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沿海的伊斯格拉默墓穴是我的最终目的地。一路上我见识到一些新奇的事物,也遭遇了不少麻烦。

    当我路过不为人知的荒山野岭时,马蹄的声响会将强壮而丑陋的巨魔从它们的巢穴中唤出。巨魔会不知疲倦地跑动,贪婪地紧追在我身后,以图吃上一顿极其丰盛的美餐。

    当我踏上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时,陌生人的到来将惊动游荡在寒风中的幽灵。寒霜幽魂的身体就像是由苍白而虚幻的冰晶构成,很难远远地将它从茫茫一片的白色雪原中分辨出来。

    当我穿越崖壑峥嵘的雄关隘口时,盘踞于此的强盗也将从无聊的日常中解脱。他们抄起各式各样的武器,期望通过谋财害命来从一位远行的过客身上寻找乐子。

    手中的战斧给了我勇气,让我选择直面一切阻挡在面前的敌人。曾被野性之血改造的经历又使我拥有了足以依仗的**力量,我坚信此时战斗可以带给我想要的结果。

    巨魔在我眼中太过笨重。胯下的骏马凌空跃起,而身后的尾随者只能循规蹈矩地从头攀爬那道阻挡它前进的高坎。趁着这只怪物双手搭在地上支撑身体,我回身一斧将其击杀。

    在我的侦测魔法下,寒霜幽魂彻底失去了环境的保护,它就像一条血红色的蛇一般显眼地环绕着我飞行。在用斧面抵挡了几根附带魔法效果的冰刺后,我将巫斯拉德掷出,把它的狭长的身体切成两段。

    当我将背上的大斧取下时,强盗们才意识到面前的骑手并非一个能够轻松应付的无名受害者,但珍贵的马匹与武器让他们不得不铤而走险。但强盗终归只是强盗,我的膂力在武器和战马的加持下无人能挡,摧枯拉朽般将强盗们简陋的武器和脆弱的躯体毁坏殆尽。

    就这样,经过一番跋山涉水,我走在了风盔城与晨星城之间的道路上。

    根据莱迪亚所说,天际省三个势力的领地上各有各的路况。与通往雪漫的井井有条不同,帝国势力范围内的道路上经常会有士兵私自设卡收取过路费,风暴斗篷一方则是疏于管理导致道路上经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风险。

    帝国那边我还没有去过,但在风暴斗篷势力范围内的糟糕体验倒是验证了莱迪亚的说法--我已经在这条路上消灭了不少恶意满满的强盗与沿路觅食的猛兽。

    现在,就在我的前方,一个身穿镶钉皮甲青灰色皮肤的兽人正与我相向而行。我本能地感觉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浓厚战意,他不太像是个友好的目标,而且他手中的……猎物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他的左右手各捏着一只剑齿虎的脖颈,随着兽人有力的步伐,剑齿虎的身体也拖在地上一同前行。

    我就这样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了我面前。他没有做出有敌意的动作,反倒是放下手中的剑齿虎尸体席地而坐,顺手撕了一大块生肉吃了起来,顺便用不太流利的人类语言与我交流:“要来一点吗?”

    茹毛饮血的生活不被我所喜,我礼貌地拒绝了他,但另一方面我则对他十分好奇。在这种传统的诺德人定居地区,一个中年兽人,拖着两具猎物在诺德人的地界上行走,他究竟是想干什么?

    我把我的疑惑告诉了兽人。兽人吃下最后一口,擦干净嘴回答我说:“我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死法,我认为你可以完成我的愿望。”

    兽人的回答让我无法理解,或许是因为他的人类语不够熟练所以让我生出了歧义?

    “你没有听错,我正在等待死亡。”

    经过再次询问,我确认我没有听错,面前的兽人的确是在求死,但这让我更加迷惑。

    “为什么?你看起来还很健壮,我认为你还有更多的时间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我曾经十分强大,我精通着肉搏与各种器械,我能够击败任何敌人与挑战者,我能凭借我的力量让整个部落俯首称臣,我能做到其他所有人都不能做到的事……”

    回忆起往昔的荣光,兽人的眼眸中炸出了一丝精芒。但随着他的讲述,他不再慷慨激昂,而是和自己的年龄一样,变得沉稳了起来。

    “我的年龄越来越大,力量也在衰退。这让我感到迷茫与担忧,直到玛拉凯斯在梦中给了我启发。”

    “什么启发?”

    “衰老不属于战士,只有完美的战斗才能带来完美的死亡。所以我来到了这里,寻找一个能够赐予我荣耀死亡的人。现在,我终于找到了,那个人就是你。”

    “我可以赐予你荣耀的死亡?”

    我了解这个世界上战士们的信仰应该是什么样子。能够赐予他荣耀的死亡,从他口中说出毫无疑问对我是种极大的赞美,远胜使用任何华丽的辞藻去堆砌。看着面前狂热的殉道者,一股浓烈的战意同样从我心中升起。我取下背上的巫斯拉德作为回应,对方也举起了腰间那对战痕累累的单手斧。

    兽人出手了。

    他将左手的利斧举在胸前,既可以作为防御,又可以在接近我的时候刺出。右手的利斧高高举起,随时准备着一次势大力沉的劈砍。面对兽人一往无前的冲刺,我将巫斯拉德停在身侧,在兽人即将进入我攻击范围的瞬间,全力挥出。

    “锵!!!”

    两斧撞击传来的力道震得我双臂发麻。不像之前遇到的强盗喽啰,我的对手是一位可以被真正称作是战士的兽人,他的**力量足以和战友团中的任何人抗衡。但经过野性之血的一番洗礼,我的身体素质也达到了一个非常可观的高度,至少面前的兽人很难从我身上轻松占到便宜。

    实际上这次交锋吃亏的反而是兽人。挥舞的巫斯拉德灌注了我全身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则被他持斧格挡的左臂完完全全地承担了下来。看得出来他比我还勉强,以至于第二次冲锋时他将两只手的位置做了次调换。

    还是和刚才一样的进攻方式?看到兽人重整旗鼓再次向我冲锋,我冷笑着将巫斯拉德举在身前准备应对,我不相信一个自称精通各种格斗方式的战士会不知变通到把同样的亏再吃一次。

    “锵!”

    果然,从兽人那边传来的力道小了很多。与上一次交锋的正面硬撼不同,对方的目的只是将我的攻击招架住,从他肢体运动的趋势来看,下一步他将腾出另一把单手斧从上方侧向劈砍我的颈部。

    可惜对方的意图不可能实现,我早已做好了对策。借着对方的招架,我卸去施加在武器上的力道,将巫斯拉德斧柄翻转挪动,把对方用来格挡的单手斧从我的斧面镂空处套入,然后重新用力挥动武器。

    兽人正要聚集力量启动隐藏的杀招,却发现自己用来招架的另一只手突然承受起截然相反的力量。猝不及防之下,右手的斧头在巨大的拉扯下脱手,身体也因此失去平衡,更不用说他策划的其它后续攻势了。

    我将巨斧挥动了一整圈。在我转回身的瞬间,对方正用左手持握的斧子顶在地上来支撑自己即将跌倒的身体。我见状顺势将巫斯拉德偏向至头顶上方,再度斩下。

    “锵!!!”

    单手斧应声断成两截。胜负已分,对方陷入了赤手空拳的境地,闭眼等待光荣地战死。但巫斯拉德没有砍向他,我只有战意,没有杀意。

    落败的兽人平静而满足地告诉我:“你应该杀了我。”

    “我不会这么做。或许你认为战死就是荣耀,但在我眼中这还不是真正的荣耀。”

    “真正的荣耀?”兽人听了我的话最初感到不屑一顾,但他意识到面前是一个能够战胜他的强者,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向我讨教一下,“那是什么?”

    “如果你死在这里,你的确可以得到荣耀,但你也将默默无闻地永远离开,不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任何东西。你应该回到你的部落中,把你对荣耀的理解传播下去,让每一个后人都能继承你的信念而不走上邪路。殉道者,或是先驱者,你愿意怎样去选择?”

    ……

    战胜了强大的对手令我心满意足,打消了对方的轻生念头也让我不会留下任何遗憾。想到刚才与兽人对荣耀本质的讨论,我笑了起来。虽然内心不太认可兽人与他代表的理念,但做出些许变通来挽救一条生命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是理性的,从本质上讲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如果我处于兽人的位置,我很可能将做出颐养天年的选择。但是,我也从内心深处尊重并向往着那份战斗至死的情怀,这是男人才懂的浪漫。

    兽人带着感悟离开了,他将回到他在高岩与天际边境的家园。我也重新踏上了前往伊斯格拉默墓穴的路途,与兽人的相遇让我意识到,一切才刚刚开始。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