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道上行进整夜,只在沿途遇见若干废弃已久无人居住的房屋,赶路的商旅行人一个都没碰到--根据弗洛特拉的说法,是弃誓者们的兴风作浪导致了这个结果。在弃誓者的威胁下,瑞驰的居民全都会选择聚居,比如主城马卡斯、小镇卡斯威斯腾、或者是临近驻军要塞的地点,这样才能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力量。

    但这并非一劳永逸之法。卡斯威斯腾小镇最终仍在弃誓者的围攻下付之一炬,马卡斯城也经常会有弃誓者暗中潜入搞破坏。

    “你说的弃誓者是什么组织?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在这块土地上烧杀抢掠很久了。”

    “只是为了纯粹的破坏吗?”

    “对,纯粹的破坏,他们仇视着一切。”

    恐怖分子也是有诉求的,但当他们将残暴的手段施加在无辜民众身上时,即便是再合法的诉求也将彻底失去正当性。那场宴会上我亲眼见证了弃誓者的所作所为,弗洛特拉生前的亲友也悉数死于弃誓者之手,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都不会为弃誓者洗地。

    “诅咒他们。”

    ……

    就这样背着弗洛特拉边走边聊,直到一队熟悉的阵容出现在我们前方。弃誓者指不定会在何时何地出没,行者商旅们保险起见都会随着军队一同行动,除开某些确信自己有着两把刷子或者对自己生命漠不关心的人。

    面前几位明显属于前者。曾经在前往伊斯格拉默墓穴的路途上,我就与梭莫的押俘三人组有过接触,受到巫斯拉德的刺激,那位高精灵法师不由分说就对我发起攻击。现在巫斯拉德已经重归故里,我应该能和他们正常交谈了吧?

    走了一天一夜,终于看到第一批活人,我必须从他们哪儿获取一些帮助。不奢求能搞到马匹,金币、地图、路况能弄到一样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蹲下身体放弗洛特拉下来,迎着他们--一个梭莫法师,两名梭莫战士,以及他们押送的一名俘虏--走去。

    上次遇见他们是在风暴斗篷的地盘上,精灵们会低调地披上斗篷夜间赶路。而瑞驰领地位于帝国的势力范围内,是白金条约能够实际生效的地区,所以前方的三位高精灵打扮得明火执仗招摇过市,远远的就能看到他们身穿的月长石玻璃甲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金色光芒。

    两名梭莫武士紧跟在俘虏身后,时不时地会从后面踹上俘虏几脚。他们的头目大摇大摆地吊在队伍老后面,那股不可一世的姿态看得我很想脱下皮靴抽他两耳光。

    高精灵这个种族给我留下过什么印象?龙血凤髓,崧生岳降,既不是木精灵那种乡巴佬,也不是黑暗精灵那种叼丝样,一看就是金枝玉叶名门望族,奈何目前为止这副好皮囊都生在**身上。

    相遇了。

    高精灵法师停下脚步,斜视的目光似乎是在询问:“你瞅啥?”

    “瞅你咋滴?”

    我默默在心中念出这句话,嘴里说的却是另一番内容。

    “傲尔特莫太君,请问您押送的囚犯犯了什么罪?”我用人类通用语向高精灵法师问候。

    “他嘛,”高精灵法师冷笑道,“无视神圣的白金条约,公然崇拜异端塔洛斯,他将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

    呃……这样的答复听在一名穿越者的耳中,实在显得有些刻奇。

    “怎么?你不服?”大概是我一闪而过的想擦冷汗的念头被对方注意到了,高精灵法师加重语气向我逼问。

    “太君说笑了……”

    我不是来找茬的,我现在没有任何趁手的兵器,还领着一个毫无自保之力的小女孩,犯不着跟对方抬杠。但如果就此认怂的话,我已经猜想到了结局:高精灵发出一声嗤笑,“就知道你个煞笔不敢”,扬长而去。

    我与高精灵搭话可不是为了白白受一通羞辱。我的目的是从他们手上获取地图金钱等必需品,谈话还得继续下去才行。

    “服!当然服!”我划着赞许的手势,看上去就像是金坷垃广告中的主角一样,“谁都知道圣灵创造世界的故事,塔洛斯这种被人为拔高出来的后天伪神有何资格可与诸位圣灵并列?我只是有一点不解,还请太君为我解惑。”

    “说!”高精灵法师批准了。

    “民众崇拜塔洛斯只是因为无知,完全可以通过多加教导来纠正他们的陋习,就这样简单粗暴地诉诸牢狱会不会引起他们的反抗情绪,导致欲速不达?”

    话已经摆在这里,就等对方做出具体回应。对方要是觉得我的建议有道理,那样最好;反之他肯定会对我加以驳斥,这时我再假装被对方说服然后夸几句英明以满足他的说教欲,接下来向他寻求帮助的成功率一定会大大提高。

    但是!

    怎么事情都不按我想象的方式发展啊?高精灵听了我的话后没有从我预设的两种行为中做出选择,反而煞气腾腾地运起闪电魔法,大声喊道:“任何胆敢质疑先祖神洲执法的人都将受到制裁!”

    卧槽,这家伙生了杀心!

    “等等!我是迪伦尼家族的人!”

    赶在这家伙即将出手前,我用精灵语自报出了家门。虽然不知道迪伦尼家族到底跟高精灵有什么关系,但从前段时间北上朝圣的经历可以得出,这个家族的名字肯定能当挡箭牌用。

    高精灵听了我用精灵语做出的自辩,中止手中的施法,“口说无凭,拿你的身份证明出来。”

    这家伙还是有点脑子嘛。可惜自他停止施法后,节奏已经彻底掌握在了我的手里。我一边把左手伸进衣服假装摸索,一边安抚道:“布莱顿跟傲尔特莫几千年前都是一家,我们身上也有一半的精灵血统来着……诶?那是什么?”

    “什么?”高精灵顺着我的眼神回头望去。

    喀嚓!

    我当机立断,蓄谋已久的右手全速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拧断了他的脖子。

    “这帮神经病真有这么蠢吗?连中间派都不知道拉拢。就这智商也能打败帝国,那帝国得颓成什么样啊……”

    吐槽的语句源源不断从我口中蹦出,我蹲下身,准备从高精灵身上翻找战利品。

    “笨蛋!快跑啊!”身旁的弗洛特拉突然架住了我的胳膊。她拖拽着我的袖口,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怎么了?”

    顺着女孩的手臂所指……我的天,差点又忘了这家伙还有两个全副武装的手下,这次可没有戴尔芬出面帮我解决麻烦了!

    我一把抄起弗洛特拉将她拥入怀中,撒起丫子就跑。

    --------------------------------

    ------------作者的话------------

    --------------------------------

    感谢书友梦断萧的打赏,感谢书友天灾公爵点了六十九个赞,作者会继续努力!

    顺便,有没有书友会制作封面?目前的封面已经被很多人轮番吐槽了很久……有的话请在书评区新开的封面楼留言,3q。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