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马卡斯城?”

    “是啊!”身旁的弗洛特拉肯定了我的猜想,她与我一同仰视着这座修筑在高崖之上的雄伟都市,并用因崇拜而微微发颤的语调发自肺腑地赞美道,“很小的时候我就听说过这座巨石之城的传说,今天终于亲眼见到了它!”

    “可是这座城市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啊!”

    抛开小镇与村落不算,雪漫城是我之前唯一见识过的大城市。那座城市无一处不体现着诺德人的传统文化,吉娜莱丝的金树、天空熔炉的雄鹰石像、初代战友团乘坐的渡海船只月瓦斯卡……即便是从最不起眼的石头城墙,也能窥出诺德人的那份自由与粗犷。雪漫城的建城位置也遵循着最佳的规划,肥沃的大平原与奔流不息的白河带来的风调雨顺足以让北地的明珠经久不衰。

    而现在我们面前这座坐落于山间高崖之上的城市则有着与诺德人完全沾不上边的风格与理念。城市建在崎岖的深山之中,附近没有多少耕地能够利用,山间飞流直下的溪水大概也只有观赏的价值。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城市的建筑风格。

    与诺德人在平地上盖起木屋不同,这里的房屋和庙宇要么直接从岩石山体中开凿出来,要么由精心雕刻的巨大规整多边形石块堆砌而成。

    石屋的外观看上去棱角分明而富有规律。石料之上看不见任何圆弧的轮廓,似乎建筑者们认为在现实生活中弧度危险而不够精确,因此他们更偏爱相互之间成一定角度的直线。那群建造者一定对建筑学有着很深刻很独到的理解,以诺德人目前的科技水准根本无法触及到这样的高度。

    “这绝对不是诺德人修建的城市,建造它的是弃誓者吗?”我向押送或引导我的艾崔斯提出了疑问。

    “嘘!”艾崔斯听见我的话后立刻伸手制止住我继续说下去,“像你们这种外地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千万不要提这三个字,这可能会为你们带来严重的麻烦!”

    “好吧,”艾崔斯的提醒顿时让我醒悟,想必又是一个贵圈真乱的故事,于是我再次重复自己的问题,“这座城市是那些人修筑的吗?”

    “不。早在我们的祖先定居在这里之前,马卡斯城就已经存在于这里了。”

    “比布莱顿人原住民还早?”回想起诺德人在天际的开拓史,我的疑惑更深了,“难道是早期精灵修筑的城市?可他们的风格不可能像这样厚重。”

    “据说……听一些博学的人说,修建这座城市的是矮人。”

    “矮人?”艾崔斯给出的字眼很容易就能让我注意到这个种族的独特属性,但我更多的则是感到陌生。我在马斯克留下的知识中仔细翻阅,除了潜行中的虎人和在水里游动的亚龙人,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被安上“矮”的帽子。

    正当我将印象中的各类种族与矮人作比对时,忽然,前路上方的空气出现了轻微的反常流动。我茫然地抬起头,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紧接着前方不远处跟着传来一记沉闷的坠地声。

    突发的巨大动静让整个市场陷入寂静,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声音的源头。

    “啊!!!”

    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故,围观的市民四散而逃。一名马卡斯城卫兵从城市上层的山崖跌下,坠落到市场中,还砸在一个于路边珠宝摊挑选首饰的女子身上。

    女子的一侧肢体受到猛烈的落体撞击,折成不可思议的模样。伤势看着很吓人,不过幸好没被砸中要害,仅仅是严重的骨折。而那名坠亡的士兵就没这么好运了,数十米的高崖,还穿着一身铁甲,没摔成一团无法辨识的肉泥已是祖上积德。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上方的街道传下来,与此同时还伴随着金属的阵阵摩擦与撞击声。艾崔斯引导着我们继续前进,并向我说明情况,“卫兵已经开始行动,看来又是弃誓者干的好事。”

    “也可能是失足坠落吧?这样危险的高度你们为什么不加一列栏杆?”我望向上方的高崖,提出另一种见解。

    “在马卡斯城,任何伤亡事件都可以视作是弃誓者所为。”艾崔斯没有从正面反驳我的猜测,他长叹一口气,看上去好像自己也深受其害的样子,“外人眼中的马卡斯城,被雕琢在栩栩如生的岩石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伫立在群山之间,然而他们怎会知道,这样一座拔地倚天的巨石之城背后却暗藏着无数的风险与杀机。马卡斯城是一处易守难攻的要塞,他们只能使用这些小伎俩才能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军队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剿灭他们?”

    “与马卡斯城的环境相像,瑞驰领地几乎全部由悬崖峭壁与崎岖的山岭构成,再加上他们背弃誓言投向魔神的怀抱,我们无法给他们造成实质上的打击。我们只能严阵以待,在这些杀人犯与破坏者主动暴露出来后才可以将他们绳之以法或者关进监狱。”

    “唉……无解的难题。”

    抢劫、伏击、掠夺,强盗也会做出类似的举动,但他们这样做有着明确的目的--只为获取利益,甚至出于可持续发展与避免领主用雷霆手段报复的缘故,深谙生存之道的强盗们通常还会表现得很有职业素养。而这群弃誓者,他们犯下杀戮与破坏的罪行仅仅是为了纯粹的复仇,带来的危害和恐惧要远远超过强盗。

    卫兵接管了现场,我和艾崔斯一行人继续沿着道路向城市深处走去。

    “这是马卡斯城中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一家酒馆。”艾崔斯沿路向我讲解路上的一切所见所闻。

    “银血……”我将招牌上的文字小声念了出来。

    “没错。从招牌上的两个字,你应该可以想象到幕后老板是谁。请记住,想在马卡斯城保住命,多喝酒,少惹事,啤酒比鲜血要便宜得多。”艾崔斯引导我看向更远方的一座巨大石门,“那边是银血家族的库房,里面堆集着成山的财富。有一句谚语暗中流传着:马卡斯城流淌着血与银。其实银血家族一点也不忌讳这个,他们反倒以此为荣。”

    走了一会儿,我又发现一座更大的石门开在前方的山壁上,“那又通向何处?”

    “石下要塞的入口,在它身后隐藏着一座巨大的地下都市。银血家族的势力无法透过那道门,里面是依格蒙德领主唯一能够控制的区域,先祖神洲的势力也驻扎在其中。”

    “迪贝拉女神的庙宇在什么地方?”一路上静静听着艾崔斯讲解的弗洛特拉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虽然马卡斯城的宏伟令人震撼,但只有那座神庙才是女孩的最终归属。

    艾崔斯将头呈直角抬起,望向巨石之城最顶端的一座神庙式建筑,“迪贝拉的庙宇就在那儿。”

    “放心,等把你解救出来后,我会送你前往。”

    “这个……”艾崔斯听了我对弗洛特拉的承诺后脸色有些古怪,“你真的想把小弗洛特拉送到那儿去?”

    “虽然你们的队长不相信,但我可以保证,她是迪贝拉的下一任预言家,神庙是她最合适的去处。”艾崔斯的语气听起来酸溜溜的,似乎那座神庙里有什么隐情,于是我将小姑娘的身份重申了一遍,然后询问起关于那座神庙的信息。

    “呃,你还是先考虑考虑接下来的牢狱生活,那座神庙的背景等你出狱以后再自行调查吧。”

    艾崔斯对此则表现出一副难以启齿的姿态。也好,还是先筹划接下来的牢狱生活该如何度过吧。

    ……

    “那是与矿场配套的熔炉与锻造厂,一些精通此道的兽人受银血家族的雇佣掌管着这里,同时役使着一大批饱受剥削的底层劳工--他们还算不上是最底层,因为他们至少拥有着自由,还记得太阳长的什么样。”

    随着前方的视野越来越狭窄,艾崔斯中止了叙述,我们一行人也来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希达纳银矿,或者说,希达纳监狱。

    --------------------------------

    ------------作者的话------------

    --------------------------------

    4e201年,frostfall月19日,主角因谋杀罪被押往马卡斯城,即将投入希达纳监狱。

    本书qq群:317509024。

    感谢书友坑壕、睡个觉吧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感谢书友过来夏天为本书制作了霸气的新封面!这些应该没人吐槽了吧……

    另:作者这些天呕心沥血,放弃了端午节假期,总算是又聚集起了近十章存稿……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