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虎人据说是由阿祖拉创造。那他们还信仰圣灵吗?”

    “信仰。但具体内容会有些改变,比如时间之龙阿卡托什在他们哪儿被称为时间之猫阿尔科什。此外他们的信仰系统中还有潜行之神、月亮糖之神、疯狂之神等其他奇怪的神祗。”

    “难怪虎人精通偷盗,还能提炼斯库玛。”

    在莱迪亚的伴随下,我与伊索尔达一同走在通往城外的道路上,等待我的是一场与虎人的会面。

    “男爵大人,您是从哪里听到的有关沉睡之树的消息?”

    “怎么,嫌我插了一手抢你的生意?”

    “不不不……”伊索尔达连忙摆手,向我解释道,“以往我都是派可靠的人偷偷去采集,以免被其他竞争对手听到风声。现在有了您插手,以后就可以放心大胆去做树液的贸易了。”

    “‘别试图在这场交易中耍诈,虎人商队能够闻出树液是不是真的。还有,在斯库玛事件后,守卫可是一直在寻找你。就像我们说好的那样,把树液带回来给我’。这就是你说的可靠的人?”注意到伊索尔达的局促不安,我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不用担心,对毒贩我可没什么同情心。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既要物尽其用,更要知人善用。”

    ……

    “沉睡之树的树液样本已经送到你们手上,验证结果怎样?”

    “的确是阿祖拉女神的气息。”

    三名虎人互相看了几眼,一齐向我点头。天际省有不少虎人商队,其中有三支规模最大。以沉睡之树的名义,伊索尔达将这三人请了过来。

    “雪漫会为沉睡之树和阿祖拉建立庙宇连通道路,并且向你们提供限量的树液;而你们要付出的,一是遵从律法,二是金币。”

    “为什么是限量的?”

    名叫阿卡里的虎人商人首先提出了他的不满。他的商队主要在风暴斗篷的领地上活动,受到的歧视最重,对雪漫市场参与程度也最低,树液产量过少对他而言不是个好消息。

    我抿了一小口产自艾斯维尔省的饮品,细细品味着这里的咖啡与地球上有何不同,同时示意伊索尔达将限量的缘由说给他听。

    “沉睡之树每天能够分泌出的树液有限,所以只能给你们提供这么多。”

    “我认为你是在借着限量的名义抬高价格!”

    “哦?”听到对方的质疑,我将口中的咖啡咽下,站起身子慢悠悠地走到他面前冷笑起来,“没错,我就是要抬高价格,所以才把你们三家一齐喊过来搞竞价拍卖。但把树液运回艾斯维尔省后能够得到的暴利,需要我帮你算一下吗?”

    我的强硬的回答让对方一时语塞没了下文,不得不默默坐了回去。紧接着又有另一名虎人站出来义愤填膺地向我表达起不满。

    “你是雪漫的男爵?我要求雪漫城的大门对我们开放!我们受够了歧视!”

    瑞萨德的商队主要在帝国势力范围内活动,因此他的商队也沾染了某些帝国方特有的习气。几年来他一直想把市场打入雪漫,但进展相当缓慢,所以他借着这个机会向我提出了要求。

    “雪漫的文件是这样描述你们的。违约、贿赂、走私、偷猎、非法贩运月亮糖……你和你的商队在雪漫的档案里留下过不少劣迹。”

    “那又怎样?你要是敢取缔我们,我可以保证你们的领地上会多出几股强盗!”

    我委婉地表达出拒绝的意思后,对方反而变本加厉地威胁起我,只是他面对的是一位手握实权的雪漫男爵,这种程度的威胁显然不会起到任何作用。我不动声色,继续说了下去。

    “雪漫每年都会从市场上获得不少税收,所以对于你们这样的行为,只要别太过于一毛不拔,领主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领主也会因此把规模更大赚钱更多的商业机会交给那些愿意遵守法律并付出足够多税款的商队。”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乖乖听话。你能站在这里参与这桩买卖,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

    “你……”还没来得及发作,莱迪亚的剑已经顶在了对方胸前。瑞萨德强忍着怒气,愤愤坐下,往嘴里扔了两块月亮糖,把头扭到一边不再言语。

    商人想跟官斗?真是图样图森破。我转向另一位还未发表过意见的虎人,“马德兰,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在伊索尔达的打点下,马德兰的商队成功占据了雪漫的一部分市场份额,现在他们主要在帝国与风暴斗篷之间做着生意。

    “没有,我愿意遵从您的决定,男爵大人。”虎人温顺地回答,同时向我鞠了一躬以示尊敬。

    “很好,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商人合作。愿你的路途前方是温暖的沙地。”

    用虎人的风俗向他道了句祝福,我向三人告退。

    “大方向上我们之间已没有异议,具体的细节你们待会和伊索尔达详谈吧。”

    -------------------------------------------------------

    半个月的时间积压了太多事务,总算是在今天之内勉强处理完毕。我解下在正式场合穿戴的繁复礼服抱在手中,与莱迪亚一同走在返回风宅的路上。

    终于可以轻松一阵子了吧……不对,还有个溪木镇旅店老板在等着我。今天她一定把我的行程都看在眼里,说不定明天我连懒觉都睡不好。该怎么应付她?

    躲?这家伙一直关注着我的行踪,我能躲到哪儿去呢?

    反抗?我知道对方的实力,现在的我远远不是她的对手。

    下黑手?我做不出来,她好歹也算是有恩于我。

    唉……想到面前还有这么一档事儿,心中又烦躁了起来。我把手中的礼服交给莱迪亚,“你先回去吧,我去母马横幅喝点酒。”

    “好的男爵大人,”莱迪亚接过衣服,用另一只手向我挥手告别,“夜已经深了,记得早点回来。”

    ……

    “胡尔妲,来瓶蜂蜜酒。”摸摸口袋,突然想起钱币放在那件脱下的礼服中,我又补充了一句,“算到伊索尔达的账上。”

    “好的。男爵大人您先坐,马上就给您送来。”

    正当我前往选定的空桌时,身旁的客人发出了一句赞美传入到我耳中。

    “你的佩剑不错。”

    谁啊?眼光未免太差劲了,低语女士赐下的器物岂是一个“不错”就能打发?我低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个红眼睛的布莱顿人!

    “胡尔妲,这个人的账也算到伊索尔达头上。”看清此人的面容后,我赶紧一屁股坐到他对面,与他攀谈起来。

    “怎么称呼您?”

    “山姆·圭文。”

    “我的手指是您治好的?”

    “可以这么说。”

    “您来到这里是为了专门治疗我吗?”

    “不,空间的撕裂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赶来得有点晚,好在没错过太多惊喜。”

    山姆·圭文诡异地笑着,但在我眼里他的笑容却透露出一股高深莫测的味道。可以理解,光是能够治愈灵魂损伤这条就足以说明对方有着不同凡响的身份。

    “谢谢您。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我会在不违背自己原则的条件下竭尽全力。”

    “不用劳烦大驾。种子已经种下,我在等待它绽放的那一天。话说回来,我倒是要好好感谢你。”

    “感谢我?”

    “没错。作为感谢,我将邀请你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庆典。”

    “盛大的庆典?有今天树苗入土时的规模大吗?”

    “远远超过,这可是整个天际省层面上的盛会。”

    对方的回答十分跳跃,不断抛出各种莫名其妙的话题让我摸不着头脑,不过我至少还是听懂了其中一项--他向我发出了一个邀请。

    我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但他治愈了我的手指,这足以说明对方对我没有恶意。顺便借着参加他口中那个庆典的机会,我是不是还能跟溪木镇的旅店老板戴尔芬再拖上几天?

    “这么晚了,赶过去还来得及吗?”

    山姆·圭文点了点头,从他的眼睛里闪烁出妖异的红光,看得我很是意动。

    “那就带我去见识下你所说的盛大庆典吧!”

    “如你所愿。这将会是值得铭记的一夜。”

    --------------------------------

    ------------作者的话------------

    --------------------------------

    雪漫篇正式结束,撒花庆祝,下章进入瑞驰篇。

    存稿在五十章主角从女巫团回来的时候就没了,之后的章节都是提前一晚上现打的。作者的码字速度比较慢,再加上查查背景资料水水论坛贴吧,平均下来大概一小时接近一千字的样子。

    读者对未来这一篇有什么期望和提醒吗?欢迎在本章的书评楼里留言。大纲已经定好,但作者仍会关注大家的提议,及时做出合理的修改。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