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我把弗洛特拉交到他手中,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

    如果不得不在监狱长住,迈德纳奇的提议我或许还会认真考虑考虑。可事实上再过一个多月我就可以拍屁股走人,那时候我再找他要回弗洛特拉,他会心甘情愿地把人送还给我吗?

    甚至迈德纳奇还会阻挠我离开。见识过他们喝下斯库玛后的反应,我才察觉到到我的魔法在他们眼中究竟有着怎样的价值。

    现在我手里唯一未打出的底牌……就是那封准备寄回雪漫的求助信。入狱之后,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很慎重地留了个心眼,没有把我的底牌泄露给监狱中的任何人。监狱与外部世界是彻底隔绝的,监狱里的囚犯只知道我和弗洛特拉因谋杀罪入狱,刑期肯定不会是个小数目,甚至在他们的认知中,进了这所监狱就再也不可能出去。

    所以,我决定拖延下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不知道坐了二十多年牢的迈德纳奇有没有这样的耐心,但我现在必须得尝试一下。

    “可以让我考虑考虑吗?我想问问弗洛特拉的想法,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委屈。”

    “弗洛特拉,这是那个女孩的名字?”迈德纳奇凝视着我的眼睛,食指在书桌上有频率地不断敲击,“可以,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要听到你的最终答复。不要让我失望,新人能在入狱的第二天就来到这儿见我,这是你莫大的殊荣。”

    迈德纳奇俯下身将桌上的油灯吹灭,示意我离开。

    ……

    “怎么样?”

    离开迈德纳奇的直辖区域后刚刚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乌拉岑立刻向我询问起迈德纳奇的回应。

    “国王同意了,同时他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弗洛特拉需要留在他身边作为人质。”

    “这……”会面得出的结果让乌拉岑感到意外,他迟疑了会儿,将自己的看法告诉给我,“我觉得可以接受。虽然看起来你不太放心,但国王殿下对我们一向说话算话,是个值得托付的对象。”

    乌拉岑并不清楚我心里的想法,我不可能将弗洛特拉交到迈德纳奇手里。同时我也不能把自己的真实处境直说出来--难道要我告诉他们我只会在这里待上一个多月,然后银血家族管事儿的人就会恭恭敬敬地把我请出去?

    要知道这里是银血的矿场,银血的监狱,所有人都是银血的奴隶,他们大都对银血抱有强烈的恨意。与这些囚犯共患难也就罢了,万一被他们知道这个隐秘的消息,还不知道会惹出怎样的麻烦。

    一筹莫展。想不出任何办法的我将所有期望全寄托在了面前的人身上。

    “乌拉岑,”我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沉重,立刻就吸引住乌拉岑侧耳倾听,“你是真心希望弗洛特拉能够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地成长吗?”

    “是的,”乌拉岑用慈爱的目光看向弗洛特拉,“看到她我就像看到了我曾经的女儿。”

    “可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在这种地方呆着,缺乏阳光,不能洗澡,没有更换的衣物,没有休息的床铺,每顿就吃几片干巴巴的硬面包,补充营养只能靠混杂着泥土的苔藓和酸臭的雪鼠肉……弗洛特拉刚进来一天,或许现在看上去还能适应,但你觉得她能坚持多久?她经受不住这样的摧残!”

    听了我发自肺腑的控诉,乌拉岑的面色变幻不定,随即低下头沉默不语。换成任何人都知道,饥饿、疾病、暴力……小女孩在这座监狱里是活不了多久的。即使国王愿意收留她,这也只能让她多苟延残喘几年罢了。

    “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相信我能……坚持下去!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

    我的语气强硬而愤慨,这让习惯于我温和一面的弗洛特拉听了后感到不知所措。她怯生生地拽着我的手,向我做出保证。

    “好了,弗洛特拉,我知道你很坚强,但只靠坚强是没法挺过困难的。这两天我已经把你的眼睛捂上过很多次,你知道我不想让你看见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吗?”

    弗洛特拉也沉默了。我能捂住她的眼睛,却不能堵上她的耳朵和鼻子。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没能进入她的视野,而血的味道,还有那些囚犯们贪婪的咀嚼声则让她无法忽视。

    我们三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互不言语。

    ……

    直到乌拉岑站起身来。

    “十年了,如果她还活着,想必早就被找到了。我应该把精力放在活着的人身上。”

    乌拉岑走到墙边更换掉烧尽的火把,让房间重归明亮。看上去他刚刚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你说得没错。弗洛特拉不能呆在这种地方。”

    乌拉岑的回应让我眼前一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银血家族的雇佣兵们把守着希达纳矿场的入口,他们的头头是一名女兽人,乌尔佐加·格拉-舒格兹。我这些年来一直参与着矿石与食物的交接工作,和她有着一定接触。她欠过我一个人情,我可以请动她帮我办一件事情。”

    兽人的名字一向很拗口。通常情况下他们除了普通的姓名外,还会再加上一个中间词用以表示性别,男性为“格洛”,女性为“格拉”。兽人信仰着诅咒与誓言之神马拉凯斯,因此他们从来不会违背签订的契约,是泰姆瑞尔大陆上最值得信任的雇佣兵群体。

    “你认为她会违背与银血家族签下的雇佣协议,私自将弗洛特拉放出去?”

    “不会,”乌拉岑掏出一根炭笔在纸上开始书写,“但她可以在规则之内给予一些照顾。”

    “什么样的照顾?”

    “不是所有人都被关押在矿场内部。有一些身份敏感或者更有价值的囚犯会被安排在单独的牢房里,环境和待遇同矿场内部比起来天差地别。我会给乌尔佐加递一张纸条,说服她把弗洛特拉关到那儿去,并让她平时多多关照这个孩子。”

    “这……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真是一个让我无比心安的好消息。我站起身走到乌拉岑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能把弗洛特拉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也就放心了。没有了可用以威胁的弱点,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我有充足的把握在与迈德纳奇的周旋中全身而退。

    “我曾经拜托乌尔佐加帮忙打听我女儿的下落,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有收到任何值得庆幸的消息。现在我决定将这个机会交给弗洛特拉,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您!我相信乌爱拉一定还活着,您的女儿一定在某个未知的角落平平安安地生活着,等待他的父亲从牢狱中归来。”

    “恐怕我没机会去见她了,”我真挚的安慰只换来乌拉岑的一声苦笑,“我还有自己的事业要去完成。”

    “您的事业?”

    “是的,我不仅是位父亲,我还是一名弃誓者。我今天帮助弗洛特拉只是私人行为,我内心深处仍然效忠着国王殿下。”乌拉岑将写好的信件塞进裤兜,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不要以为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明天,你将面对国王殿下的怒火。这二十多年里,他被我们称为‘褴褛国王’。但在入狱之前,他还有着另一个名号,‘狂怒之王’。”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星海浩瀚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