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问可以载我去前面的岛屿吗?”

    对方以摇头作为回应。

    连问了好几只三牙海象,它们都给了我同样的答复。

    “那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三牙海象举起肥嘟嘟的两只前鳍作扑扇状,努力仰着头好让自己的三颗牙对准我的方向,试图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看在我眼里感觉只有一个字--萌。哎……长得这么萌,我以后还会忍心去吃这种动物吗?

    闲话不多说,回到正题。海象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那座岛上栖息着一只长着翅膀的猛禽,为了自身安全他们拒绝前往。所以我只能选择步行。

    这里的步行不能单纯理解为字面上的意思。正常情况下,渡海需要采用游泳的方式,但我身上还背着一把纯金属制双手斧,想漂浮在海面上实在是很有难度。于是我只能运转起水下呼吸魔法,踩着海底的泥沙一步步前行。

    冷。

    虽说海水水温远高于海岸上的气温,但由于海水密度同样远高于空气,身体的热量在海水中反而更容易流失。我强迫自己去想一些其他方面的内容,好让时间能过得快一些。

    按照地图的方位,前方的岛屿就是此行的终点,伊斯格拉默陵墓所在地。《归来之歌》上有过记载,伊斯格拉默选择葬在海边,是为了死后能够面朝自己的出生地阿特莫拉大陆。也就是说墓穴的入口大概会是由北向南,与我将要登陆的方向恰好相反。

    墓穴里又会有些什么?我猜会是成群结队的尸鬼,伊斯格拉默的陵墓恐怕是天际历史最悠久的诺德人墓穴了。此次的旅途我没有携带也不可能携带乌木刃,潜入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最后的战斗总归无法避免;但要我一路砍杀进去的话,未免又显得不太礼貌,毕竟我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跟这些前辈找茬儿。该以何种方式去对待墓穴中的沉眠者?

    对了,刚刚的三牙海象告诉我,那座岛上栖息着一只长着翅膀的猛禽,不会是头巨龙吧?呃,应该是我多虑了,如果真的是条巨龙,海象应该还会再加上一个摇摆尾部的动作。

    ……

    在变化系法术的作用下,凝聚在体表和衣物上的水分在短暂的时间里转化为气态彻底蒸发。沿着平缓上升的海底,我在岛屿南边登上了岸。

    岛上有一座小山,古老的阶梯在积雪下若隐若现,以之字形的方式通向顶端。我沿着这条道路走上了山顶的平台,平台上尸骨累累,死者有雪狼、三牙海象、甚至还能找到巨大的猛犸头骨。而杀死它们的生物……则是歇息在前方高耸之处的一只雄健威武毛色雪白的鹰。

    意识到有入侵者踏上了自己的领地,白鹰展翅而起,怒目爆瞪着向我飞来,我见状立刻抽出巫斯拉德迎了上去。

    这家伙比上次的狼人更难对付。白鹰用爪子抓住了巫斯拉德,不断挥动翅膀向上拉扯,想要把武器从我手中夺走,而我对此则是一筹莫展。拽着武器的两只手挡在面前让我无法使用龙吼,对方的施力方向又让我无法脚踏实充分发挥出**力量。眼看就要和武器一同被拖往空中,我不得不松开自己的双手。

    白鹰将巫斯拉德扔下了栖息处后方的山崖,凌空盘旋,杀气森森,准备再度向我袭来。站在空旷的平地上令我四面受敌,于是我迈开脚步冲刺到平台的尽头,使自己背靠拱形山壁,强制对方进攻时必须迎着我的视线飞行。

    在失去了武器的情况下,用人类的血肉之躯硬撼白色巨鹰的钢牙铁爪完全没有胜算。我将双手举在头顶做出想要擒住对方肢体的意图,同时大脑全速运转思考起对策。<-ov。

    在古诺德人的图腾文化里,鹰是吉娜莱丝的象征,如果我将古老闪光传授的低语向它诵出,一定会有效果。但吉娜莱丝的祥和仅仅能够让动物平静下来与我进行模糊的交流,如果在此之后我不能满足对方的期望,事情仍会按照原定的路线发展。

    越来越近了。白鹰风驰电掣般裹挟着漫天飞雪激射而来,我的衣袂和头发则在剧烈的空气流动下不住地向后飘荡。

    就在我即将开口之际,忽然有一股声音从背靠的拱形山壁上传出,如撞钟般正中我毫无防备的身后。即将吟诵的低语受着这股力量的激荡而变形,最终从我口中迸发出截然不同的吼声。<ah!!!”

    白鹰在吼声的震动之下反倒突然温顺了起来,它在空中做出一个急转动作将俯冲的力道全部消解,降落在我身前。

    动物联盟!原来我刚刚吼出的声音也是龙语!raan指动物,mir指忠诚,tah指团结。我回头望去,原来身后的拱形山壁就是一面龙语墙,白鹰俯冲时刮起的阵风让墙上的积雪纷纷脱落,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石墙上用苍劲刚健的字体刻着一句龙语:不是每个勇者都能获得冰雪与钢铁的的认可。

    “冰雪与钢铁?你的名字?”

    白鹰点了点头。它扑腾着翅膀悬浮在三米高的半空中,我奋力一跃抓住它的爪子,任由它滑翔着将我带到崖下。

    ----------------------------------------------------------

    两处凸起从陵墓正门的两边一左一右伸了出来,我轻轻抚去积雪,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鹰首雕塑。一座等身大小的石像矗立于前殿正中的基座上,粗壮的立柱分列两侧将其拱卫。伊斯格拉默下葬后的数千年中或许有不少朝圣者冲破艰难险阻来到过这里,但他们最终只能到达这里,因为前方的大门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被开启过了。

    我将巫斯拉德归还给石像,使这把传奇的武器重新握在其主人伊斯格拉默的手中。物归原主完毕,石像后的大门从尘封中被唤醒,缓缓打开迎接几千年来的首位访客。

    灯火辉煌,刻壁雕梁,环境干净整洁,摆设井然有序,与其说这里是一座华丽的古墓,不如说是一座冷清的宫殿。当我步行在这座宫殿中时,我似乎觉得自己正处于众目睽睽之下,然而当我若有所感地环顾四周时,所有亡者仍然静静地躺在棺材里沉眠。

    穿过一条又一条长廊,我来到了最终的大厅。中央的祭台上跳动着微弱的蓝色火苗,但整个大厅却未因此而陷入昏暗,因为火光照亮的是灵魂的视界。

    “是克拉科前辈吗?”

    一个与火焰同样颜色的灵魂正站在祭台正后方。我向他询问后,他用灵魂开口作答,声音直接传入到我的脑海中。

    “你终于来到了这里。”

    “只有您一个人在这里吗?”

    “实际上周围已经围满了祖先的灵魂,他们都在观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但你只能看见我。如果换做老维吉纳,我相信他一定能看到他的不少祖先。”

    原来如此,之前我就一直觉得怪怪的,原来我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些古代诺德人灵魂的视线之下。

    “那你能看见他们吗?”

    “我全部都可以看见,那些前往了松加德的人,还有那些被困在海尔辛位面的人。”

    “海尔辛位面?”

    “是的。每当一位先驱者死去时,他的灵魂将在此地走向岔路口。松加德和海尔辛猎场中的祖先们此时也会特意赶来见证这一切。”

    “据我所知,海尔辛不会给你们做出选择的机会。”

    “是啊。先驱者们会在这里与自己的野性抗争,但灵魂是如此的脆弱,没人能从海尔辛的猎网下逃脱。”

    “我应该怎么做?”

    “请驯服我内心的野性。”

    克拉科的灵魂不再言语,而是陷入一片混沌。潜伏在他身上的野性狼魂彻底具现出来,最后的决战来临了。

    ===============作者的话===============

    感谢书友午后之书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