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往那个方向飞,路上你会看到一个同类立在某座山上,个头比你大很多,但它的身体是用石头做的。在它下面有个抡锤子的老汉,毛色是灰的,把这张纸交给他--记得别扔到火坑里去了--然后在那里等我……或者回你原来的家去吧。”

    我把这些天的经历和接下来的行程用魔法记录在一张纸上,交由白鹰带回雪漫。我手头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这趟出行花了我半个多月的时间,有些人已经为此等待了很久,我也是一样。

    白鹰听从了我的吩咐,朝着雪漫飞去,我也调转马匹前进的方向,同时与身边的伙伴交流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马斯克的手中握着武器。法杖的顶端固定着一颗绿色的水晶球,从古铜色的杖柄上伸出数个穗状尖峰将水晶球包围住。法杖隐隐散发出古老而强大的气息,如太阳般耀眼,仅仅注视着它就让我有些力不从心。

    “这就是你说的神器吧?”

    “是的。这是玛格努斯之杖。”

    “玛格努斯?”

    “他是一位古老的神祗,是圣灵创造凡人世界时的总设计师。”

    参与创世的圣灵吗?我掐着指头开始计数。

    “阿卡托什、吉娜莱丝、阿凯、迪贝拉、斯丹达尔、泽尼萨尔、尤里安诺斯、玛拉,”数到这里我顿了顿,“八圣灵里好像……没有他的名号?”

    “创世接近尾声的时候,圣灵们发觉创世将耗费掉他们的所有力量,使他们永远被困在凡人世界,所以他们中的一部分决定逃离。于是在那次变故中逃离的神祗就没有被纳入八圣灵的信仰体系,他们的地位只在精灵的传统信仰中被保存了下来。”说到这里,马斯克指向天空,“天上的太阳,就是玛格努斯从凡人世界逃往光界时亲手打通的通道。”

    一直以来我还以为天上的太阳是个不断发生着核聚变的球状实体,而按照马斯克的说法,那其实只是某位神祗在创世之初一头撞破的大窟窿。

    “现在我们要建立联通奈恩与地球的通道,看来这件神器正好能派上用场。对了,这种传奇的神器又是怎样被你弄到手的?”

    “捡到的,”马斯克摊摊手,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运气会这样好,“当年在我搬到新家之前,这件神器就早已被搁在了那里。”

    好吧,这种回答实在是很难让我提起吐槽的兴趣。不再讨论这个话题,我将左手伸到他面前,示意他注意我的小拇指。

    “灵魂少了一部分,有什么补救措施吗?”

    “在每个人诞生之时身上的灵魂大小就已经确定,这是圣灵的馈赠。虽然你来自于异位面,但从你身上我没有发现在这方面存在有本质的不同。”

    从马斯克的解释中,我大概听懂了他的隐含意思:灵魂是圣灵的馈赠,无法自我再生。

    “也就是说无药可救了?”

    “解决方案还是有的,只不过不要对它抱太大希望。”

    “哦?怎么说?”

    “首先,你需要寻找能够用于修复的原材料--灵魂,这个难度不大。在此之后是最麻烦的,没有凡人能够真正将灵魂领域的知识研究透彻,更谈不上去修复了,即便是我也一样。如果求助迪德拉君王的话,他们可能会开出一个让你无法接受的要价。”

    这样啊。看来小拇指将一直报废下去了。好在我失去仅仅是一根小拇指,不会给我的日常生活带来太大影响。

    ……

    我离开的这些天里,马斯克已经在地上画出了各种各样的图案。我粗略观察了下,有的符文可以将大量的法力压缩成一个拥有极高能量密度的点,这个高能的点将导致空间的不稳定性使其变得极为脆弱很容易就能撕开;有的符文可以起到改变能量性质的作用,人、卷轴、法杖三者的力量在符文的转化下将能畅通无阻地互相传递交流;有的符文则起着保护的作用,保护开启通道的一件关键而脆弱的道具免受空间撕裂后产生的风暴波及,而那个道具就是我。

    这样看来我还是得继续留在这个世界。唉……克拉科历经磨难都能回归祖先身边,而为他披荆斩棘扫清一切阻碍的我却落得一个有家不能回的结局。虽然马斯克已经早早提醒过让我做好思想准备,但直面现实之后对此我还是惆怅不已。

    “我想你已经从地上的保护符文注意到了,在仪式发动之后,你仍然会留在这个世界,原因早些时候我已经告诉过你。你有什么想要我帮你完成的事情吗?”

    马斯克的话让我从惆怅中回过神来。也罢,我无法回到故土,但能够通过马斯克向那个世界施加影响,这不算是最坏的结果。我仔细思索了会儿,将自己的要求向马斯克提了出来。

    “联系上我的父母,就说飞机坠落之后我活了下来,但流落到了索马里当海……雇佣兵。嗯,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扯,但只要他们能得到我还活着的消息,他们肯定会相信。然后,你应该能模仿我的声音吧?嗯,变成我的样子也可以吧?嗯,知道photoshop吗?嗯,没关系,那个很简单一学就会,做一些图片发过去,图片里的我看上去一定要像是正规的雇佣兵,干着体面的工作,过着不错的生活……总之不要让我的父母有任何担心。”

    马斯克认真地将我的要求一个个记了下来,“放心,我会帮你处理好一切细节。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没有了。只要我的家人朋友别为我伤心落泪我就很满足了,我只希望他们能生活得好好的。我不在他们身边,还希望你能帮我多多照看一下他们。”

    马斯克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中掏出曾经佩戴的木制面具交到我手上。

    “到了地球,这副面具也没什么用了,就当是我对你的临别赠礼吧。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说的危险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危险--启动这个面具,它能把你传送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谢谢。”我将木制面具塞进衣服口袋,站到了法阵规划给我的位置上,“让我们开始吧。”

    ----------------------------------------------------------

    “那个人彻底离开了?”

    周围稀疏地散布着些能够扭曲视线的细小波纹,而被撕裂的空间也已经重新闭合。树木、石块、地形通通不复存在,巨大的能量风暴将周围的一切都碾作齑粉,当我从恍惚中被唤醒时,我正坐在一片废墟的正中心。

    马斯克走了,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虽然他从我的记忆里得到了不少有关地球生活的知识,但想要真正适应那个世界可不容易。其实也没什么可操心的,对方毕竟是一名力量强大的法爷,现在我还是关心下自己比较妥当。

    面前的黑衣人……十多天前我在北上前往伊斯格拉默陵墓的路途中遇到过她,她协助我消灭掉了一只梭莫的小分队。可以肯定的是她对我没有恶意,我猜测自己在她眼中一定有着某种重要价值。

    “是的,他已经走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正在寻找龙裔,以督促他们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龙裔、使命……我真想说点嘲讽的话给她听。连家都回不去的我还会有闲心去关注什么狗屁使命?好不容易处理完所有事情的我只想好好静一静,然后重整旗鼓回归正常的生活。

    “这位阿姨,非常抱歉,我现在很累,什么都不想做。”

    “在此之前我会让你获得充分的休息。”

    黑衣人用冷峻的目光盯着我,将手慢慢靠向腰间利刃的柄部。

    她在威胁我。

    持有巫斯拉德时我就发现自己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的我不仅手无寸铁还极度虚弱。既然如此那就先找个借口拖着吧,她应该是能够做出一些妥协的,至少她没在上次遇到我时直接把我绑走。

    “请给我一些时间。你知道的,我刚刚出了趟远门,家中积聚了很多事务。处理完毕我会去找你。”

    一些时间到底是多久?

    谁知道呢?能拖就拖吧,反正回到雪漫城就由不得她乱来了,在那里我将是一位在法律上有着超然地位的男爵。然而黑衣人的回答却让我的笑容立刻凝固下去。

    “这段时间我会跟在你附近,我会保护你,以防你不小心惹出什么麻烦。”

    “呵呵,那还真是让你费心了。”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