡者之厅,淡淡的防腐剂味道也从侧面印证了我的猜想。

    “阿凯的祭司,可以帮帮我们吗?”我转过身,让弗洛特拉的伤势彻彻底底展现在他面前,“她受了很重的伤,急需救治!”

    “是弃誓者干的吗?快点带她进来!”

    热心的阿凯祭司将我迎进了亡者之厅。

    ……

    在维鲁鲁斯--阿凯祭司的名字--帮助下,贯穿弗洛特拉身体的箭矢首先从我的背部被拔了出来。

    “不用急着包扎我,我问题不大,你快看看她的伤势!”

    阿凯祭司点点头,把视线投到弗洛特拉身上。

    “虽然你用生命系法术稍稍缓解了她的伤势,但留在她体内的这根箭矢仍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让我棘手的就是这点,我不敢将箭矢贸然拔出,害怕牵连到她的脏器。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唔……带上她跟我来。”

    维鲁鲁斯带着我来到了他的工作间。他将工作台上的工具、瓶瓶罐罐还有亚麻布边角料拨到一边,示意我把怀中的弗洛特拉放置在台上。

    “作为阿凯的祭司,我经常会接到制作干尸的任务,所以我对人体的构造十分熟悉。但这是我第一次尝试通过手术救治病人,你愿意承担这个风险吗?”

    一位入殓师去做外科手术医师的活计,这很难让人放心。可现在哪还能管这么多?我必须选择相信他。

    “让我们开始吧!”

    ……

    “外面是什么声音?”

    正在对器械消毒的维鲁鲁斯随口问了一句。在维鲁鲁斯的提醒下,我将注意力从弗洛特拉的伤势上收回,扭头看向门外街道的方向。

    整齐的步伐、精良的装备、凝重的肃杀之气,这些信息透过墙壁在我的侦测法术下一览无遗,他们是马卡斯城的正规军。看来动乱已经平息,弃誓者已经转移,军队也开始挨家挨户搜捕可疑人员。

    “维鲁鲁斯,这里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吗?”

    “什么意思?”维鲁鲁斯不解地问道。

    “城里有人……在追杀我们。”

    “城里?追杀?你是……弃誓者?!”听了我的话语,维鲁鲁斯大惊失色仓惶后退,并将手中的剪刀对准了我。

    我将双手举起,“不用担心,我不是弃誓者,我只是被卷入到弃誓者惹出的一场风波中。”

    “从这里滚出去,这里不欢迎弃誓者以及任何与弃誓者有联系的家伙!”维鲁鲁斯的立场十分坚定,看样子在他心目中弃誓者没有一个好东西。

    不得已之下,我将挂在胸口的阿凯护符掏了出来,“求求你了,请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弃誓者!”

    维鲁鲁斯谨慎地从我手中接过阿凯护符仔细端详。

    “好吧,看在同为阿凯信徒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一次。跟我来。”

    ……

    维鲁鲁斯领着我来到了某扇金属门前。

    “门后是马卡斯城的墓穴,最近里面有些古怪,我一直都不敢进去。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让你们躲藏。”

    “谢谢您!”我向维鲁鲁斯鞠躬致谢,“卫兵离开后,记得喊我出去,弗洛特拉还需要您的治疗。”

    “好的。”

    墓穴的大门被锁上了。此时亡者之厅的大门也被敲响,我伏在门后偷听起外面的动静。

    “维鲁鲁斯冕下,一群弃誓者刚刚发动了暴乱,我们奉命搜捕可疑人员。”

    “我这里一切正常,你们直接去下一处地点吧。”

    “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调查,”听到维鲁鲁斯的逐客令,士兵略微压低声音劝说,“银血家族的一位重要人物在这次暴乱中……咳,你懂的。”

    “是托纳尔吗?好吧,我理解上面给你们的压力,你们请便。”

    “对了,维鲁鲁斯冕下,可以将墓穴的大门打开吗?”

    “让你们进入大厅搜查已经是破例,你们难道还要惊扰先人的长眠?”维鲁鲁斯怒斥道,“就算托纳尔·银血还活着,来到祖先的沉眠处也得摆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不不不,我只是担心有人暗中……”

    “你把我当傻瓜吗?没看到门已经从外面上过锁了吗?”

    ……

    希望维鲁鲁斯能够阻止他们进入墓穴。只不过,希望不能全部寄托在他身上,保险起见,我还得继续往墓穴的深处前进。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星海浩瀚的再次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