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时分,我在荒野上找到一座废弃的哨塔作为落脚处,借着照明法术的亮光,阅读起克拉科留下的那本日记。

    “在我的梦中,我看到从伊斯格拉默开始,所有的先驱都会回归舒尔身边,直到提非格的出现。这个将我们引入兽性的人试图进入松加德,但一头大灰狼把他拖入了狩猎场,在那里,海尔辛向他伸出了热情的双臂。提非格看上去很后悔,但他这一生已习惯了像野兽一样生活,加入海尔辛的行列对他来说并不算坏。从他开始,之后的先驱者们陆续陷入了海尔辛的猎场,直到剩下最后一人。”

    “模糊的地平线上,鲸骨桥的守卫者向我挥手致意;另一边,海尔辛的大灰狼则对着我咬牙切齿。正当我无助之时,从我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不,我认得他,那天在西部哨塔,就是他用吼声将巨龙终结。他的到来使我倍受鼓舞,我们一同举起了武器。”

    “这只是一个梦,但困扰我多年的野性之血却让这个梦意义非凡,我有必要提笔把这件事记录下来。”

    ……

    哨塔外的动静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合上日记走向门外,等待几位拜访者的到来。

    我曾经见过许多类似的阵容,比如三名帝国士兵押送风暴斗篷俘虏。可我现在所处的是风暴斗篷的地界,这几个人的身份还需进一步确认。

    那位光头蓄须被绑着双手用麻绳牵着的囚犯没有穿风暴斗篷的蓝色军服,但我认为他应当与风暴斗篷有着某种联系。这批人的行进方向与我相反,也就是说他们的目的地应该位于帝国管辖境内。我没有泛滥的同情心,此时也无意掺和到双方的冲突当中,因此我不会出手为这名俘虏打抱不平。我所在意的是,这三名押送员的独特着装。

    为首的那位穿着一套镶着金边的深色法师长袍,我没法看清他被兜帽遮挡的面部,但那一副气骄志满的身姿和举止却是掩盖不住。与他一起的两名士兵则穿着由月长石铸造的金色盔甲,我在天空熔炉见过这种矿石,轻而坚固,但在天际省它的产量十分稀少。

    法师示意他的两名手下呆在原地,独自向我走来。

    “布莱顿人?你是迪伦尼家族的吗?”

    我没有在意对方咄咄逼人的盘问式腔调,因为对方使用的语言已经让我愣住了。过了会儿我才回过神来,赶紧回想起曾经通过交换得到的知识,在他表现出不耐烦之前用精灵语做出了回复。

    “是的。但我不属于迪伦尼家族。”

    我是个冒牌布莱顿人,压根不认识什么迪伦尼家族。而且出于人生经验,哪怕我真跟那个家族有关系,我也不能说出来,天晓得面前的家伙会不会跟迪伦尼家族有仇,还是少惹是非为好。

    只是我的小聪明没有带来想要的结果。当听到我用精灵语说出“是的”的时候,对方的神色变得有些缓和;但紧接着我明确自己的身份撇开与迪伦尼家族关系后,对方的脸色反倒阴沉了下去。

    “玩剩下的东西。”

    说罢,对方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径直走入哨塔内部。

    对方鄙夷的眼神和语气让我莫名其妙。这家伙让我很不爽,但我不是一个暴脾气,不至于被别人骂一句就要抄家伙取其性命。

    也罢,算我倒霉。于是我跟在他身后回到哨塔中,背起巫斯拉德准备离开--我可不想和一个神经病一起过夜。

    “等……等等,你背的是……是什么东西?”

    就在我刚刚走出哨塔的一瞬间,他又从背后将我叫住。与刚刚的趾高气扬不同,这家伙现在说起话来结结巴巴,声线也在剧烈地颤抖。

    我不太在意发生在对方身上的奇怪变化,反正已经把他定义成了神经病,表现出任何症状都不意外。不过他的追问倒是让我有些上心,我下意识地把手伸向了背后。

    还是熟悉的金属质感,背在我背上的巫斯拉德没有变成其他奇怪的东西。

    “这是……”

    我转过身,正准备回答对方,却发现这家伙死死盯着我手中的巫斯拉德,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唔……我明白了。

    “你知道伊斯格拉默吗?你知道他的传奇武器巫斯拉德吗?据说这把斧头曾经斩杀过无数个精灵。”我把巫斯拉德取下,将锋刃一侧伸到他面前,用戏谑的语气调笑起来,“擦亮眼睛仔细瞧瞧,这可是相当珍贵的文物,今天错过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啊!!!”

    我敏捷地避开他扔出的一发冰枪,绕到了哨塔的侧面。这家伙就这么开不起玩笑?还是说巫斯拉德砍杀过太多精灵,上面已经凝结出足以让精灵魂飞胆裂的杀意?

    这家伙看样子真的是被巫斯拉德刺激到了。他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冲出哨塔,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法术不由分说就往我的方向砸来。

    面对来势汹汹的精灵法师,我没有选择与他正面作战,而是绕着哨塔跟他玩起了追逐游戏。法师的身体素质终归还是差了点,尽管他跑得很努力,但始终和我差着整整半圈的距离。

    这家伙虽然情绪很激动,对魔法的运用可没有忘记。他在奔跑的同时还不忘朝地面丢上一路的魔法陷阱。幸好我对魔法也有一定理解,能够将他留下的那些蕴含毁灭系能量的印记驱散掉,这才没有中招。

    疯狂的施法方式坚持不了多久,追逐数圈过后,精灵法师的体力已经耗费殆尽,他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心中的惊悸仍然写在脸上,但亢奋已然不在。看到我从哨塔另一侧走出,他颤颤巍巍地举起右手想要再度施放魔法,只是我随手一斧就将飞来的冰渣劈成了粉碎。

    一点也不像是战斗,根本就是戏耍嘛。多亏我手中的巫斯拉德,否则面对一个心智正常的法师,我可能还真讨不到什么好处。不知道当年伊斯格拉默带领五百勇士复仇时用这把斧头杀死过多少精灵,从整个天际省都成为诺德人的家园来看,这个数字统计出来一定相当可怕。

    我倚在哨塔墙壁,正准备调侃他几句,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家伙,还有两个手下。

    潜在的危机使我的身体立刻进入紧绷状态,没有经过任何思索,我下意识地举起巫斯拉德砍了出去。

    “锵!!!”

    一把利刃深深没入石质地面,巨大的震动将我惊醒。

    好家伙,穿石如泥不说,硬接下我用巫斯拉德的全力劈砍也没有折断。而且利刃的主人看来也是个经验丰富之人,借着石质地面的分担,在这次格挡中对方只花费了相当于我一半的气力。

    我后退几步与对方拉开距离,同时将巫斯拉德横在胸前屏气凝神。接下来就要面对真正的战斗了。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