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大个,你碰不到我的!”

    弗洛特拉娇笑着,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而兽人的手臂则在我的把持下不得寸进。

    “这怎么可能?”

    兽人没有想到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布莱顿人竟然拥有能与他相媲美的臂力。

    “怪不得敢激怒于我,原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兽人在惊愕中收回胳膊,然后把自己身穿的皮外套扯下重重甩在地面扬起一片尘土,露出了粗野的毛发与膨胀的胸肌,“但你是赢不了我的,你将为你的挑衅付出血的代价!”

    此时我也暗暗将剃刀摸在手心,冷冷地盯着兽人的颈部动脉处,不作任何言语。

    战斗一触即发。

    “等等,波库尔。”

    紧绷的场面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是乌拉岑赶了过来,他将蠢蠢欲动的兽人喝止住,我见状也暂时收敛起杀意。

    “怎么了,乌拉岑?你打搅了我的兴致!”

    “这个新人有很大的价值,国王殿下对他寄予厚望。”

    “国王殿下?”听到这个称谓后,对我虎视眈眈的波库尔竟然强行沉住了气,“算你走运,自己滚个我看不到的地方呆着去。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们之间还有一笔帐没算清!”。

    “多谢提醒。希望你别把脾气撒在无关的人身上,那样会显得自己很没种,”我将右手搭在右侧一个新来的囚犯肩上,他正因我与波库尔的冲突表露出一副战战兢兢的姿态。

    听到从波库尔那边传来的不屑状冷哼,我淡然一笑,拉着弗洛特拉离开了这间所谓的“新人训诫室”。

    ……

    “也就是说,这里没有单独的牢房也没有可用的床铺,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去打理?”

    “是的。这里号称是监狱,实际只是一个锁上大门的矿坑。大多数情况下守卫只会记得给我们提供食物,好让我们有力气开采矿石。至于我们穿什么睡什么,他们概不过问。”

    乌拉岑刚刚帮我解了个围。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在与波库尔交手时会落入下风,但能少惹一样麻烦总归是好的--前几天杀掉的高精灵法师已经给了我足够的教训,而这个兽人明显是有着后台的。

    “你刚刚说的‘国王殿下’是谁?”

    “弃誓者的首领迈德纳奇,人称‘褴褛国王’。”

    “喔,这个称呼听起来比领主的名号还要拉风。”注意到乌拉岑的语气和表情都显得十分尊敬,我继续问道,“他就是这个监狱的幕后头头吗?”

    “没错,你今天遇到的野兽波库尔是国王的得力手下。我知道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兽人肯定会被一名法师智商压制,但如果你和波库尔闹僵了,整个矿坑都会与你为敌。”

    我无奈地耸耸肩,“但现在似乎已经闹僵了。”

    “没事儿。”乌拉岑安慰起我,并向我抖出一条重要的信息,“我刚刚托人给国王殿下递了张纸条,明天早晨我就会带你去见他。”

    “哦?真是多谢了!”想到明天就要面见那位褴褛国王、弃誓者的首领、希达纳矿场内的暗处统治者,我的兴趣一下子被提了起来,“见到他之后我该怎么做?”

    “你只需要证明,比起用死亡来平息波库尔的愤怒,你还能起到更大更关键的作用。”

    “更大更关键的作用?比如?”

    “比如从月亮糖中提炼斯库玛,国王殿下一定会对你的手艺赞不绝口。”

    呃,我还以为是提升矿石的产量与质量方面的技术性问题。

    ……

    封闭的矿坑内不见天日,因此也就无法精确地判断出具体时刻,但对这里的囚犯来说,时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随着囚犯们挖够满额的矿石结束了一天的苦役,乌拉岑所在的房间即将变得人满为患。于是我带着弗洛特拉在地下坑道中绕来绕去,最终找到一间稍微清静点的空硐。

    几道目光盯上了初来乍到的我们,更准确地说,他们盯上的是弗洛特拉。有的是疑惑,有的是新奇,有的……则是不加任何掩饰的恶意。

    我又一次捂住了弗洛特拉的眼睛,赶在她看向那个方向之前。

    一个跛脚的脏汉,直勾勾地盯着弗洛特拉,甚至当着我们的面脱下破烂的裤子套弄起他的那玩意儿。

    “yol!……toor!!”

    出于强烈的厌恶感,我忍不住多吼了个音节出去。

    在烈焰的惩戒下,对方浑身上下每处毛发都不得幸免,脏汉一只手拍打着焦糊的头发,另一只手捂住熊熊燃烧的裆部,慌不择路地向我的视线外逃离,丑态尽现。

    “滚个我看不到的地方呆着去。”之前野兽波库尔的话被我原封不动地传达给了他。

    “新来的?你很嚣张嘛。”一个旁观的囚犯对我的行为与言语表达出不满。

    “那是因为我有嚣张的资本。”我领着弗洛特拉走到一块干净的空地上坐下,并向那人回答道。

    “哟,那我们嚣张的法师阁下怎么会被关进了监狱?”

    这家伙话中带刺儿,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算了,我是来寻找休息的去处,不是为了跟这帮小混混没完没了地纠缠。只要别触及我的底线,随他怎么说,再者我心里也没多少戾气可以拿出来发泄。

    “那是因为抓我进来的人比我还要嚣张。”

    “呵呵,银血家族,这帮该死的混蛋……”,囚犯喋喋不休地发泄着对银血家族的不满,只不过话语中的具体内容反倒让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能够从任何人的手里随意抢夺财产,却不允许我们从他们那儿偷走一丝一毫!”

    一个蠢贼而已,没有交流的必要。我转头望向另一边正盯着我们的囚犯,“你是犯什么罪进来的?”

    “有人说我是弃誓者。”

    唔,一听就能明白,栽赃嫁祸扣帽子的手法,俗套但是有效。

    “所以你就背锅了?”

    “是啊,那晚我明明喝醉酒睡了一整夜,我到现在连死掉的是谁都不知道!”谈起受冤入狱的经过,囚犯愤愤不平地抱怨起来,“该死的诺德人!”

    “你都说了多少遍了?就算你当年不是弃誓者,可你现在不已经加入到我们当中了吗?”另一名囚犯想必早已不厌其烦,插嘴打断了他的唠叨。

    “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我向刚刚发言的另一名囚犯问道。

    “跟他不一样,我是个真正的弃誓者。七年前的一次行动失败了,但银血舍不得杀掉一个健壮的劳力,所以我就被抓到这儿给他们挖矿。”

    “挖了七年矿……你有什么感想吗?”

    “有朝一日我要是能够夺回自由,我一定会去再杀几个诺德人!”

    ……

    “条件还真是简陋,就这样将就着睡吧。”

    “嗯。”

    我把身上的麻布囚衣脱下来仔细丈量大小,以决定晚上的睡眠方式。但遗憾的是,除非将其从中间彻底撕开,否则根本没法铺出一块大小合适的地铺。

    于是我靠坐到墙角,弗洛特拉则蜷缩在我的怀里,睡得很安详。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睡个觉吧、护舒宝之怒、为了部落熊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