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还不能死。”

    对方从石板上拔出武器,用剑柄将精疲力竭的精灵法师敲晕,而后收回鞘中。

    面前的中年女性身着黑衣,却锋芒毕露,仅仅从气势上就彻底压制了我。当我尝试防备她时,我会有种各处要害都被锐利刀片抵住的错觉,让我既无从下手又无路可逃。好在对方没有立刻与我开战,她更在意那个被我击败的精灵法师。

    “他对你有什么用?”

    “能够主导在敌方境内的抓捕行动,他应该知道一些我想要的情报。”

    黑衣人一边用绳索把精灵捆绑打包成便于携带的样式,一边对我的询问做出了回答。对方在实力上轻松胜过我,却还愿意把她的目的拿出来与我交流,这就意味着她对我其实并无恶意。想到这里,我将巫斯拉德收起,不再摆出一副防备的架势。

    “那你要保证,这个精灵以后不会来找我麻烦。”

    黑衣人没有承诺,但顺着她的视线,我看到不远处的地上躺着精灵法师的两名手下,颈部已是血流如注。这让我彻底安稳了下来,对黑衣人的戒心也全部消失。

    “阿姨,您是风暴斗篷的人吗?”

    “不,我只是和梭莫有仇。”

    “谢谢您出手相助,我一个人可应付不了他们三个。”

    “不只我一个人在暗处注视着你,我现在站在这里是因为我看到了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黑衣人不经意的一句回答让我陷入了思索,好大的信息量!

    如果对方的话属实,黑衣人实际上是为我而来,梭莫法师只是她顺手捡到的附赠品,而且听黑衣人的意思,跟踪我的还不只她一个。我想询问更具体的信息,但黑衣人已经提起手中的俘虏快步离开。

    趁着黑衣人还没走出视线,我冲着她的背影大喊。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把心思集中在这次考验上吧!之后我会主动联系你。”

    ------------------------------------------------------

    黑衣人留给了我一个毫无头绪的巨大谜团。

    处于多个人的视线之下,这让我很是不安。罢了,反正看黑衣人的意思那些跟踪者应该不会有敌意,我还是先处理眼前的新状况吧。

    梭莫押送的那名俘虏已经醒来--黑衣人没忘记顺带着把他也敲晕。看到他唇焦口燥饥肠辘辘的样子,我先用瓦片盛了一些清水递给他,这几天的囚徒生活想必让他吃尽了苦头。

    “谢……咳,谢谢你,小兄弟。我是风盔城的布伦武夫。”

    “能让梭莫派出执法者深入敌境抓捕,你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吧。”

    “我只是一个退伍的老兵,我不知道梭莫为什么会抓我。有人把我称作是战争英雄,但仅凭这样梭莫还不至于千里迢迢专门为我赶过来。”布伦武夫不太认同我的猜测,但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去反驳。他将瓦片中的水一饮而尽,示意我再为他倒上一些。

    “也许是他们最初定下的目标抓捕失败,所以就拿你回去交差。战争英雄听起来可不是个烂大街的普通名号,能抓一个回去也算倍有面子了。”看到诺德大叔仍不满足,我索性把梭莫士兵身上的水囊和干粮袋取下一股脑扔给了他,继续向他询问,“战争英雄?战争是指二十多年前的世界大战吗?”

    “是的。当年我在世界大战中杀了很多梭莫,而且我没有死掉,我猜我就这么变成了战争英雄。”

    “那也是相当伟大的经历了。从这场战争脱颖而出的都是值得尊敬的勇士,真正的诺德英雄。”

    据我所知,战友团当年有许多成员因为参与这场战争客死他乡,其中就包括了法卡斯和威尔卡斯的父亲。从这场战争中活下来的人,比如维吉纳·灰鬃,放到现在无一不是德高望重声名在外的老前辈老英雄。但听了我真心实意的赞扬,布伦武夫反倒将嘴边的食物放下,叹起气来。

    “唉。根本就没什么伟大的,双方都死了不计其数的人,我们又得到了什么好处呢?我们只是埋下了下一场大战的种子。”

    下一场大战?我仔细想了想,布伦武夫说的应该是乌弗瑞克这场驱逐精灵、争取天际**、恢复塔洛斯信仰的起义,看来梭莫这次真的是没抓到正主随便找了个人顶缸。尽管两方似乎各有各的理,但站在梭莫的角度,他们更应该去打压抓捕敌对势力的主战派,温和派和反思派倒是越多越好。

    “你对乌弗瑞克不太满意?”

    “他是个硬汉,高度忠于自己人民的领导者,但是……唉,不说了,背地里评论别人是小人所为。”说到乌弗瑞克,布伦武夫给了他很高的评价,但也露出了一丝不满的端倪。至于究竟有什么不满,对方不愿意明说,我也没兴趣知道。

    “这次多亏有你出手相救,否则真不知道未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结局。我要尽快赶回去向乌弗瑞克报告这次事件,恕不奉陪,以后欢迎你来风盔城做客!”

    小小的寒暄后,我与布伦武夫就地分别。他要向东而行,返回风盔城的家;我则继续一路向北,以图早日到达最终的目的地。

    ---------------------------------------------------------

    “我曾经和圆环谈过我的想法,但斯科月认为我过于怯懦。艾拉虽然对我很尊重,但她内心里追寻的则是斯科月的智慧。他们俩推崇像野兽一样生活,坦然接受死后的既定归宿。威尔卡斯看上去最受困扰,他好斗,热情,更希望像个人类一样活着。法卡斯显得无所谓,但我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睡着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圆环间的分歧,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的命运。”

    “那个人来到了月瓦斯卡。我虽然很激动,但我仍要小心,不能把我们的秘密透漏给他,即使他曾经在我的梦中和我一起抵抗海尔辛的使者。我告诉了威尔卡斯我对他的看重,不知道他能否成为梦中的那个人。我很苦恼,将秘密埋在心中实在是不好受。”

    “这个新来者表现十分不错,他同时拥有着战士的斗志与学者的睿智,完美完成了圆环给他设下的各种考验,并且对战友团的历史十分感兴趣,还取回了巫斯拉德的碎片。中途的变故暴露了野性之血的存在,好在法卡斯说他不但不会因此排斥反感我们,反倒对我们的秘密很好奇,我是不是应该和他好好谈一谈?”

    ……

    位置越来越北,距离伊斯格拉默的墓穴也越来越近了。

    积雪拥塞,马匹难以继续前进,我也不得不将克拉科的日记收起,孑然一人走上了雪卷风升的广阔冰原。雪花纷纷扬扬遮天迷地,只有极目远眺才能隐隐识别出远方星星点点的灯火。

    晨星城,这座城市没有位于我的必经之路上,所以我也没有提前对这座天际最北的城市做过太多了解。但当我身临其境时,我才恍然大悟这座城市为什么会拥有这样一个名字。

    这里的居民有很长时间都会生活在漫长的极夜之下,面对这片浩瀚无边的茫茫雪原,最令人感受深刻的,恐怕就是头顶的璀璨群星吧?

    静谧的夜空就像是一扇遥远的窗,开在这片纯白色世界的穹顶之上。绚烂的窗帷将天与地分割开来,一边是繁星万点,一边又是雪洒如沙。

    无孔不入的寒意很快把我从短暂的出神中唤了回来。我望向前方,下意识地裹紧衣物,随即又松开了手。

    “我等你很久了。”

    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前方。他缓缓站起,将身上的积雪悉数抖落,黑色的斗篷随风扬起,隐隐露出斗篷下的灰色毛发。居然是一只狼人?也对,想到此行的目的,在旅程的最后一段遇到一只狼人并不奇怪。

    “一只狼人,想必这就是克拉科为我此行设下的真正考验吧。”

    “克拉科的考验?呵呵,你这样理解也没错。击败我,你才能继续前进,否则……死!”狼人狞笑着抬起左臂指向我,闪烁在爪尖的寒芒比肆虐在我们之间的狂风暴雪还要凛冽。

    我也将巫斯拉德取下,转动斧柄一圈让积雪划落,平举伸向前方以示针锋相对。恶劣的能见度促使我开启了侦测法术,视网膜上除了一抹用以表示对方躯体的血色,再无他物。

    “我会斩去你仅剩的一只手臂。”

    一路上齐膝深的积雪在两条粗壮后腿的搅动下如浪潮般四散开去,狼人嚎叫着向我冲了过来。

    =======================作者的话======================

    后天开始就上首页推荐了,感谢编辑大大赏识,感谢各位读者支持,作者在此拜谢!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