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来,路上什么都不要看,什么也不要问。”

    在乌拉岑的指引下,我与弗洛特拉沿着主矿道向着监狱的最深处走去。注意到陌生人的到来,一路上的囚犯们纷纷停下手中的矿锄,警觉地注视起我们,看得我很不自在。

    “见到他之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我应该怎么称呼他,和你们一样也是‘国王殿下’吗?”

    “不用担心,一个被关押在监狱里二十多年的老人,能有什么排场和尊严可言。而且你看上去也不像是个会把事情搞砸的家伙,把你提炼斯库玛的手艺向他展示出来就好。”

    我不大清楚这位“褴褛国王”有着什么样的性格和喜好。在我眼中,一个被关押了二十多年的囚犯,精神上完全正常的概率低到可忽略不计,偏激、残忍、仇恨、愤世嫉俗……这些特质如果出现在他身上,我一点也不会感到意外。

    “但愿如此吧,希望你给出的评价是中肯而准确的。”

    一扇扇锈蚀的铁门紧锁着,不知通往何方。乌拉岑领着我来到其中一扇门前。

    “国王殿下就在里面,我会和弗洛特拉在门外等候。”

    ……

    “褴褛国王”这个名号所言非虚,恐怕没人能想到监狱的幕后掌控者竟然住着这样一个简陋的小房间。在桌上油灯的照明下,我将迈德纳奇的房间迅速浏览了一遍,生长着菌类的腐坏原木被做成支架用以支撑洞窟顶部,一张用石块垫着断腿的破床摆在房间最里面的角落。床上摊放着脏兮兮的茅草、床单与被褥,隐隐传来一股霉变的异味。

    我走到书桌前,向拿着一支鹅毛笔书写着文件的年老男子欠身问候,“见过国王殿下。”

    房间的主人看上去落魄到了极点。花白的头发在灰尘与污垢的附着下看上去灰蒙蒙一片,两道同样色泽的八字胡须一左一右分别向下垂落。书桌挡住了他的身体,但从桌下的空档我仍然能瞅见他裤子膝盖处的破洞,还有包着双脚的两圈粗麻绳。

    “用不着这样文质彬彬。”褴褛国王迈德纳奇止住手中的书写,抬起头扫了我两眼,“我能感觉出来,你对我一点敬意都没有。”

    对方讲得毫不留情面。不过这也是实话,任何正常人都不会对一个全身穿着破烂的邋遢鬼生出好感,但心里的真实想法明显不能直说出来,于是我只能干笑两声一笔带过。

    察觉到我的尴尬,迈德纳奇继续说道:“没关系,他们都把我喊作国王,可我自己心里清楚,从本质上讲,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我们都是囚犯,是奴隶,是被关在笼中因孤独而发狂的野兽。”

    果然不出我所料,二十多年的紧闭没白关,这家伙说起话来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迅速而妥当地接下去。

    “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这点。在这里,您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国王。”

    迈德纳奇赞许地点了点头,算是对我憋出来的回答表示认可,“即使出了这所监狱,我仍然是货真价实的。我是‘褴褛国王’迈德纳奇,马卡斯城的统治者,弃誓者的领导人,瑞驰的国王,”说到这里迈德纳奇顿了顿,“--曾经的。”

    我曾听艾崔斯讲过弃誓者的来历,他们是一群失去家园的布莱顿人,迈德纳奇的自述也印证了这点。

    “我们与入侵者抗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第一纪元,而我个人的记忆只能追溯到二十多年前。我至今仍记得那是第四纪元174年,帝国陷入与精灵的战争中脱不开身,我借助这个机会率领人民揭竿而起光复了马卡斯城,亲手杀掉了诺德人的领主,并迫使帝国默认了我们的统治。”

    迈德纳奇的脸上满是春风得意,但他的自豪之情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好景不长,仅仅两年过后,乌弗瑞克,‘马卡斯之熊’,带兵镇压了我们。”

    提起乌弗瑞克,迈德纳奇的语气充斥着强烈的恨意。我理解迈德纳奇的心情,可比起这些我还有更大的疑惑。

    “乌弗瑞克?我记得他的领地在天际省最东边,他怎么会跑来这里?而且帝国不是已经默认了你们的统治吗?”

    “依格蒙德,老领主的儿子,拒绝接受这个结果。那时的帝国刚刚与精灵签下白金条约,还没从世界大战的余波中恢复过来,他们无法给予依格蒙德有效的帮助。于是依格蒙德找到了乌弗瑞克,并与他达成了一笔交易。”

    “交易?”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乌弗瑞克带来了一支军队,帮助依格蒙德将马卡斯城从我们手里抢夺回去。作为交换,乌弗瑞克要求依格蒙德支持他的政治主张,并在马卡斯城恢复塔洛斯的信仰。”

    塔洛斯的信仰?事实上先祖神洲现在已经进驻到马卡斯城中,这说明塔洛斯的信仰在马卡斯城依旧是被禁止的。但马卡斯城早已重新归于依格蒙德领主的名下,看来这笔交易中又发生了新的意外。

    “哈哈哈哈!!!”迈德纳奇放声狂笑,笑声极为解气,“可笑的是,乌弗瑞克也遭到了出卖,依格蒙德抢夺回他父亲的城市后,反手又勾搭上精灵阴了乌弗瑞克一道。乌弗瑞克煞费苦心,结果反倒白白忙活了一场。”

    这么说来,那位为父复仇的依格蒙德领主才是最后的赢家?不对,马卡斯城中还有另外一股强大的势力。

    “可是依格蒙德最终也没能将整座马卡斯完全控制在自己手里,如今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银血家族又是什么来头?”

    “乌弗瑞克倒也留了个心眼。他暗中绕过依格蒙德,和银血家族有了合作。在攻破马卡斯城后,借助乌弗瑞克的军事力量,银血家族迅速将城内大量资产的所有权敛到自己名下,比如这座天际省最大的银矿。”

    喔,真是一场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大戏,各方势力你来我往明争暗斗,结果最后的便宜全被一家暴发户占去了。

    “你是弃誓者的首领,亲手杀死了前任领主--依格蒙德的父亲,可你仍然存活了下来,甚至成为了希达纳监狱的暗中掌控者。是银血保下了你?”

    “是的。”迈德纳奇确认了我的猜想,“城破之后,我迅速被逮捕,审判,执行死刑。托纳尔·银血暗中阻止了行刑,用调包计将我救下。”

    银血家族救下迈德纳奇肯定不是为行善。弃誓者的国王迈德纳奇与新的领主依格蒙德,一方是杀父之仇,一方是灭国之恨,双方势如水火,如果运用得当,银血家族将会多出一个可靠的盟友用以对抗依格蒙德领主。可事实上迈德纳奇已经在监狱里待了二十多年,没有被银血家族拿到明面使用,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托纳尔·银血想利用你,但他不信任你。”

    话音一落,鸦雀无声。

    “你想得太多了。”迈德纳奇不再谈及这方面,他从抽屉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月亮糖块,还有一个酒瓶。“我们谈谈正事吧。你的手艺我听乌拉岑说过。能够从月亮糖里提炼斯库玛,这样的人才正是我需要的。”

    我按照迈德纳奇的指示,对月亮糖施放出了变化系法术,将分离出的斯库玛原液滴在酒瓶之中,递回给迈德纳奇。

    迈德纳奇接过酒瓶一饮而尽。沉默了片刻,斯库玛开始生效,迈德纳奇的眼眶变得湿润,而后老泪纵横。

    “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尝过斯库玛的味道了。只有在喝下它的时候,我才能从过去的伤痛中彻底解脱出来。我的人民!我的国家!我的……信仰……”

    迈德纳奇趴在书桌上放声嚎哭。

    老人的心中想必还藏着很多伤心事吧。我默默立在一旁,静静等待他从药效中恢复清醒。

    ……

    “你的礼物我很满意。说吧,你想要什么?”

    “保证我们的安全、**和自由。我要求独占一块空地,不参加采矿的工作,以及,不能有任何人来找我麻烦。”

    听到我的要求,迈德纳奇闭上眼睛陷入了思索。眼泪稀释了尘土,让他的面部看起来条纹分明。

    “坦白来讲,如果不是因为斯库玛的原因,我对你们一点兴趣也没有。我的得力手下波库尔还向我表达过强烈的不满,你惹恼了他。”

    “但他会听国王的话。”

    “确实,他一向听我的话,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屠夫,我没法保证脾气暴躁的他会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去发作。而且他是追随了我多年的忠实手下,如果他真的因冲动犯下错误,我不可能从重处罚他而让其他的手下心寒。”一番讲解之后,迈德纳奇睁开眼睛给出了答复,“所以,我有一个建议。”

    没有干脆地答应我,难道迈德纳奇还想从我身上榨取什么利益不成?

    “说来听听。”

    “双赢的建议。你有着能够保护自己的实力,但你身边的小女孩是个累赘。让她跟在我身边,我可以充分保证她的安全,你也能弥补上唯一的弱点。”

    好心计!这是在向我索要人质!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