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越来越近了,就在墙角的后面。不断有粉尘抖落,对面的生物即将破土而出。

    从壁上的开口向内望去,墙对面的生物显现出的外貌特征与雪鼠相差甚远。这家伙身高似乎能达到我的腰间,四肢以蜘蛛的方式着地,粗长的躯体像龙虾腹部一样分成多节,浑身上下覆盖着几丁质的外骨骼,尾部还有一对硬化的附肢高高翘起。墙壁在一对巨大口钳的不断撞击下,破开只是时间问题。也好,这样一来也省得我主动去砸别人家的墙壁。[[[cp|w:600|h:600|a:c|u:file2.chapters20145193134319635361093935492500764573.jpg]]]我的大脑中保存的有这种生物的信息。查鲁斯,生活在天际地表之下的生物,一种危险的掠食者,拥有与外形不相称的力气,以及远程喷涂毒液的能力。炼金师在配置毒*药的时候常常会在其中加入查鲁斯卵的萃取物,以起到削弱目标毒素抗性的作用。

    如果不是一些炼金师鼓捣各种新奇玩法时的偶然发现,查鲁斯压根不会出现在人类的视线中。但它今天既然出现在了这里,我就有必要帮助灯塔一家把它处理掉--这种生物的危害程度远远不是雪鼠能比得上的。

    赶在查鲁斯从墙壁另一侧钻出来之前,我将巫斯拉德从缺口刺入,击碎了它的头部。接下来我把墙壁上松动的砖块全部敲倒,弓着腰穿过五米厚的岩石层,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天然地下通道内。顺着这条路大概就能通向查鲁斯的巢穴吧。

    查鲁斯远程喷涂毒液的能力给我制造了不少麻烦。幸好在曲折蜿蜒的地下通道中有足够多的地方可以卡住视角,而查鲁斯的智商还不足以教会它们利用自己的优势据守--当然,这只是因为它们碰到了一个更擅长近身战斗的对象。

    一路清理掉若干只查鲁斯,我的位置也越来越深入。地上会出现星星点点的查鲁斯卵堆,但都在我的烈焰吐息下烧为灰烬。越往里走,通道的规模越来越大,查鲁斯的数量也在逐步增多。但我还是继续走了下去,目前的程度仍然处于能够轻松应付的……嗯?

    我及时对前方积蓄中的魔法能量产生了预感,一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在我刚刚的位置,而我已经躲在了拐角之后。

    一道闪电……难道前方有人类?根据我的了解,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非智慧生物也能使用魔法,譬如寒霜幽魂。但它们使用的都是寒冰与烈焰之类的更偏向于杀伤性质的元素。闪电系法术杀伤力相对来说要弱上不少,但能够打乱敌人体内的魔力循环,可以显著降低敌人的施法频率和上限,只有在两名魔法师的对战中才会出现。

    “有人吗?”

    我尝试性地呼喊,同时加大眼部的魔力负载,使自己能探测到更远处的生命体。

    看到了!一个佝偻着背,长着对尖耳的奇怪人型生物。对方没有回答我,只是朝着我的方向小心翼翼地挪了过来。此外对方的戒心很重,手中聚集的闪电能量仍在维持,看来不往我身上来一发是誓不罢休了。

    也好,就在你身上练习一下魔法吧。趁着对方潜行过来的时间,我用魔力在拐角处的地面画出一个驱散符文,然后后退到下一个拐角静静等待。

    驱散,顾名思义,驱除目标身上的魔法效果,此外还可以对来自湮灭领域的魔族使用,因为它们必须通过魔法的作用才能让自己来自湮灭领域的形体突破圣灵的规则限制在奈恩位面存留。至于驱散能不能成功,这仅仅取决于对方是否能够做出有效的防备,对方可以及时施放出一个酱油法术造成李代桃僵的效果,或者用另一发驱散来破坏掉我的驱散符文。

    可让我意外的是,对方就这样踩了上去。手中酝酿的闪电在驱散符文的疏导下失去控制自相抵消,如水花般散去。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

    看到敌人中招,我拿起巫斯拉德从拐角处冲出,向他发出质问,但对方的具体面容反倒让我吓了一跳。骨瘦嶙峋,皮肤惨白而枯萎,面容猎奇,身上套着查鲁斯外壳制作的简陋护甲。最让人倒胃口的是,这只怪物的上下眼皮竟然长到了一起,在眼窝处留下了两道疤痕。

    我把巫斯拉德对准了面前的怪物。如果它敢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我会立刻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你听得懂我的话吗?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看来是听不懂。它的脸上浮现出惊悚的表情,仓惶地嚎叫着逃进洞穴深处。洞穴深处想必还有不少它的同类,尖锐的破音此起彼伏地传了出来。

    有必要再往里面走走,不把这里的状况弄清无法让我安心。蓝光闪过,一大块泥土从墙壁脱落,在变化系法术的作用下凝成人的形状。**控这具傀儡走在前方,让它代替我承受第一波攻击。闪电系魔法已经出现,更何况敌在暗我在明,谁知道前方还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偶尔会有一些箭矢射在傀儡上,只要不命中魔力的运行通路,就难以对傀儡造成实质性的损害。察觉到入侵者仍然一步步地逼近,那些怪物们纷纷丢下手中的弓箭,逃向后方。虽然我的身体还在休养当中,但我仍然决定继续前进,因为我能感觉得到,它们的恐慌不是装出来的。

    ……

    面前的场景让我惊呆了。二十几只怪物聚集在道路的尽头瑟瑟发抖,在它们身后则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大坑洞垂直通向地下。我的出现让它们更加骚动不安,有几只怪物吓得立马就跳了下去。接下来我每向前迈上一步,前方的怪物就会跳下去一只。最终,当我举起巫斯拉德走到悬崖口时,所有的怪物都跳进了这道无底深渊。

    手中的巫斯拉德会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功效?这些怪物除了尖耳朵以外,没有任何地方能和精灵扯上关系,是什么东西令它们吓破了胆?我趴在悬崖边上向下看去,无穷无尽,一片黑暗;**控傀儡跳了下去,可直到傀儡与我失去联系,也没有坠地的信息传回。

    下面,应该还有一个未知的世界,这些怪物想必就是从下面爬了上来。既然它们能爬出第一次,自然还会再爬出第二次。我不可能跳下去一探究竟,但至少我有必要通知哈伯德一家,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

    --------------------------------------------------------

    自家地下室居然联通了一个未知的世界,换谁都会心中发憷,更何况一路上还躺着不少让人望而生畏的异虫。站在悬崖边缘,感受着从深渊中吹来的风,哈伯德反倒是拒绝了我的建议。

    “你还打算继续留在这里?我虽然已经把下面清理干净,但保不准这群怪物什么时候还会再爬出来。”

    “我们夫妇俩在海上生活了十多年,很清楚这座灯塔的重要性。如果没人照料灯塔,会有很多船只陷入到危险当中。而且,”哈伯德无奈地笑笑,“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一处面朝大海宁静平和的安度晚年之所,离开这里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呢?”

    “那你们的孩子怎么办?”

    “他们不是一直都在嫌弃这里的沉闷吗?正好,我也没有理由继续把他们拴在身边了。”

    “他们还小。”

    “十四岁,是时候让他们出去闯荡闯荡了,我成为一名水手的时候甚至比他们还要小。”

    我希望说服对方,只是哈伯德心意已决,看来没什么东西能让夫妇俩离开这座给了他们深厚归属感的灯塔。

    “也好。你可以把你的孩子送到雪漫,我在那边能够帮忙安排一下。”

    “你准备让他们走上什么样的道路?”

    哈伯德虽然决心放自己的孩子出去闯荡,但对儿女的前途,哈伯德仍然十分关注。

    哈伯德既然希望自己的儿女闯荡一番,那就不能给曼尼和苏迪安排太过安逸的路子。此外我也不能让他们进入战友团,战士这个职业又显得过于危险。思来想去,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去处。

    “我在雪漫认识一个大商人。”

    “商人……”听了我的回复,哈伯德眼前一亮,“很好,我曾经就是一名海商。虽说这不一定是他们今后的真正归宿,但走在这条路上至少我是可以放心的。”

    ……

    “我会让他们俩获得应有的成长。”

    哈伯德夫妇将继续留在这里,不久之后他们的儿女会随着晨星城的商旅一同前往雪漫,灯塔下的隧道则会交由当地的领主解决--即便那里的魔法顾问再怎么蹩脚,至少也能通过引发塌陷的方式把深渊与灯塔间的通道堵住。

    告别哈伯德一家,我踏上了前往伊斯格拉默墓穴的最后一段旅途。

    ===================作者的话=====================

    地下世界,目前出现的只是冰山一角,趁着主角手里摸着斧子,就把这条线先扯一截出来吧。地下是上古卷轴世界观的重要一环,今后还会回来的。

    顺便传传图片试试效果,这个功能似乎很实用啊,1天内审核完毕。如果图片显示出来了,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下面填填作者调查。

    感谢书友幻幽、1马啃菠萝的打赏,作者会继续努力回报你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