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狱在任何统治者眼中都是被深恶痛绝的行为。即使我劫去的只是一名无关紧要的小女孩,这在他们眼里也属于性质恶劣的挑衅。我将受到规格不低的招待,监狱的头目,女兽人乌尔佐加很快便收拾好全套行头,亲自带领一批人马追了过来。

    “他们往那边逃了!快追!”

    一个身经百战的兽人雇佣兵,经验丰富,技巧高超,她不像是容易被糊弄的傻瓜。我背着弗洛特拉全速奔跑,发出的动静有些大,这导致我的身影一直被她牢牢锁定着。

    这种滋味很不好受。不管我想出怎样的方法去卡视角与改变行进路线,对方总能迅速地判断出我接下来的位置。只要朝着正确的方向稍稍跟进几步,我的身影便会重新出现在追兵的视野中。

    而且,追兵对马卡斯城的结构十分熟悉,我对城市中的大部分区域则是相当陌生。

    我暗暗告诉自己,决不能被他们抓住。可以预见,他们会将我的劫狱行为与弃誓者今夜的暴乱扯上关系,被俘之后等待我的恐怕不是第二次被投入希达纳矿场,我相信他们更愿意把危险分子的头颅砍下以绝后患。

    于是,我的行为更加冒险,逃跑的路线也更加诡异。

    天桥的前方有是一道三岔口,该选哪一条?哪一条都不能选,我直接从天桥上跳了下去。

    大概有四米的高度,我的双腿能够承受下来,但对身后那帮追兵而言就很有难度了。除了女兽人和她几个强力的手下外,大部分追兵都只能望而却步,他们的身体还没有强悍到在承受巨大的自由落体冲击后安然无恙。

    我不断绕到高地势处,然后跳下。另一方,跟在女兽人身后的人手数量则越来越少。

    可即便如此,他们的数量仍未缩减到能让我回头与之一战的程度。继续这样逃窜下去还不够,我得继续提高难度,四米高的台阶你们还能坚持住,那我从五米、六米高的台阶上跳下去,不知道你们还能跟上来几个?

    想法是美好的,可当我站在一道五米多高的平台上时,我的腿却开始不听使唤--这超过了我能承受的极限。

    我能感觉到弗洛特拉的心中的忧虑,但她却故作镇静地挂在我的脖子上一言不发,想必是不希望我为此分心。好吧,让我静下心来好好想想。

    没有退路了,除非……

    “老大!库房那边需要增援!托纳尔先生还在里面!”

    敏锐的听觉让我从下方的追兵那儿听到一句焦急的呼喊。库房?想必是银血家族的产业吧。女兽人是银血家族的雇佣兵,雇主有难,她必须回身救援。弃誓者们造成的混乱愈演愈烈,已成燎原之势,如今终于给了我绝处逢生的机会。

    “这样啊……那就没必要把精力放在一个逃犯身上了。你们几个先回去增援,这里由我来收尾。”

    想要一对一?女兽人未免过于自信,不过她确实有着足以自恃的资本。能被银血家族请来亲自镇守希达纳监狱,女兽人的强大毋庸置疑。而且,与全副武装的对手不同,我近乎于**。

    处于劣势并不意味着我会心甘情愿地坐以待毙。情况仍然严峻,但对我来说现在已是最好的机会。

    我将怀揣的剃刀别在了衣领处。

    ……

    “原来如此,我就说你怎么会从封闭的矿场里跑出来,看来那帮弃誓者利用这些年的时间背着我们挖出了一条地道。”

    女兽人独自一人走上了平台。

    “你们还以为只要守着矿场大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确实是这样。我对此很好奇,银血家族定下的银矿产量已经束缚住了他们的手脚,他们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在坚固的岩层中挖出一条隧道。”

    “因为那条隧道是矮人挖的,弃誓者们只不过是借用而已。”

    不再闲聊,我抱着弗洛特拉向女兽人走去,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放了我们吧,我们是无辜的,而且你的雇主正处于危难之中。我此行只是为了把弗洛特拉救出来,无心再给你们添任何麻烦。”

    “抱歉,别跟我谈感情,我服务的是那份契约,雇主的安危固然重要,可与我的本职想比只能排在第二位。今天的越狱事件让我荣誉尽失,我必须得做出弥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女兽人不为所动,甚至杀意已决,“倒是你,怎么不继续逃窜下去了?真以为我会放过你?还是说你已经有了求死之志,想用自己的命换你怀中女孩的命?”

    “一个人就敢追上来,你的求死之志也很旺盛嘛。”看来没得谈了,我蹲下身体让弗洛特拉从我身上下来,同时用酸溜溜的语气向她反讽。

    “不知好歹。”一道寒芒从女兽人眼中闪过,她暗暗哼了一声,“那个女孩在我这里将会过得好好的,你把她劫出去反倒是害了她。”

    “如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会相信你。但等到今夜的事情水落石出后,把她留在那儿才是害了她。”

    我双手握成拳,抢先向女兽人冲了过去,可我很快又将脚步刹住开始缓缓后退,因为对手从背后的一排武器中取下了一柄钢锤。钢锤,砸到无护甲人员身上非死即残,我如果作为主动进攻者必须要硬接对方的后手,更何况此时我的手中空无一物。

    现在换成对方朝我冲了过来。看到我畏畏缩缩不断后撤,女兽人来势汹汹,钢锤被举至肩后,力求一击必杀。

    就在钢锤即将朝着我的位置挥下时,我行动了。我将身体伏下,止住后退的趋势,猛地向前扑去,赶在对方双手抡至胸口前锁住了她的胳膊,钢锤的势头也因此停了下来。

    “不错,成功化解掉我的攻击,”女兽人讥笑着,语气满是不屑,“可是然后呢?跟我比拼体力吗?你准备怎样对我造成伤害?”

    “用这个。”

    我扭头把别在肩上的剃刀叼起。女兽人见状立刻前倾自己的额头,牢牢顶住我的脑门,让我难以把口中的刀片递向她的脆弱部位。

    “继续!还有什么招式没?”

    你输了。我用眼神回答她,同时将力量集中到胸腔之中,“fus!!!”

    在不卸之力的推动下,含在口中的刀片激射而出。女兽人虽然察觉到了暗藏的危机,但她此时已经与我短兵相接,身体能够移动的空间极为有限。

    对方只能勉强摆开脖子,避免自己的颈部动脉被直接击中。女兽人没有立即死亡,可结果差得不是太远,她的侧颈血流如注,不知道体内那点血液还能像这样流淌到什么时候。

    我抬起右腿,膝盖重重撞在女兽人的腹部。女兽人受此一击飞出了好几米远,翻滚几圈后支起身子躺在地上,捂着脖颈对我怒目相向。

    搞定。

    我跑到一旁将弗洛特拉背起,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正当我转身还没走出几步,一股冷酷的杀意瞄准了我的后心处。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