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没有钱?没有钱你还能买得起熊皮衣服?”

    不待我做出进一步解释,帝国小队长的脸色立刻阴沉下去。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在对方从梭莫手中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勉强说服自己放低姿态以征求对方的谅解。

    “我出来得很急,身上确实没有带钱。请给我点时间,我的家人会为我送赎金过来。”

    “你家住在哪儿?”

    “雪漫。”

    “把你的身份证明给我看看。”

    “呵呵。”

    ……

    这支部队还有任务在身。发现没法立即从我身上榨出油水,小队长分出几名手下驾驶一辆板车将我和弗洛特拉沿着他们来时的道路押送。

    “你们准备怎样处置我?”我谨慎地向身边一名布莱顿裔士兵询问试探,或许看在同属一族的份上,他能向我透露出些许关键消息。从他们望向我的目光来看,我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但他们也没有释放我的意向--毕竟刚刚有一个地位不低的高精灵死在我手上,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是正当防卫。

    “要不是看在我们队长讨厌梭莫的份上,他早就把你当做弃誓者就地格杀了,”说到这里,名为艾崔斯的士兵开始一条一条数落起我的不是,“无法提供任何身份证明,连贿赂我们队长的钱都没有,最要命的居然长着一副布莱顿人的面孔……”

    “布莱顿面孔怎么了?您不也是布莱顿人嘛。”

    “难道你是个在雪漫土生土长的布莱顿人吗?”我的问题听在艾崔斯耳中似乎有些违反常识,但他还是对我做出了解答,“瑞驰位于高岩、天际和落锤三省的交界处,这里生活着不少布莱顿人,而弃誓者基本都是布莱顿。”

    “不一定每个布莱顿人都是弃誓者,比如我,还有您,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公民。这次真的是意外,我真的是忘了携带……”

    “遵纪守法还会犯下谋杀案?还是当着另两名高精灵的面谋杀他们的长官!在我眼里你就是个亡命之徒,要不是运气好撞上了出身于银血家族的队长,你这些话就只能说给阿凯听了。”

    “好吧。”艾崔斯的吐槽让我百口莫辩,我不得不重新把交谈内容转回正题,“话说回来,你们到底会怎样处置我?”

    “先把你押回马卡斯城。”

    “然后呢?”

    “坐牢,或者说挖矿。”

    唔……劳改吗?那我就放心了,只要不是砍头就好。先勉强自己在里面呆上半个月,雪漫那边收到我的信函后自然会派人赶往马卡斯城赎我出去。

    “在监狱里能和外面通信吗?我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我的家人,让他们托关系赎我出去。”

    “不知道,我从来没蹲过监狱。”艾崔斯用心不在焉的语气回答,然后抛给我一个十分令人泄气的答复,“但你如果想通知自己的家人,至少得等到一个月之后。”

    “为什么?”

    “在瑞驰,信使是个危险活。如果不是重要军情,马卡斯城的信使们只会在每月月中由军队护送出行一次。本月的送信队伍已经派发出去,我们一行人刚刚就是从那支队伍里分离出来。”

    这运气未免太衰了吧?今天霜落月十六日,刚好过月中,唯一的一班信使就这样在不知情下被我活活错过,我得在监狱里多待上至少一个月。

    这个世界的监狱远远不如地球那样文明,好在凭我现在的力量足以胜任一切粗活,也能保护自己远离捡肥皂的陷阱,这才不至于给我带来太大的困扰。

    只是弗洛特拉该怎么办?

    “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姑娘?你在逗我?迪贝拉的神庙我每个星期都去,里面的祭司哪个不是如花似玉风情万种的美人?”大概是因为我拿不出贿赂的缘故,小队长临走前无视了我的申诉,将弗洛特拉定性为从犯--也就是说可怜的小女孩得跟着我一起坐牢。

    “难道一个小女孩也要干挖矿的粗活不成?你们的队长是在滥用法律!”

    “这……”艾崔斯对此也感到为难,但他手里那点芝麻大的权力无法做出干涉,只能安慰我道,“女孩应该不会受到太多刁难吧,估计做做饭就行,监狱里的囚犯在日常饮食方面肯定有很大的需求。”

    “但愿如此,”我转头朝向身边的女孩,“弗洛特拉,听见没?我们接下来要经历一段苦日子,我可能要成为一名起早贪黑任劳任怨的矿工,你可能要也要学习如何埋锅造饭,这不是个容易的差事儿。”

    “我很坚强!”弗洛特拉乖巧地做出回答,同时握紧小小的拳头以示决心。

    “那就好,我只是有些担心迪贝拉没有赐给你做饭的天赋。”无视弗洛特拉扮出的鬼脸,我笑着继续说道,“这次的苦头就当是迪贝拉女神在你成长路上设下的磨练吧,一个月之后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话别说得这么满,”艾崔斯打断了我与弗洛特拉的交流,“你犯下谋杀罪,人证物证俱在,本来按照法律你将被处以死刑。看在死者的是精灵的份上,死罪可以为你减免,谁让你即将前往服刑的希达纳矿场是银血家族的地盘?但至少十年的刑期还是没得跑,希望如你所说,你的家人可以尽快托关系保你出去。”

    “多谢关心。”

    目标已经定下,在希达纳矿场中韬光养晦安安全全度过这一个月的时间。雪漫的监狱我见过是什么样子,马卡斯的监狱想必也不会有太大变动,老实行事可以避免绝大多数麻烦。接下来最重要的应当是打听打听马卡斯城的环境,以对任何可能从外部发生的不测做好防范准备。

    或者说,谁才有权力将我从监狱中解救出来。

    “瑞驰的领主是谁?他的态度是中立还是倾向于帝国与风暴斗篷中的一方?”

    “在弃誓者的一次袭击后,依格蒙德接替他死去的父亲成为了新的领主,效忠于帝国。”谈到马卡斯城的领主,艾崔斯的脸上略微有些不屑,大概他觉得依格蒙德目前还无法完全胜任领主的位子。

    “刚刚你说的银血家族又是什么?”

    “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在瑞驰拥有很高的威望与很大的权力。他们控制着瑞驰这里几乎所有的土地,包括你即将前往的希达纳矿场,那是全天际最好的监狱与银矿。”谈到银血家族,艾崔斯的表情也不太高兴,看来他对这两方的态度都不是很好。

    “那银血家族和领主之间的关系怎样?”

    “势如水火。松瓦·银血经常会跑到石下要塞大闹一场,以抒发他对依格蒙德领主和昂多勒马特使的不满--昂多勒马是先祖神洲在马卡斯城的最高代理人。”

    “你就这样当着我们几个人的面说出来没问题?”

    “没问题,”艾崔斯摊摊手,“双方的不和众人皆知,而且在我们这些下层人的眼中,一方是帝国的忠实走狗,一方对民众敲骨吸髓的恶棍奸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吧。那弃誓者又是什么?”

    “弃誓者,”当我问起弃誓者这个词汇时,艾崔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在诺德人来之前,我们信奉古老的神祗,拥有自己的王国。”

    “你的意思是……”艾崔斯似乎即将从口中抖出一个重要信息,我屏气凝神等待起下文。

    “在诺德人入侵了我们的家园之后,几经曲折,最终有些人接受了这个现状,比如现在板车上除你们外的其他人;而有些人不能忍受自己的土地受别人控制,他们就是弃誓者。”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