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飞驰在荒野上,向着四周眺望。海尔辛赐予我猎手般敏锐的双眼,能够将周围的一切一览无遗。

    远远的,一颗奇特的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改变马儿奔跑的方向,知会了马斯克叔叔一声,向那棵散发着紫色烟雾的树前进。

    虽然也是大自然的造化,但与古老闪光不同,这棵树长在一个小水潭中,规模也要小太多,甚至还不如雪漫广场的金树,我展开双手就能将它环抱住。我所奇怪的是它的颜色。

    枝干上的叶子是粉色的,这种颜色恐怕不利于光合作用,不过在一个魔幻的世界里也没法追究太多。从树皮的裂纹中放射出蓝紫色的光芒,直到离树一米远处才黯淡下去。水潭中的水呈紫色,水面缭绕着紫色的雾气,同时不断向树的正上方升腾。

    此外还传来银铃般清脆活泼的声音,可这种声音却不是从这棵树上传出。我寻找了下,发现声音的来源是水潭边一株散发着微弱白色荧光的小草。

    “这是奈恩根,”身后的马斯克向我解释,“只要是水边的土地就可能会生长出来。”

    奈恩根?这株小草有些像芦荟,但没芦荟那么肉乎乎。为什么用根来命名?但相对于这个,我更在意那些明显的地方,“它为什么既会发光又会发声?希望别人把它摘走吗?”

    “你知道它为什么叫奈恩根吗?”

    “用星球名字命名的草,难道两者有什么关系?”

    “不像是常规的植物,它没有种子,没有繁殖方式,是纯粹从土地中长出来的植物,所以叫做奈恩根。就是说,奈恩星球就是这种植物的根。它能发光发声,也是因为它生长在大地上。如果将奈恩根挖掘离土,它就和普通的草没什么区别了。”

    “听起来就像是奈恩星球通过这种植物来向外界传递信息。”

    “可能只是在宣告自己的存在吧。虽然奈恩根有一定毒性可以保护自己免遭动物的啃食,但另一方面它作为一种炼金材料拥有加强魔法抵抗力的作用,所以还是无法阻止人类去收集它。发光发声正好省得人们费力去寻找。”

    真是奇怪的植物,听起来仿佛是专门赐给人类的礼物一样。

    “那这棵树又是什么来历?”

    “我游历天际的时候这棵树还不存在。根据后来一些典籍的记载,晨风省的火山爆发时,一块碎片掉落在这里砸出一个坑,然后这棵‘沉睡之树’就从这个坑里长了出来。我猜测阿祖拉当年在施放神罚时,部分力量无意中附着在这块碎片上,以至于这块碎片得到了巨大的动能,能够支撑它从遥远的晨风省飞到天际的西南方,就像一枚弹道导弹一样。”

    动能、弹道导弹……这段时间在我的讲解下,马斯克对地球上知识的运用越来越熟练了。听马斯克说,阿祖拉的领域是一个散发着紫**法光芒的暮光世界。既然是被阿祖拉的力量附体,那么这棵树散发出紫色烟雾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突发奇想,施放出侦测生命魔法来看看这棵树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结果什么反应都没有,反倒是不远处一个巨大的人形亮光吸引了我的注意。

    马斯克叔叔注意到我视线的偏转,他一眼就看出了是什么东西吸引了我。

    “那是一个巨人。”

    “巨人?”我想起之前那个入侵雪漫外围农场的巨人。巨人是一种野生的人形生物,拥有巨大的体型,不晓得他们是否与人类有亲缘关系。不过从这种生物经常上治安官的通缉令来看,巨人没什么好名声。既然如此,我就为民除害消灭掉它吧,正好让马斯克叔叔瞧瞧我所说的野性之血后遗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洞穴里那个围着皮质围裙的巨大人形生物感受到从我身上散发出的侵略性,它从地上抄起一根巨大的木棒,嚎叫着向我冲了过来。毫无疑问,这家伙十分强壮,但它的保持平衡的能力却没法恭维,活像一个醉醺醺的……说醉鬼是抬举它了,我看就是一头醉醺醺的三牙海象。

    “喀嚓!”

    我伸出右爪格挡,木棒击在我的臂膀,应声而断。巨人愣住了,他低下的智力难以理解为什么碎裂的是它手中的木棒而不是我的胳膊。我没有给它发愣的时间,将爪子伸向了它的心脏部位。

    就在它的胸口即将被我撕裂时,我突然想起喷出的血液会弄脏我的身体。于是我赶紧握爪成拳,最终打在它的右肋处。巨人受此一击,飞出了三米远,难以再动弹一下,但也因此逃过了一劫。

    如果是之前的一段时间,我可能会不知不觉地沉浸在血腥的杀戮快感中,而现在我已经可以用理智来约束自身的举动。尽管在我变身狼人后仍然会经常冒出狂野的习性,但我会及时抑制住不让其发作出来。

    尽管如此,野性之血的负面症状反而愈发严重了。

    我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我的理智对野性之血有一种发自本能的排斥。如刚才所说的那样,当我变身成狼人后,**会无比享受强大力量带来的快感,可我的内心却没法和**一同进入完美的狩猎状态,这导致我难以将狼人的力量充分发挥。

    另一方面,被压抑的野性之血只能从其它的渠道宣泄。当结束这次变身后,我的身体直接进入了罢工状态,连带着脑部的供血也变得不给力起来。好在马斯克叔叔及时施放了一些生命系魔法,把我从昏迷边缘拽了回去。

    我接过马斯克叔叔递来的锥形瓶喝了一小口,这才缓过劲来。瓶中装的是之前从艾拉身上取来的血液,刚刚结束变身的我已经虚弱到连瓶塞都没法拔出的程度了。

    我穿上衣服,向马斯克叔叔询问野性之血为什么会在我身上出现独特的负面症状。

    “虽然有很多人从理智上会排斥野性之血,但当他们变身成为狼人时都会把厌恶的情绪暂时忘掉,彻底陷入狩猎的**当中,像你这样理智和躯体陷入完全对立的状况反倒是从未听说。这次的敌人过于弱小,没法充分调动你的力量,我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

    趁着身体还未回复到最佳状态,我在洞穴里转悠了一圈,巨人这种生物让我感到十分好奇。

    不过这一逛倒是让我发现了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一具死了一段时间还未腐烂的人类尸体。

    这个人被钝器击中,导致了严重的粉碎性骨折。我扫了眼地上断成两截的粗大木棒,估计就是巨人干的好事。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尝试从他身上寻找线索。最终,我从他的衣服里摸出一个装满紫色液体的瓶子,还有一封信,在信上我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名字。

    “别试图在这场交易中耍诈,虎人商队能够闻出树液是不是真的。还有,在斯库玛事件后,守卫可是一直在寻找你。就像我们说好的那样,把树液带回来给我。落款:伊索尔达。”

    这让我有些惊讶,没想到伊索尔达私下里还有这样的手段。看来我回去之后应该和她谈谈。

    ……

    “据说虎人能闻出来这瓶树液是不是真的,他们的鼻子很灵敏吗?”我一边向马斯克询问,一边把这个装满紫色液体的瓶子在眼前摇晃,试图寻找其中的秘密。

    “不仅仅是这样。虎人一族据说由阿祖拉创造,而沉睡之树蕴含着阿祖拉的力量,虎人对此可能有着独特的感受。”

    原来是女神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草莓味的。这么说的话,这瓶树液在艾斯维尔省铁定能卖不少钱。

    唔……脑海中灵光一闪,对着这棵沉睡之树施放了吉娜莱丝的祥和,尝试与它进行交流。

    沉睡之树拥有独特的自我保护机制。通过交流我得知,有个人为了盗取它的树液划伤它的树皮,于是愤怒的沉睡之树分泌出了致晕的迷雾。后来有个巨人路过发现他躺在水潭边,一棒槌干掉然后拖回家作为食物储存了起来。

    尽管沉睡之树经常要面对来自外界的不怀好意,但多年在荒原上孑然一身的生活却也让它倍感寂寞。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这使它十分开心。

    我向它讲述起我的一些所见所闻,比如雪漫的金树、圣所的古老闪光,还有那棵新生的小树苗。对于我的讲述,沉睡之树毫不掩饰地表达出了羡慕与向往。

    “你希望能有一座庙宇为你提供庇护?”

    沉睡之树发出了肯定的回应。

    “没问题,会有那么一天的。”

    ……

    告别了这棵受过阿祖拉赐福的古树,我和马斯克叔叔继续向着格林茉莉女巫集会所的方向前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