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叔叔?好久不见,你终于回来了。”

    我忽然觉得面前的人看上去无比亲切。这些天身上负担的一切过于沉重,我已经快记不清轻松起来是什么样子了。我有太多的东西想告诉马斯克叔叔,但这些复杂的内容我一时之间还难以有条理地全盘托出,于是只能道出一句简短的问候。

    “白天就回来了,当时你好像在忙什么事,就没打扰你。看你的样子这些天应该发生过奇遇吧?即便是以我的生命系魔法造诣,也没法做治疗近视眼这种精密的活。”

    马斯克叔叔淡淡地笑着,表现出为我高兴的态度。虽然他上次能够察觉到来自低语女士的宣示自己存在的气息,但野性之血如果不主动发作的话他也只能从眼镜的缺失得出最浅显的结论。

    “我获得了海尔辛的野性之血,你觉得这个算是奇遇还是飞来横祸?”

    “海尔辛啊……”提到这个字眼,马斯克叔叔皱起了眉头,看来不像是什么好消息。他端详了我一会儿,询问起更详细的状况,“据我所知,野性之血代表海尔辛的惩罚,他会将冒犯他的人变作永久性的狼人,而你还是人类的样子。你是从哪里得到这种力量的?”

    “我从战友团那里得知,他们和一个叫做格林茉莉女巫团的组织签订过契约,因此他们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变化成狼人。”

    “格林茉莉女巫团……这个组织似乎在第三纪元的时候很出名,可惜是个根基浅薄的民间组织,最终傍上迪德拉君王可以理解。不过我更在意的是,天际省历史最为悠久出身最为高贵的战友团居然会背离诺德人的传统。”

    从我口中了解到战友团的内幕,同是诺德人的马斯克很不理解战友团为什么会走上这样的道路。看到马斯克露出了极为少见的惊讶表情,我连忙向他解释起来。

    “这是个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连莱迪亚我都没告诉。至于战友团拥有了野性之血,听现在的先知说,是战友团的某前任先知在受到欺骗的情况下一时头脑发热才做出的决定。先把这些内容放在一边,我现在就想问问您,接受野性之血有什么副作用吗?”

    “既然是可以自由掌控变形时机的狼人,这几百年里也没有战友团被海尔辛召唤荒野狩猎的记录,那就谈不上是祸患。只不过有一个地方,我猜你可能接受不了。”

    我正想询问海尔辛召唤的荒野狩猎是什么东西,马斯克又提到了一个我接受不了的地方。

    “你指的什么地方我接受不了?类似吸食斯库玛的症状吗?”

    “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东西。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海尔辛吧,他是象征着狩猎、运动、竞赛、追捕的魔神,它的领域是海尔辛的猎场,据说是一片在被赤色月光笼罩的大草原,所有的狼人死后都将魂归于此,参与在那里进行的永恒狩猎。我认为你不会喜欢在死后前往那种地方。”

    我之前已经从艾拉那里了解到狼人的归宿,但我自恃与其他圣灵或者魔神同样有着来往,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马斯克显然也了解这一点。但他现在既然提了出来,就说明其中还有什么隐情,这让我有些担忧。

    “听你的意思是,狼人死后必须前往海尔辛的猎场?龙裔应该可以进入阿卡托什的领域吧?”

    “虽然你从知识交换中获取了部分有关奈恩的概念,但你还是得多多补充些常识啊。现世不就是八圣灵创造的领域吗?”

    “呃……那低语女士的领域是什么样子?”

    “低语女士……”

    在我问出了新问题之后,从我闹出的笑话中回复过来的马斯克反倒陷入了思索,久久没有答案。

    “低语女士的领域怎么了?”

    “去猜测一位掌控隐秘的神祗的领域是什么样子,你不觉得这是个悖论吗?”

    好吧,我也应和着马斯克尴尬地笑了起来。

    “那知识之神的领域呢?”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后,马斯克面部的笑容反而凝固了起来。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连续问出各种蠢问题。而且这个知识之神又怎么了?看马斯克的表情,我这个问题已经不只是蠢,好像已经到了不该问的地步。

    看到我的疑惑之色,马斯克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他没有解释知识之神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而是回到了我们之前交谈的正题,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一个人能够侍奉多个神灵却只能有一个归宿,所以理论上你可以选择自己前往的领域。但海尔辛的猎场是一个例外。”

    “怎么个例外法?”

    “没有任何一位神祗有能力从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猎人手中抢走猎物。”

    “这……”马斯克的说法让我一时语塞。

    “没想到雪漫城里除低语女士外还有其他迪德拉君王留下了传承。之前只想着鼓动你和梅法拉建立联系而忘记了提醒你与迪德拉君王交往可能会承担一些风险与代价,这是我的疏忽。”

    “不怪你,是我自己有些盲目,被力量冲昏了头脑。而且相对于尘归尘土归土,海尔辛的猎场也不算是一个坏结果。”

    “真的不是坏结果吗?听你的语气就像是自我安慰一样……”看到我的面色转阴,马斯克轻拍我的头安慰起我,“不用太沮丧,说不定能找到一种办法让你逃脱这个宿命。”

    “可你不都说了没人能从海尔辛手里抢走猎物吗?”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例子,但你们与那些普通的狼人不同。”

    作为在这个世界中我能认知到的最强大的凡人,马斯克叔叔下的结论在我耳中就是绝对的真理。他的话重新让我燃起了希望。

    “你的意思是?”

    “你们的野性之血似乎并非直接出自海尔辛之手,而是和格林茉莉女巫团签订的契约间接得到。格林茉莉女巫团一定还有后人,我们可以去找她们谈判。”

    “要是谈判不成呢?”

    “那就诉诸暴力呗。”

    马斯克叔叔看上去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但我却不像之前一样百分百相信他的结论,而是将他的话当成是安慰。

    “要是诉诸暴力就能摆脱野性之血的话,那战友团早就去做了。战友团已经是大陆上最强大的战士群体了,我不相信一个为魔神拉皮条的女巫团会是他们的对手。”看到马斯克叔叔准备向我解释,我又添了一句,“还有,别告诉我在任何位面法爷都能克制diao丝战。”

    “战士能够依仗的只是自己的**,武器也无法脱离这个世界的限制,而一个正宗的魔法师所操纵的则是来自于光界的力量,理论上法师能够拥有的极限力量肯定要强于战士。但另一方面,但凡有点条件的战士都会请人在自己的武器上附加魔法,甚至还有迪德拉君王愿意为自己的选民强化身体或是赋予神器,这能大大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所以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两个群体的实战能力很难比较……”

    “打住打住,说着玩你还当真了……我的重点不是最后一句话,我是问你是否真的有方法消除海尔辛对我的影响。”

    “不知道,我从未听说过类似案例。但总归要试一试才能得出结论。”

    看来马斯克也没个准话。不过他的安慰还是很有效果,至少我比之前要愉快多了。

    “也好。等我把手头上的事务处理完毕咱们就去找那个女巫团一趟吧。”

    “你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呃,你很着急吗?”

    “没错,海尔辛在你身上的标记还是早点消除为妙,万一晚上几天出了什么意外,吃大亏的可是我。”

    马斯克叔叔的这番话倒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我身上的野性之血怎么会对他造成影响……也罢,总之听他的肯定没错,赶紧把莱迪亚叫起来交代几句,然后就跟着马斯克叔叔上路吧。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