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一只倒霉催的山羊。

    昨夜的骑行已让它不堪重负,刚刚载着两人继续狂奔一阵则耗尽了它所剩无几的精力。山羊最终没能活过这一夜,七窍流血,倒地猝死。

    考虑到我们身处在一个朝不虑夕的环境中,本着物尽其用的理念,我从山羊身上肢解下几块鲜肉,用魔法去除掉肉中的水分,作为干粮随身携带。

    “请快点带我去马卡斯城的庙宇,一定要赶在被那帮弃誓者抓回去之前!”

    在女孩的急切恳求下,我将她背在背上,沿大道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步行进发。

    “马卡斯城?”这座城市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很遥远的样子,“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瑞驰,”发现我的眉毛皱成一团,女孩追加上一段说明,“天际省最西陲的一块领地,紧挨着高岩省与落锤省。”

    “呃……把今天的详细日期告诉我。”

    “第四纪元二零一年霜落月十六日。”

    “十六日?”压在心上的最后根稻草被抚开,成吨的疑惑抑止不住漫了出来,我对着小女孩吐槽模式全开,“你是在开玩笑吧?我昨夜还在雪漫城里,从那儿赶到瑞驰的领地边境,即便马不停蹄也要花上两天两夜。更何况你也看到了,载着我来到这里的可不是日行千里的良驹,而是一只山羊,这一夜走过的路途恐怕连雪漫大平原都出不去……呼,抱歉,我有些失态了,希望没吓到你。”

    不过小女孩完全没有被我听起来略显激动的话语所影响,她用淡然的口吻陈述出了一个让人无比震惊的事实。

    “那是因为引导你前来的是一位迪德拉君王。”

    “山姆·圭文?你说他是一位迪德拉君王?”

    听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至少从他治愈了我受创的灵魂来看,这家伙肯定不是一般人,比马斯克还要再强上好几个档次,但说他是迪德拉君王的话,我才来到这个世界多久?迪德拉君王有这么烂大街吗?

    “那可能是他的化名。他真正的名字是桑吉恩,纵欲与狂欢之神。”

    这……天呐,怎么又跟一位迪德拉君王扯上了关系?海尔辛的狩猎场直到现在仍让我心存余悸,不知道这位纵欲与狂欢之神桑吉恩会不会给我带来什么新的麻烦,而唯一能帮我解决这类麻烦的马斯克已经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保险起见,还是趁现在赶紧问问背上驮着的小女孩吧,能直呼出桑吉恩的名字,想必女孩对这位迪德拉君王一定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

    “那个……桑吉恩有没有在我身上留下奇怪的东西?”

    女孩将环在我脖颈上的手向下移动,用力拽开我的衣领,我顺势低头看了过去。

    咦?胸前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棵树苗的图案?是桑吉恩留下的印记吗?我记得前天晚上沐浴时这里还什么都没有来着。

    我仔细回忆昨日的经历,克拉科的葬礼、树苗入土的庆典……对了,这不就是古老闪光赠予我的那棵树苗吗?昨天在树苗入土的庆典上就曾发生过变故,那时身体猛地传来触电般的感觉,一阵悸动沿着我的左手一路导向胸腔,最终让我的心脏势大力沉地跳动了好几下,也许就是那个时候胸口出现了树苗的纹身。

    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纹身,当我的手指触及树苗时,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浓厚生命气息,就像是树苗被压扁成一张纸然后粘贴在胸前一样。

    “可这是吉娜莱丝女神的气息,我无法察觉这跟你口中的桑吉恩有什么联系。”

    “你再仔细看看。”

    顺着女孩的指尖朝向,我发现了新的线索,似乎……树冠上长出了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桑吉恩在这棵树苗上嫁接了一株玫瑰。”

    “这……会对我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吗?”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玫瑰在生长过程中会从这棵树苗身上源源不断地汲取养料。按照原本的进程,在昨晚的……”女孩停顿了下,声如细丝,继续说道,“在昨晚的仪式完成后,玫瑰将会绽放。”

    幸好戴尔芬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跟在桑吉恩身后及时赶到,干扰了仪式的进行,这才将桑吉恩的计划暂时中止掉。听女孩的讲解,玫瑰的生长会掠夺树苗的养分,活生生的一例鸠占鹊巢。对一个受过古老闪光赐福的人来讲,这毫无疑问是种亵渎。

    “玫瑰绽放之后会怎么样?”

    “不知道。”身后传来女孩摇头的动静。

    “我在桑吉恩的眼里算什么?被利用的工具吗?”

    “不知道。”女孩还是在摇头。

    “桑吉恩的领域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女孩在我背上轻轻锤了下以示提醒,“我只是一个小女孩,不要指望我能知道太多。”

    “作为桑吉恩庆典的另一位主角,还能说出这么多秘辛,我可不觉得你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

    ……

    “你叫什么名字?”

    “弗洛特拉。”

    “你为什么会被掳到那场庆典中?”

    “不久之前迪贝拉女神给了我启示,我将会成为女神的下一任预言师。瑞驰的乌鸦鬼婆们想必也从它们的主子那儿得到了这个消息。”

    “迪贝拉的预言师?那是什么?”

    谈起她的信仰,弗洛特拉把她对女神所知的一切对我娓娓道来。

    “迪贝拉是美之圣灵,是艺术家、诗人、还有那些寻找生命乐趣者的庇护女神。作为迪贝拉的预言师,我拥有与女神交流沟通的能力。”

    “哦?迪贝拉没告诉你接下来会遭遇到一场劫难?”

    “女神无法与信徒直接交谈。但她可以将自己的想法与喜好通过梦境向我暗示与呈现。”

    “那你梦到了什么?”

    “一群发狂的鹿角怪追着我撕咬,情急之下我爬上一棵大树,然后……终于安全了。”

    “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一个小女孩都能爬上树,我不信那群鹿角怪就只能站在下面干看着,”注意到背后的女孩正因为回忆起恐怖的噩梦而瑟瑟发抖,我随口调笑了一句以缓解她的焦虑,“难道后来你从树上摘下苹果投掷,把这帮乌合之众打跑了?”

    “哪有这么儿戏!”女孩嗔道,然后在我的脖后蜻蜓点水般轻吻了一下,“大树背着我跑掉了,鹿角怪们追不上,就像现在一样。谢谢你!”

    呃,奔跑的大树?这还不够儿戏吗?迪贝拉真不愧是诗人的圣灵,各种超现实的梦境随手拈来。

    我记得昨夜化名为山姆·圭文的魔神桑吉恩曾经提起过迪贝拉的名字,“以我与迪贝拉的名义,你们的结合将受到我们的祝福!”。现在想来,一个是纵欲与狂欢的魔神,一个是为寻找生命乐趣者提供庇护的圣灵,这两位的神职放在一起,听起来还真是一副**的暧*昧场面。

    “所以你被你口中的弃誓者抓住当做祭品?”

    “我原本和我的养父母一起住在卡斯威斯腾,前两天弃誓者们袭击了这里,屠杀了整个小镇的所有居民,活着的人现在只剩下我一个。”

    家园沦陷,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小镇居民悉数遇难,甚至死后还要沦为妖魔鬼怪的盘中餐,女孩的情绪重新变得低落起来。我轻拍她的后背安慰起她,“一个让人难过的消息。但是尽管放心,现在还有我在你身边与你同行。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外面没有合适的藏身之处,还会连累到其他无关的居民。弃誓者们会重新抓我回去献祭,这次仪式的失败一定令他们恼羞成怒。”经过一番苦恼的思索,女孩做出了一个在她眼中最为稳妥的决定,“现在我只能前往马卡斯城的迪贝拉神庙,在瑞驰这块领地上,只有马卡斯城能提供足够强大的力量将我庇护。”

    “没问题,我保证你会在我的护送下安安全全前往马卡斯。而且……”掐指算了算之后的行程,我继续补充道,“正好我也需要在一座大城市中获取足够的补给才能返回雪漫,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过于遥远。对了,我们现在离马卡斯城还有多远?”

    “不太远,但是有一座大山横在路途之间。如果能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最早两天之内就能赶到。”

    我的天,骑马都要跑两天,步行的话岂不是得坑我十天半个月?弗洛特拉放出的这股负能量实在是太打击人,听得我差点就把背上的女孩摔到地上。现在的我身无分文与寸铁,还得背着一个小女孩步行,更不用说身后随时会冒出一帮听命于乌鸦鬼婆的邪恶追兵。

    但我又能怎样?总是要走的,我不可能赖在原地罢工不干。得,就先这么往前走着瞧吧,看来要体验一把沿路乞讨的滋味了--希望别把我逼成一个盗马贼就好。

    --------------------------------

    ------------作者的话------------

    --------------------------------

    4e201年,frostfall月16日,主角带着从群魔狂欢夜中救下的女孩弗洛特拉,踏上了前往马卡斯城的道路。但主角如今身处异地一无所有还领着个拖油瓶,前路不容乐观。

    sanguine,按照约定俗成译为桑吉恩,纵欲与狂欢之神。英文中这个词汇有两个含义,一为血腥,一为乐观。

    谢谢书友灵魂卫队、痞*子小邱、午后之书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