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歇星遁,昏月藏身。

    可就在这样一个本该万籁俱寂的午夜,奇怪的宾客却纷至沓来,各式各样的奇怪歌谣与口号从他们口中唱出,响彻整个山道。胯下的马匹在他们面前也变得战战兢兢,畏缩不前。山姆见状强行拽起缰绳冲上前去,身先士卒一头钻入人潮之中,将路上的行人们撞得人仰马翻。

    “干瘪的山楂,蹬腿的蛤蟆,娘要闷死,爹要爆炸!”一头驯鹿从跌倒中爬起,用气急败坏的腔调向山姆抱怨,“路又宽,道又长,大家行路皆匆忙,为何急成这个样?”

    “庆典就在路前方,现在正缺一新郎!新郎要是没到场,通通都白跑一趟!”

    山姆的训斥让驯鹿恍然大悟,宾客们不约而同地纷纷使劲向外推搡,勉强让出一条通路给我俩。

    “好吧好吧,欲速则不达。就让我们像蜗牛一样慢慢爬,可别挡住了新郎的高贵步伐!”

    不一会儿,山姆就带着我挤到了人群最前方,他转过身面向众人高声宣告:“新郎已经走到了队伍领头,想要参加庆典的人赶紧加快脚步,去晚了就什么都没啦!”

    “请带上我!请带上我!”

    应者云集,争先恐后;人声鼎沸,此起彼伏。

    “请带上我吧!我攀登了一个纪元,也没有到达顶峰!”一个疲惫者爬在地上奄奄一息,向山姆哀求着。

    “人流推来挤去寸步难行,我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一个被遗忘者举起双手大声嚷嚷着想要吸引山姆的注意力,但他很快重新被淹没回人流之中。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只母鸡当坐骑,可这畜生没有别人家的公猪跑得快!”一个女巫也发起牢骚,只不过这话她的母鸡坐骑就不爱听了,扑腾一声就把背上的女巫掀了下去。

    “哈哈哈哈,”山姆一边大笑一边安抚众人,向他们许下美好的愿景,“就在前方,五颜六色的焰火,光影与烟雾的漩涡,一群快活的人在尽情欢乐!紧跟我的脚步,你们也将加入到其中!”

    众人或骑着母鸡、公猪、山羊,或拄着扫把、拐杖、干草叉,甚至还有人挤在狭小的木桶里扬起风帆漂浮在溪水中逆流而上,争先恐后地跟在我们身后向庆典的所在地前进。

    好像……有些违和?我想揉揉昏沉的脑袋清醒清醒,但身旁的山姆立刻唤住了我。

    “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什么都不要想!要知道迷迷糊糊才可以多开心一会儿,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应该像傻子一样!”

    呃……好吧,这么一说眼前的情景好像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我听从了山姆的建议,不再思考自己的处境,把目光投向庆典现场。

    ……

    “人民就像女人一般善变和不可理喻!我曾为他们立下不可磨灭功勋,如今却被抛弃与遗忘!”

    “幸存者背离了教诲,践踏着传统,虚伪的神灵大行其道,我们的黄金时代何时才能回归?”

    “财富、土地、家园、生命,外来者从我们手中夺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们要血债血偿!”

    士兵、学者、商人、矿工……各式装束的人在这里纷纷将自己的悲苦诉出,闻者无不悲凉惆怅。

    但更多的人则是欢呼雀跃着。

    “盛大的仪式即将举行,珍贵的祭品早已布置完毕。为了她我们没日没夜地寻找,这份成果绝对能让主人满意!”女巫们欢快地手舞足蹈,急切地期待着自己奉上的祭品能够获得认可。

    “君王们会赐下不朽的力量,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敌人的鲜血从坚固的壁垒中流淌而出,可憎的侵略者将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驯鹿们也在篝火边围成一团,看上去欢欣鼓舞,斗志昂扬。

    成群的巨鸦飞到宴会场地的正上空,将口中的猎物扔下,掉落到众人面前的餐桌上。宾客们立刻停下了喧嚣,大快朵颐起来。我也有些饿,但看着他们就这样茹毛饮血地生啖其肉,又突然没了胃口。

    “先生,停下您匆忙的脚步,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来看看我这里有什么货色*吧!”我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女巫在马后紧跟不辍,向我推销起她的货物,“我的货架上没有一样物件不是天下无双,没有一样不曾使肮脏的世界和脆弱的人类蒙受巨大的创伤!每一把匕首都沾染过无数人的鲜血,每一只高脚杯都能将灼热的毒液灌进健康的胸膛,每一件首饰都能引诱贞妇烈女堕落,每一把刀剑都能背信弃义地刺穿朋友的脊梁!”

    女巫的手中如走马观花般变换,看得我眼花缭乱,不知不觉速度也放慢了下来。察觉我被纠缠到,山姆回头对着女巫破口大骂。

    “滚蛋!别挡着主角寻*欢作乐的去路!”

    “抱歉抱歉,是我太不识时务.既往不咎!不咎既往!”

    山姆的话很有份量,一路上所见的宾客最终都会听从于他。女巫抱着歉意正要悻悻然退下,可山姆又及时叫住了她。

    “等等。”

    “还有什么要指教的?”

    “我改变主意了,快给我们的新郎来套婚装!”

    “好的。”女巫不敢怠慢,从包裹中掏出一大堆物件递到山姆手中。

    “巴兰兹亚的桂冠让你风采照人,传奇的金印武士刀让你威风堂堂……”山姆将一顶王冠为我戴上,同时用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换去了我腰间不起眼的乌木刃,“好啦,新郎已经打扮完毕,是时候进入会场把名扬。连我都要屈尊当你的伴郎,这是你无上的荣光!”

    欢声复起,花天酒地,鼓乐喧阗。精致的壶中倒出美酒,众人坦诚相待,一同享用着珍肴美味。

    “为新郎干杯!”

    山姆举起酒杯,一唱众和。

    “各位宾客您们好!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我是谁,即便是最卑微的雪鼠,也能嗅出我身上的气味。我习惯于隐姓埋名,但这样盛大的节日庆典我又必须到场。”

    山姆挥手按捺下宾客们的欢呼,继续说道,“先将你们的热情保存起来,这次的主角不是我,我只是新人的伴郎。现在先让我们的新郎讲两句吧!”

    “谢谢你们的热情招待!”面对台下热情的众人,我用谦卑的语气表示出了感谢。

    “听到没有?新郎说他还想要更热情的招待!”

    山姆刻意歪曲了我的话语,台下爆出一阵哄笑。

    “新郎已经等不及了!我这就带他去见新娘!”

    ……

    一个妖娆的女子倚在帐中,楚楚动人。

    “看啊!这就是你的新娘,经过宾客们千挑万选和我认可的新娘。你满意吗?”

    “可我……”

    “我的时间很宝贵,你要是辜负了我的好意那可真是不识抬举!”

    “可我这次来的目的是参加庆典,压根就没想过当新郎啊?”

    “迪贝拉不在了,但我要代表她她肯定也不会反对。好吧,以我与迪贝拉的名义,你们的结合将受到我们的祝福!”山姆完全没有理会我,他邪邪一笑,将我推上前,“**一刻值千金!我自己也很忙,就不打扰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一阵波纹荡过,帐外的喧哗声依稀入耳,而山姆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把我一人丢在了纱帐之中。

    --------------------------------

    ------------作者的话------------

    --------------------------------

    瑞驰篇的开头尝试了下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风格。尝试结果:这种神经病风格真tm太难写了……反正作者写完后已经没了检查的欲*望,要是有什么错处记得及时指出。

    感谢书友er~轮、lmxy、睡个觉吧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以后更新时间可能会调晚一两个小时,存稿已用完,目前都是现写,写完就传。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