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战友团的葬礼上出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领主大人和他的总管普罗万图斯,吉娜莱丝、阿凯和塔洛斯的祭司,甚至平时水火不容的战狂和灰鬃两家也和平地站在了一起。白鹰在一天前也返回了雪漫,出于对同类的亲近,它决定把家安在天空熔炉的雄鹰雕像下。

    “领主大人您也来了?”

    “每当有两难的选择摆在面前时,我会去征求先知的意见,这些年来克拉科给了我很多指点,我的父亲当年也受过他很大恩惠。他的死是战友团的损失,是雪漫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

    面对众人的目光,巴尔古夫领主对克拉科的死抒发了他的遗憾与惋惜之情。我一边点头以示认同,一边将视线投向煤坑中的柴堆上--葬礼正式开始了。

    “在上古之火前……”厄伦德·灰鬃用庄严肃穆的语调将第一段悼词吟诵出来。作为天空熔炉的管理者,今天由他负责主持克拉科的葬礼仪式。

    “我们起誓。”众人低头握拳在胸口,跟在铁匠的话语之后和声吼出。

    “为了逝者……”

    “我们哭泣。”

    “向着地平线……”

    “我们怒吼。”

    “以此告慰亡灵……”

    “我们继续战斗!”

    我用吐息将柴堆点燃。浓烟升腾而起,死之火冲破黑沉沉的帷幕旋转着涌向天空,雷霆般的爆裂之声不断传到众人的耳中。

    巴尔古夫领主追忆起克拉科的英勇与智慧和他生前做出的巨大贡献;战狂家的后辈拨响了手中的琴弦,唱着真切而悲伤的歌谣,来送别这位慈祥而睿智的长辈;维吉纳·灰鬃也怀念起与他一同战斗冒险的经历,不知道澎湃的心潮还能再萦绕这位老人几个冬天,他也快要蒙受舒尔的召唤了吧。

    众人抒发着各自的追思之情,纷纷走上前向火堆中投入自己专程携带的柴草。头颅熔化了,血液也从炸开的胸前伤口中溅出;火舌欢快地舞动,烈焰就要彻底吞噬战士的尸骨。

    昔日,他曾浴血战场,在无数生与死的考验中证明了自己的英勇与能力。年老后,他不再举起剑盾,而是将自己对荣耀本质的理解传承下去,最终了无牵挂地前往了舒尔的国度。

    永别了。

    ……

    克拉科走了,但古老的战友团还将继续存在下去。在天空熔炉的地下密室中,我正旁听着其他三人对战友团未来的讨论。

    “我提议由月下来担任新一任的先知。”艾拉首先发表出她的观点,“这是老头子的遗愿,他的力量和荣誉也证明了他有这个资格。”

    “如果有人在几个月前告诉我,一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外来者将统领战友团,我一定会割了他的喉咙。但我知道你的潜力,听说过克拉科对你的期望与信任,我也永远感激你为我们做过的一切。而且,你为克拉科带来了荣誉,即使他死了以后也荣光不退,谢谢你。”

    威尔卡斯过去一直被野性之血深深困扰,我的帮助无疑是给了他新的生命。他很快给出了赞同的意见,并用胳膊肘提醒他的哥哥发言。

    “我没想到你有朝一日也能成为先驱,不过克拉科既然对你寄予厚望,大家也信任你,那我也一样。”

    全票通过,三人一齐看向我,准备向我宣布圆环的最终裁决,但我却抢先给出了一个令他们失望的回应。

    “谢谢你们的认可,但是我拒绝。我的资历还不足以统领战友团。”

    “为什么?”威尔卡斯认为这这是我的托辞,“你彻底根除了困扰战友团数百年的野性之血,你对战友团的贡献足以载入史册!”

    “我秘密成为你们的一员只有一个月时间,经过一连串事件,现在真正愿意信任我的只有你们三个,而战友团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群体。或许在你们眼中我有着足以大书特书的丰功伟绩,但那些都与海尔辛有着牵连,有些历史终究是见不得光的。”

    我详细地阐述了我无法成为战友团先知的原因,三人很想辩驳,但他们找不出合适的理由。

    “抱歉。不仅如此,我还是一个来自高岩的游学者与探险家,并不像你们一样是一名纯粹的战士或者猎手,战友团不是我的最终归宿。”我与三人一一拥抱,同时宽慰着他们,“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从此抛弃战友团成员的身份,将来我仍会和你们一同并肩作战。”

    ----------------------------------------------------------

    吉娜莱丝的祭司丹妮卡·清泉在葬礼上与我碰过面。战友团在天际声名卓著,先知的葬礼吸引了很多人从天际的各个领地赶来参加,因此此时正好也是一个让树苗入土的好机会。

    树苗的入土庆典远比克拉科的葬礼仪式要热闹得多。不是每个人都会关注战友团,而金树却在雪漫的所有居民心中都有着十分崇高的地位,他们认为雪漫几千年来的风调雨顺兴旺繁荣与这棵金树密不可分,甚至比领主兢兢业业的治理还要重要。

    丹妮卡将树苗放进挖好的土坑中,我接过树苗固定好位置,用手将一旁的泥土拨回坑内。看到树苗植根于土壤之中,周围的群众们欢呼了起来。

    “他们知道金树即将枯萎的消息吗?”

    “我告诉他们金树年龄已经大了,所以金树生下了一个子嗣,代替她的母亲继续守护雪漫。”看到我略带玩味的眼神,丹妮卡连忙补充道,“金树枯萎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说出来,这在民众当中会造成巨大的恐慌。”

    “这个我当然明白。你做得很好,把树苗说成是金树的子嗣,即便未来金树枯萎掉,民众也能安然接受这个事实。”

    我将手搭在树苗上,抬头望了一圈。金树广场围满了群众,其中我还看到不少熟人,比如上次帮助过的高迪尔和他阿姨今日就来到了雪漫参与到一系列的盛事中。

    收到祖先陵墓被亡灵法师侵犯的消息,高迪尔的家族最终决定从赛洛迪尔省返回。距离他们离开天际前往参加世界大战已经过去了快三十年,如今的雪漫早已物是人非,高迪尔这次来找我就是希望我能帮助希尔古恩德家族重新在雪漫立足,我也欣然应允了他的要求--能多结交一个朋友是再好不过了。

    我一边挪动视线,一边笑着向每个看向我的人点头致意,直到视线停在一个我现在不想看到的人身上。

    溪木镇旅店的老板,好像是叫戴尔芬吧?与梭莫小队的战斗、马斯克走后的交流,最近两次会面里她给我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以至于现在我一眼就认出了她的真实身份。大庭广众之下她既没有套上出行时的一袭黑衣,也没有穿在溪木镇旅店时的便服,而是换上了一套看上去英姿飒爽的皮甲,满满一股潇洒的游侠风。

    但她的这套行头看在我眼里却让我极为烦躁。她口中的使命到底是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至于这样着急吗?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成天管这管那让我不得安心。就算那个使命我真的有必要去承担,就不能等段日子让我好好休息下调整状态吗?假装没看见她,我将目光沿着既定路线继续挪动。

    一个身穿法袍的红眼睛布莱顿人正看着我微笑,我也象征性地对他点了点头。咦?……红眼睛的人类?在我印象中只有黑暗精灵的眼睛是红色的,这是因为受过魔神阿祖拉诅咒的原因。只是红眼睛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人类身上?

    就在我感到奇怪的同时,身体猛地传来触电般的感觉,一阵悸动沿着我的左手一路导向胸腔,最终让我的心脏势大力沉地跳动了好几下。我低头看向从树苗上松开的左手,刚刚好像是树苗电了我一下?不大可能吧,植物哪儿来的静电。然而正当我活动略微麻木的左手时,我又发现了一个惊喜。

    我的小拇指居然恢复了?

    察觉到那处视线仍在盯着我,我从欣喜中回过神,抬起头迎向了红眼布莱顿人的目光,他远远举起小拇指向我挥了挥,转身走进人潮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世外高人治好了我受损的灵魂?还没有问我要任何报酬?今天真是奇遇了!

    --------------------------------

    ------------作者的话------------

    --------------------------------

    4e201年,frostfall月15日,在主角回到雪漫后,克拉科的葬礼如期举行,树苗的入土典礼也恰逢其时。

    明日雪漫篇最后一章。特地问下,新篇中,章节序号应该从六十二章开始,还是从第一章开始?

    有读者说不能用等号做分割,因为他用语音软件听书,每次一到末尾就会传出“等于等于等于等于等于等于等于”的声音……以后结尾分割符就用这次的版本替代吧。

    感谢书友暗殇∵魔龙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下周上三江潜力榜+分类新闻推,谢谢编辑的赏识,谢谢读者的支持!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