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快来啊!有个人躺在了咱们家门前!”

    历经苦战后,疲倦的我跌跌撞撞地朝着远方一处格外显眼的亮光处走去,最终歇息在一座灯塔之下。不知过了多久,身旁锁住的门被打开,一个小男孩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陌生人,他又赶紧关上了门,呼唤起他的父亲。

    “喂?你还好吗?”

    木门再次打开,问话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大概是男孩的父亲。我睁开眼睛,略微整理了下面容,支着巫斯拉德站起身向来着道明自己的身份。

    “您好,我是战友团的一名战士,不久前在和一头野兽的战斗中负了伤,请问可以在您这里修养几天吗?”我把手伸进衣服里摸摸,发现还有些物件挤压在缝隙里没有掉落出去,“这是我在雪漫的合法身份证明,而且我会给您具体的酬谢。”

    想要获取陌生人的友善,礼貌地表现出自己的无害是基础,如果能再给出一些好处,那就是水到渠成了。面前的红卫人男子接过我的身份证明浏览一遍,接受了我的请求。

    “我叫哈伯德,霜流灯塔的拥有者。”哈伯德摸摸男孩的头,示意男孩不要躲藏在他身后,“这是我的儿子,曼尼。”

    男孩向我问好,紧接着一个小女孩也兴高采烈地从屋里跑了出来,“叔叔,欢迎您,我们家几乎从来没有外人光顾,都快闷死了!”

    “噢,让你见笑了,”看到我露出无奈的笑容,哈伯德向我解释道,“这是我的女儿苏迪,她一直觉得住在这种地方太乏味。”

    “小孩子住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肯定会觉得枯燥,我只是比较在意自己已经成了叔叔级别的人物。”

    “哈哈,两个小家伙第一次叫我父亲的时候,我也有着和你一样的想法。”

    我向哈伯德的一对儿女点头致意,跟在他们身后走进了屋子。

    ……

    “谢谢您,夫人。”站在灯塔的顶楼,我从哈伯德妻子的手中接过一份三牙海象肉排,继续与哈伯德闲聊着,熊熊燃烧的火堆为往来的船只提供了指引,也让一旁的我浑身暖洋洋。

    “天际省很少能看到红卫人。你们这些年住在这里感觉还不错吧?”

    “其实我们刚刚搬过来没多久。”

    “哦?你们为什么会搬到这样一个偏僻而严寒的地方?”

    “我以前是一名水手,在落锤和晨风之间来回航行。后来赚够钱决定收手,但我已经习惯了与海洋同在的日子。所以我买下了这里,一座伫立在海岸线上默默指引我十多年的灯塔。如你所见,面朝大海,宁静平和,没有比这里更适合安度晚年的地方了。”

    哈伯德一边抽着红卫省传过来的水烟,一边讲述起他的人生历程。他的妻子淡淡地微笑着,看样子很认同丈夫的言论。是啊,对一名水手来说,没有比这里更适合安度晚年的地方了,只不过他们的儿女们似乎并不这样想。

    “我知道我的孩子不喜欢这里,但我希望他们在长大到独当一面之前,能够生活在和平与安宁之中。而且,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子女能够在自己身边多呆上一阵呢?唉……可是他们终要离开,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将来我死的时候,儿女要是能把我的尸骨扔到这团火堆里,让我能永远眺望无尽的海洋,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顺着哈伯德的视线,我也望向了远方。灯塔处于一座海岸高崖之上,大片大片的浮冰让一望无际的海洋显得平静而冷清。倒是顺着海岸线向东望去,一座城堡样式的建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巨大的建筑群修建在一个与悬崖等高的平台上,平台在一根巨大石柱的支撑下与底部的海浪礁石相连,显得十分富有魔幻气息。

    “那座城堡是什么?”

    “冬堡魔法学院。”

    哈伯德头也不抬就知道了我在询问什么。从这里放眼望去,能让人感到新奇的东西似乎就只有那一处。

    “魔法学院?你不妨把孩子送到学院去学习,这样既能培养他们的能力,又不会让他们离家太远。”

    “魔法?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变成魔族的崇拜者,再说他们也缺乏相应的天赋。”

    “也是,追求魔法的人很容易陷入到对力量的无止境渴求中,迪德拉君王自然也会因此找到他们。”想到之前和马斯克叔叔一同消灭掉的格林茉莉女巫团,我对他的观点表示了认同--尽管我觉得这更像是他的偏见,毕竟红卫人没有修习魔法的传统。

    ……

    “叔叔,听说你是一个战士?”晚饭过后,哈伯德的一对儿女曼尼和苏迪粘住了我。

    “是啊。”我笑着回答他们俩。

    “那,你有没有击败过寒霜幽魂?”听到我的肯定,两个小家伙似乎还有些怀疑,又向我问出下一个问题。

    “寒霜幽魂?”我从身上摸出两块蓝白色的透明碎块分给二人,这是我在路上击杀寒霜幽魂时拔掉的牙齿--因为寒霜幽魂的牙齿是比较值钱的炼金材料。

    “耶!真的是个战士!”沁着凉意的手感让两个小家伙欢呼了起来。

    “寒霜幽魂和战士有什么关系吗?”

    “书上讲过,它们的身体是透明的,能够飞行还能使用魔法,是冰原上最可怕的猎手,只有真正的战士才能凭借能力与勇气杀掉它们!”

    “是啊是啊,我听说每一个加入风暴斗篷的人都必须杀死一只寒霜幽魂去证明自己的勇武!”

    两个小孩争先恐后地告诉起我他们从诺德人的书籍与文化中得到的对寒霜幽魂的认知。从他们的话里我算是明白了,原来寒霜幽魂在诺德人的传统中扮演着试金石的角色。

    “叔叔,你能给我们表演一下吗?”

    面对他们俩祈求的眼神,我倒是有些为难。战士怎么去表演?难道要我胸口碎大石吗?仔细想想,还是表演些能哄小孩的把戏吧。

    “哇!”

    我小心翼翼地使用了烈焰吐息龙吼。看到一口火苗从我嘴里喷了出来,两个小孩热烈地鼓起掌,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叹,“叔叔你不是个战士吗?怎么还能和冬堡学院的魔法师一样变出火来?”

    呃,怎么扯到法师学院去了,我记得他们的父亲好像不太喜欢魔法来着,换种方式吧。

    我走到曼尼的玩具小车前趴下,“fus。”

    呃,虽然我已经尽力约束了自己的力量,但小车还是义无反顾地重重撞在房间的墙上,“bang!”,散成一堆零件。我尴尬地看向曼尼,好在曼尼完全没有因此生气,他反倒对我的表演极为开心。

    “叔叔,你可以把这招教给我吗?”

    这……我真想在自己的脑袋上画几道黑线。教给你,然后一个中二少年成天在屋子里大喊伏斯洛达?

    “你学这招想干什么啊?”

    “地下室里经常有雪鼠挖洞,咚咚咚的声音吵得我们晚上睡不好觉。等我学了这招,我要用同样的方式报复它!”

    “胡说!那明明是你自己偷偷跑进地下室捣鬼嫁祸给雪鼠!你再这样搞恶作剧妈妈还会继续批评你的!”

    好吧,两个小孩莫名其妙就拌起了嘴,正好也省得我为此头疼了。

    -----------------------------------------------------

    深夜。

    “咚。咚。咚。”

    敏锐的感官非常容易就听到了来自地下的有节奏的敲击声。

    “咚。咚。咚。”

    我翻过身,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呵欠。

    “咚。咚。咚。”

    怒了!还真有雪鼠打洞啊,或者说是小男孩的恶作剧?

    我使用侦测生命向隔壁看了眼,两个小家伙都安安分分地躺在各自的床上,看来真的是有雪鼠在打洞。也好,就顺便帮他们把这个难题解决掉吧。只不过这只雪鼠的劲儿未免有些太大,听起来更像是人类在使用榔头敲击。

    我提着油灯来到通往地下室的入口。楼梯旋转向下,最终没入漆黑一片的尽头,看得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呃……考虑了会儿,我把巫斯拉德取出挂在背上,向下走去。

    ====================作者的话===============

    感谢书友那不是斯巴达的打赏!谢谢您对作者的支持!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