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佳人同处一帐之下令我心猿意马手足无措,我从未面对过这种阵仗。一番静气凝神后,我将面部不自然的表情收起,摆出一副绅士的口吻向她问好,想要先了解了解这位“新娘”的具体情况--现在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您好。”

    女子双目紧闭,秀眉微蹙,黑发在盈盈汗水滋润下湿漉漉地贴向双颊,精致的锁骨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气氛同时也陷入到尴尬之中,对方全无开口回答我的意图。

    “冰肌玉骨,皓齿明眸!花颜月貌,天生尤物!”

    “丽质实乃浑然天成!妩媚让人无法抗拒!”

    “看见她的人立刻为之匍匐倾倒!占有她的人将会享得无限艳福!”

    场面欢天喜地,气氛其乐融融,宴会的宾客们沉浸在婚礼的喜庆中,用自己的歌喉毫不吝惜地抒发着对新娘的无限赞美。帐内的女子从外表上看也是极尽妖娆,但自刚刚那句没有得到回复的询问后,我却隐隐感觉到她的内心实与此处的环境格格不入。这种反差让我生出一股强烈的违和感,我急切地想弄明白面前女子的身份。

    “您好,可以告诉我您的芳名吗?请问您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仍然没有得到女子的回应。难道她是睡着了?可这样的话装得未免有些不像。就这样眼巴巴地坐在帐中也不是个事儿,我决定动手将她从神游中摇醒。

    “咣~~~!!!”

    正当我即将触及对方白皙的手臂时,忽然从我身后远远传来一道利刃颤鸣之声,清越而铿锵,以雷霆万钧之势风驰云卷而来,婚礼庆典上的欢声笑语在这阵激荡下也被一扫而空,耳边只剩突兀的哀嚎与惨叫,喑哑而噪杂。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一下子从昏昏默默的状态中彻底清醒,我立刻回头解开纱帐向外望去……天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幻觉吗?。

    驯鹿哪儿去了?我只看到一群身披皮衣头戴鹿角装饰的奇怪人类,他们也被刚刚的动静唤醒,一个个抓耳挠腮,不明所以。

    女巫哪儿去了?如果说有什么能和女巫扯上关系的宾客……乌鸦鬼婆!显眼的外形很快勾起了我的记忆,我怎么会和这种可怕的怪物一同赴宴?

    至于宴会的食物……与之前巨鸦叼来的小动物相比实属天差地别,餐桌上摆放的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在宾客的撕扯下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生不如死!

    视觉上的刺激让我有些喘不过气,一定是幻觉吧……不对,在刚刚那道铮鸣的警醒下,我可以肯定我现在的意识无比清醒。我看到的不是幻觉,而是幻觉破灭后浮出的实情实景。

    枝桠嘎然折断,树干轰然倒地,坚固的石柱碎裂成块,雄伟的城堡土崩瓦解。哪里有什么金碧辉煌的宫殿?我明明身处在一座阴森的废弃据点中。

    “是谁胆敢打扰我们重要的庆典?抓住入侵者!扒了她的皮!剜出她的心!”

    一名看起来地位最高的乌鸦鬼婆拄着法杖一瘸一拐地走上高台,用含混不清的音调向会场大声嚎叫起来。她手下的喽啰还有现场的宾客听到乌鸦鬼婆的发号施令后立刻开始行动,吱哩哇啦地向着动乱制造者的方向涌去。

    我也跟着将视线投向动乱的来源,一个正在会场的边缘上蹿下跳惹是生非的黑衣人。与我的视线恰好相对,黑衣人也望向了我,对视之下我立刻辨认出她的身份,溪木镇旅馆的老板戴尔芬,这些天她一直保持着对我行踪的掌控,所以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快走!

    黑衣人用眼神向我传达出这样的意思。

    废话!

    我也向她做出了回应。这种群魔乱舞的地盘,谁呆谁煞笔,趁着这帮怪物们被戴尔芬牢牢吸引着注意力,现在是逃之夭夭的最好时机。具体的朝向与戴尔芬的位置刚好相反,那边的宾客已经被乌鸦鬼婆调走捉拿入侵者,一路上不会有任何人对我做出拦截。

    我扔掉腰间的烧火棍,扯下头上的鹿角皮帽撒腿就跑,目标是停在附近的那匹载我前来的白色骏马。

    等等……赶在迈脚之前,我突然想起身边还有个人不应该忘记。我重新将注意力转向她,却发现在她身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由一名千娇百媚的女郎变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

    这就是她原本的模样?

    没错了,其他宾客都已现形,我现在看到的肯定就是她的真实面容。还好她不是乌鸦鬼婆变的,要是被我发现自己曾跟乌鸦鬼婆共处一室之内,唉……想想都后怕。

    我将女孩搂起夹在腰间,跑向那匹载我前来的骏马。好吧,骏马是假的,那只是一头双眼遍布血丝、过度透支体力、即将精疲力竭的倒霉山羊!

    这羊行不行啊?

    我看行,哪怕不行也得上!等那帮怪物回过神,还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下场。我夹着小女孩干净利落地翻身上羊,从羊屁股上揪下一撮毛,山羊立刻哭号着向我指定的方向狂奔起来。

    骑在狂奔的山羊上,我总算是稍稍安稳了一些。回头望去,无数妖魔鬼怪正往戴尔芬藏身的方向倾泻出密如雨点的攻击,而戴尔芬则与它们保持着距离,依仗敏捷的步伐将敌人的攻击一一躲避,且战且退。

    她所要面对的是庆典上的所有宾客,光是乌鸦鬼婆这种连我都感到恐惧的怪物就有不下十个,还有数不清的带着鹿角头饰的喽啰--这些听命于乌鸦鬼婆的人类杂牌军有的双持战斧,有的手握长弓,有的挥动法杖,力量级别参差不齐难以详细判定,但我至少可以清晰地了解到他们的人多势众与不容小觑。

    呼……这次她又救了我一命吗?希望她能成功脱险。今天发生的事件真是离奇,我居然有胆量跑去参与一群怪物举办的宴会。

    山姆·圭文,那个治愈了我受创灵魂的人,引导我来到这里的人,对我施下幻术的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的这些行为又有着怎样的目的?我在他的眼中又有着怎样的价值?疑惑的我很想找他问个明白,但我的理智则告诉我今后最好再也别撞见他。

    还有我救出来的女孩,她又是谁?也是被诱拐过来的吗?我低头望向搂在腰间的女孩,而女孩此时也将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

    ------------作者的话------------

    --------------------------------

    居然有书友投更新票了……谢谢您的支持,但6k字实在更不出来啊。作者目前是考研党,每天早出晚归,晚上闲暇时段就不到五个小时,然后码一章3k字左右的章节就要花掉大半的空闲时间。

    感谢书友罗兹格尔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